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上線文章

【投書】何景榮:款待黃牛卻敷衍總統,這就是台灣對待東南亞的態度? 我們的新政府能否痛定思痛,解決台商在東南亞長期被華裔與台裔黃牛詐騙的沉痾?能否真正從語言與文化面著手,讓台灣人真正地去了解對方,而不是什麼都不做,卻妄想對方甘願... more
【聽台灣愛唱歌】熊儒賢:蔡依林,漂亮的是歌舞還是智慧? 1998年,18歲的蔡依林參加歌唱比賽奪得冠軍,19歲發行第一張專輯「1019」(意謂著「依林19歲」),擁有1/4原住民血統的她,因為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以「... more
方祖涵:當我們還是新人的時候 「你要保持緊張,卻不要覺得害怕。」說起來簡單,難免也有覺得害怕的時候吧。還記得從學校畢業以後,走進的第一個職場嗎?在那裡,每個人看起來都好厲害,所有事情都知道。... more
陳玉敏:層出不窮的虐待動物問題,教育部在哪裡? 任何人都可以選擇愛或不愛「狗」這個物種,但身為這個世界的一份子,每個人都需要學習與理解生命與生命間「相互依存」與「尊重」的意義。虐狗者違法,但虐狗者的家人並沒有... more
【投書】呂欽文:大巨蛋消失的17座樓梯 請回歸專業判斷 我和多數人一樣,不喜歡遠雄,嚴厲譴責遠雄用非法手段進行過的案件,比如八德合宜住宅等弊案。但大巨蛋未發現任何不法之前,我們該專業回歸專業,法制回歸法制;不應該以專... more
林深靖:巴拿馬運河,一條被切開的血管 當拉丁美洲其他國家紛紛尋求政治獨立、經濟自主之際,巴拿馬當局卻是一直採取「主權商品化」的政策,只為了在國際分工中分享一點甜頭。巴拿馬有380萬人,其中就有百萬住... more
曲智鑛:特殊教育,是積極的「差別待遇」 特殊教育是一種積極性的差別待遇,當中必然會有許多關於公平性的討論。特殊教育中提到的「最少限制的環境」其實是非常好的提醒,不管孩子今天是否具備特殊生的身份,我們都... more
【投書】陳展宇:除了罰寫之外,老師還能做什麼? 罰寫教育的實施,如同一把雙面刃,一方面確實存有嚇阻學生不良行為的功效,但是另一方面,我們的教育必須兼顧因材施教原則,對於所有的教育個體,如果只一味採用罰寫,反而... more
【投書】關晶麗:教師工會面對的團體協商困境 根據法規,經勞資集體協商所達成的協議,即為「團體協約」,規範保障雙方各種勞動條件的權利義務關係。遺憾的是,5年過去了,官方所稱的工會發展前景及勞工集體權益保障沒... more
鄭志凱:從私有財到公共財──智慧是否可以共享? 追根究底,人類智慧來自於群體,最終應該回歸群體,這是所有智慧財產保護都有期限的原因。不過在資本主義推動下,過度保護已經成為全球競爭中先馳得點、贏者通吃現象的根本...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