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告別2018年,今年最富野心、最受矚目,卻摔得最重的新聞媒體計畫,當屬區塊鏈內容平台「Civil」。

去年8月,我曾引介剛萌芽的各種區塊鏈媒體實驗,其中聲量最高的Civil,可比擬為三種網路機能的混合體:類似Medium的專業/業餘內容社群平台、近於Kickstarter的網路眾籌機制、以區塊鏈及加密貨幣為運行核心的基礎架構,企圖心則是「藉由區塊鏈技術,同時解決新聞媒體的營運旱象,及社群媒體的資訊亂象」。

由新聞工作者、網路創投業者合作的Civil計劃公布後,開始接受專業媒體與個人申請加入,受到極大關注;曾任美國公共廣播集團總裁、Twitter新聞總監的施勒(Vivian Schiller)首肯出任Civil媒體基金會執行長,更是如虎添翼。

集萬千投資於一身,聲勢浩大的Civil出場

其間,還有兩個重要發展:

一是透過網路,Civil收到600個來自全球的媒體計畫,申請加入此一區塊鏈平台。他們首波選出14個新創媒體,除了無條件提供第一筆資金,未來透過加密貨幣CVL發行,讓這些新媒體在平台上運作,接受網友贊助進行報導,Civil官方將這批新創媒體名為「第一艦隊」。

其中,不乏備受期待的個案,例如,知名媒體人籌設的另類文化網站Popula、專門報導紐約地區移民議題的Documented、希望補強芝加哥地方報業空缺的Block Club Chicago、公共廣播媒體人創立的Podcast節目ZigZag,還有今年媒體裁員風暴中,指控風險基金買下報社,形同「禿鷹」不斷掏空根基的《丹佛郵報》離職員工,這些性質各異的新媒體一字排開,艦隊規模堪稱軍容壯盛。

二是Civil獲得區塊鏈技術公司ConsenSys投資,該公司創辦人魯賓(Joseph Lubin)是幣圈早期投入者,身價估值數十億美元。ConsenSys除了率先挹注500萬美元,也協助建造以太坊(Ethereum)技術平台,Civil同時獲得金援及技術支援。

一切看來萬事俱備,只欠ICO(加密貨幣首次公開發行)。Civil除了積極規劃白皮書,並籌備「平台憲法」及「最高法庭」,原因是,近年假資訊、仇恨言論入侵網路社群的爭議不斷,Civil為避免未來遭濫用,決定集思廣益、公開擬定視同平台公約的「憲法」,並邀集具公信力的專家學者組成「最高法庭」,未來根據平台憲法解決爭端、仲裁違規停權案件。

Civil甚至比照開源碼精神,為憲法草案建立一個共享的Google線上文件,讓所有網友都能提出質疑、討論修改,共同定義遊戲規則及治理原則,其中不乏「新聞原理與實務」的討論,例如「能否引用不具名消息來源、何種情況下才能引用」,或是如何防堵、懲罰假新聞製造者。

今年6月,Civil啟動加密貨幣CVL首次公開發行,集資目標為800萬到2,400萬美元之間,《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金融時報》及多家科技媒體紛紛報導。此外,美聯社與《富比士》等專業媒體機構也宣布加入Civil平台計畫。

加密貨幣大失敗,環境差、步驟難是關鍵

雖然聲勢浩大,然而,募資進度不如預期。即使兩度延長期限,最後只有約值143萬美元的貨幣完成交易,而且,其中大部分是由ConsenSys率先認購,公開發行宣告慘敗,引發「區塊鏈無法協助新聞業轉型」的質疑聲浪

仔細回頭檢視,CVL發行失敗有多重原因,首先,加密貨幣過熱的負面形象是其一,比特幣與以太幣今年先是瘋狂飆高,吸引投機發幣熱潮,隨後引發「鬱金香熱」疑慮,各國政府開始踩煞車,整體氛圍不利貨幣發行。

