冼義哲/三點水,島與人

冼義哲:把藥當飯吃,過度依賴花火節的澎湖
日前,澎湖縣政府宣布推出推「跳島嘉年華」系列活動,在8、9月之間要再加入6場花火。2017年澎湖海上花火節從4月20日開幕至6月22日閉幕,在澎湖的5鄉1市已經施放了22場次花火,其後縣政府以舉辦「仲夏夜樂遊趣活動」的名義又加碼了3場,而今再以跳島嘉年華活動之名加碼6場,可預計今年將施放31場次的花火,整個花火節實際上已自4橫跨至9月。這樣「加了又加」的真實理由,縣政府難以啟齒,最主要的原因是原本... 閱讀更多
冼義哲:明日英國,是日不落帝國還是「大西洋孤島」?
2個月前,筆者與樹黨代表團飛過半個地球,共同前往英國利物浦參加第4屆全球綠人大會。對於世界各國綠色政治的工作者來說,在利物浦召開全球大會是相當感動的,被稱為「世界流行樂之都」的利物浦正是披頭四的故鄉,而披頭四所代表的女性解放運動、反核、和平與反戰、性革命、同性戀解放運動、大麻合法化和環境運動等,正是全球綠色政治的共同主張。這次筆者到利物浦參與大會、到雪菲爾德聲援護樹運動、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演講,並... 閱讀更多
冼義哲:一紙魚槍禁令,看見政府對海洋的陌生
近日,一紙俗稱「魚槍禁令」的《魚槍採捕水產動物禁漁區管制措施》草案,在數個漁業重鎮的縣市接連引發抗爭。今年行政院農委會漁業署公告管制措施後,台東、花蓮沿海地區漁民紛紛於社群平台發聲,半個月前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到澎湖與媒體餐敘,更被漁民包圍抗議,爭議如星火燎原般擴散。筆者於12日上午陪同陳情漁民一同前往澎湖縣議會。漁民意見領袖宋森湖大哥便在會中指出:「四面環海的澎湖,有2萬多漁民以此傳統採捕法謀生,... 閱讀更多
冼義哲:餐桌上的「統獨之戰」
到女方家裡過年的嫡長子,在大年初一的飯桌上,意外的捲入了一場統獨之戰,戰地就在老眷村組成的社區中。事情的一開始並不是那麼劍拔弩張的,大過年親戚、朋友們從四面八方歸來,齊聚在一起,自然有許多話題,當中免不了近年大家最常看到的「過年N大恐怖問題」。不過,這張餐桌並沒有像網友們分享自身經驗那樣可怕,誰結不結婚都會祝福,誰有沒有畢業都會加油打氣,少了那些充斥著比較的壓迫感,相處上其實頗為融洽。加上長輩們都... 閱讀更多
冼義哲:到女方家裡過年的「嫡長子」
這個過年,是我第一次離開澎湖,到「外地」過的。小年夜的傍晚,我跟愛人搭車到馬公機場,握著兩張登機證,有些忐忑的搭上目的地是高雄的班機。24年來,每一年的農曆新年我都在澎湖南甲的老家度過,父母都是澎湖人,大過年還真沒有離開過澎湖。飛行過程中那種忐忑,是很多成分混合在一起的結果,有些是對於「第一次」嘗試的新鮮感,有些是對自己表現的謹慎小心,但我想問題所在的核心是那個來自家人用眼神、肢體語言,甚至各種暗... 閱讀更多
冼義哲:烈士英靈,毋通忘記
滑過臉書,我看見守忠伯父幾年前的動態被翻出來,那是一張翻拍的照片,上頭拍的是一份文件的表格,我點進去一看才發現上頭一個眼熟的名字,是我親愛的伯公「趙文邦」。我想起小時候鐵馬騎壞了,都會到伯公家請他幫我修,他總是笑咪咪的,又老是喜歡跟我開玩笑;那時經常黏著阿嬤跟她到處走,聽她跟伯公聊到我,阿嬤唸我是「讓人頭痛」的孩子,伯公反而會笑說「安捏金厚」,一直到去年我出來參選立委,有些鄉親跟我聊起伯公,都說他... 閱讀更多
冼義哲:新年有所思之一──重新設計紅包裡的「新」台幣
小年夜中午,高志鵬立委在其臉書上貼文,藉著新年包紅包提出「『新』台幣設計運動」,並強調過年後將推動修改中央銀行法第15條,納入公民參與機制設立「國幣(設計)委員會」。此文一出,各方意見湧上,正反皆有,反對的意見主要批判更換新鈔不如拚經濟,並認為此僅為政黨間政治操作。但回顧台灣島嶼歷史,先後不同政權來到,卻因為過去長時間的殖民與威權統治,將思辯視為禁忌,造成價值體系的混亂,觀察近年許多社會重大議題的... 閱讀更多
冼義哲:別讓虛歲70的憲法,成為青年參政的高牆
1946年,制憲國民大會在南京國民大會堂召開,並於12月25日通過憲法,在隔年正式實施。制憲至今70年,前後修憲7次,去年中一度逼近第8次修憲的啟動,最後仍因朝野協商破局而宣告失敗。台灣許多選舉相關的制度,從保證金、選票補助款到選舉制度,一直到年齡門檻,都對青年參與相當不友善。其中,憲法第130條「國民年滿20歲者,有依法選舉之權,除本憲法及法律別有規定者外,年滿23歲者,有依法被選舉之權」,更是... 閱讀更多
冼義哲:蔡政府第一個「年考」──復興斷線連環爆
「飛耀甲子,龍騰萬里」口號,曾經是國內第一間民營航空公司復興航空的代表,上個月底卻突然無預警停航,旋即宣布解散。過往的風光對比今日各航站空蕩蕩的服務櫃台,每天搭乘文湖線通勤的人看到松山機場停機坪上威航與復興的飛機,都感到不勝唏噓。走過65年的復興航空,誰也沒料到會這樣一轟而倒,而這一倒下引發的後續「餘震」遠遠不只是一家公司的倒閉,其後的島際運輸的斷線、勞資爭議立刻浮上檯面,背後的企業社會責任問題甚... 閱讀更多
冼義哲:寫在跌破眼鏡的美國總統大選之後(上)
對於厭惡川普的人來說,總統大選開完票的那一刻就進入世界末日,或許是最好的結果。但地球終究不會停止轉動,而許多美國當前面對的結構性問題,也不太可能因為政權轉移而突然改善或惡化。當然,誠如標題,筆者身旁的同溫層對於這次選舉結果都是驚訝的,川普的勝選出乎許多人意料,而這場被稱為「最醜陋選戰」的總統大選,其實有不少值得我們探討的主題,特別是川普在當代傳媒世界中打出了本世紀的關鍵性選戰,更具備討論的價值。本...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