其次,Civil本身被批評目標任務過度複雜,戰線一口氣拉太長,「既想做小額支付系統,又想做眾包事實查核機制,同時打造一個獨立媒體生態圈」,一般人不易理解,自然猶豫是否應該投入資源。

更致命的是,CVL幣的認購程序太繁瑣,必須先通過一項問卷測試,確定認購者意在資助新聞業,而非炒幣,過關才有權購買,並需上傳護照及駕照「雙證件」圖檔。而且,流程設計門檻極高,要先擁有一個加密貨幣錢包,以此購入以太幣,才能轉購CVL。新聞網站 Quartz的產品經理奇菲(John Keefe)基於支持,試圖認購CVL幣,但他發文表示,認購過程總共花費44個步驟,而且機關險阻重重,他差點認購失敗。

連熟悉數位操作的網路媒體人都如此,更別提一般只想支持新聞業的網友。眼看募資進度不理想,Civil緊急修改規定,容許認購人以現金直接認購CVL幣,即使兩度推遲截止期限,但為時已經太遲。Civil自行統計,雖然只有1,012名網友成功認購CVL幣,但募資後台還有1,738人已登錄,表達認購約值80萬美元CVL的意願,但從未完成轉帳付款。

無論如何,CVL首次發行失敗,尚難定論區塊鏈是否可能改造新聞業。Civil自身也未放棄,他們決定重新設計規則,再度嘗試發行集資,第一波認購者可選擇全額退款,也能轉為認購再次發行的貨幣。

Civil之後,區塊鏈宣告失敗了嗎?

Civil第一回合挫敗,留下幾個啟示:

1.「拯救好新聞,必須以行動支持,尤其是數位付費」此一概念,雖然仍屬少數意見,但已逐漸打開,《紐約時報》等數位訂戶持續攀升就是例證。然而,Civil發幣募資的過程中,最常碰到的質疑是:支持新聞業,是否一定要透過區塊鏈?

Civil的官方說法是,利用區塊鏈「去中心化」與「無法竄改刪除」的特點,能打造一個不屬於任何機構或個人、由全體參與者共有共治的內容平台,提供一般商業組織無法企及的信任感。

2.然而,上述優點是否足以說服投資者加入?「新聞積極支持者」與「加密貨幣投資者」的交集並不高,將前者轉換為後者,需要不少溝通成本及誘因;再加上,Civil官方並不鼓勵炒幣獲利,對於投資者的吸引力更小。

Civil在籌備過程中,確實以新科技的話題想像,號召新聞支持者的另一波熱情,只不過,仍須讓他們跨越好感、認同階段,進入實質行動。因此,從說帖、目標任務到認購流程,都必須更淺顯,更直覺,更合理。

3.重要的是,因為ICO過程受到高度矚目,「第一艦隊」的新創媒體獲得前期注資後,已經開始運作,合計聘任超過125名記者。其中,有些新媒體具備自行集資能力,例如《丹佛郵報》離職員工成立的《科羅拉多太陽報》,已募集超過2,000名讀者長期支持,未來無論CVL發行計畫是否成功,他們都能依循傳統訂閱或募資型態,持續獨立營運。

區塊鏈作為一種未來性的科技應用,深具爆發潛力,只不過,新聞媒體若想透過區塊鏈扭轉產業生態,現階段必須同時克服「付費支持內容生產」及「加密貨幣進入障礙」兩座大山,雖具革命性野心,但上坡難度同樣倍增。

Civil的一堂「失敗學」,既開啟無窮希望,也留下血淚教訓,不變的是,新聞業爭取社會支持、讀者認同的艱難工程仍持續進行,並將在新的一年,藉由各種技術趨勢、內容實驗,開出各具面貌的異草奇花。

瀏覽次數:907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曾是舞台劇演員;雜誌及報紙編輯、記者;新聞網站副總編輯;目前為兩個男孩的爹、天下雜誌特約作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