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新任教育部長吳茂昆,在太陽花學運時是東華大學校長,曾現身支持學生佔據立院。他當時受訪還以哈佛大學為例:學生佔據校長室數日,迫使校方同意為工友加薪。「如果訴求的事情是對的,為什麼不可以?」他說,「目的是好的,結果是正面的,就是攻佔校長室也OK。」

隨著他的上任,這段話再度獲得媒體關注。但學生應該要問部長:什麼樣的訴求是對的?機緣湊巧,潘文忠在卸任的前一天給了一個明確的答案。

教育者不說假話、不做假事

在交接典禮上,負責監交的政務委員林萬億,也是台大教授,特別轉述了潘文忠前一天在告別餐會上的一段話:「教育人員必須堅守一件事,不可以講假話、做假事,否則就不是教育。」

政治人物在選舉時或就職典禮上講的話,不可信。在職時,為了保住官位更可以假話說盡、假事做絕。但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官之將辭,其言也真。」所以遠見雜誌報導的標題是「潘文忠最後告白 送給新教育部長30個字」

可是「不說假話、不作假事」,並不等於「說真話、做實事」,因為你可以不說話、不做事。教育是誠實價值觀的最後防線,但潘文忠的30字真言是如此卑微,要求的標準如此之低,令人感慨!

而我們可以理解潘文忠為何如此悲觀,因為台灣不僅是詐騙樂園、詐騙天堂,詐騙集團還可以外銷國際,行騙全球。諷刺的是,「國際化」、「全球化」正也是不少大學校長成天掛在嘴邊的美麗詞藻,實際兜售的是崇洋媚外的價值。

所以,當台灣的大學,知識的殿堂、善良價值的守護者,違背這「不說假話、不做假事」的最低標準,且經學生再三指正,大學仍堅持違法,學生因此攻佔校長室,吳茂昆想必會出面力挺,因為訴求是對的。

圖片來源:截取自台大學生會福利部臉書。

台大說假話、做假事

大學英語畢業門檻的虛假,我們在這個專欄裡已有諸多論述,讀者可以從這裡入門:〈英語畢業門檻?大學別再自欺欺人〉。台大是這個政策的始作俑者,早從2002年就開始實施。而台大尤其令人詬病的是,十幾年來台大強迫學生自費報考全民英檢,台大校長卻是全民英檢的董事長,執行長也從來都是台大文學院的教授出任。

台大的行政不中立,涉嫌圖利特定業者,終於導致學生的反彈,強力要求廢除英檢畢業門檻。2017年10月20日台大做出了兩個巧妙的讓步:一、接受多益,也就是全民英檢的死對頭,作為通過門檻的考試;二、自辦校內考試作為通過門檻的另一選項。兩個都是假動作。

台大之前獨厚全民英檢,給學生的理由是「不採計多益是因為其為商業取向而非學習型檢測」。那現在為何採計?難道多益從之前台大摒棄的「商業取向」變成了「學習型檢測」嗎?全民英檢又真的是學習型檢測嗎?

自辦考試也是謊言。如果區區台大外語中心的考試在信效度上等同全民英檢、托福和多益,這些考試還可能存在嗎?同樣的,台大的英語課程,課程內容與這個自辦考試有什麼關係?課程內已經有考核,學生為什麼還需要另外參加這個所謂的自辦考試?

種種不合理,加上校方的自辦考試竟然還要收費300元,引起了軒然大波。學生會福利部臉書上的抗議貼文獲得超過2萬次的點閱和730個讚,控訴校方違法的法律論述,洋洋灑灑3,000字,引經據典鉅細靡遺,已然是專業律師的水準。

對於校方到目前的回應,學生會會長的評語是「說謊成性」。學生會誓言會用「一切手段」,為同學討回校方違法收取的300元報名費。其實也應一併追究十幾年來十幾萬台大學生被迫繳給全民英檢的費用。吳茂昆會告訴你,這「一切手段」包括攻佔校長室是合理的,因為訴求是對的。

絕大多數的台大老師是「不說假話、不做假事」的,相信你們會以這些學生為榮,因為是你們孕育出這些有思想的年輕人。而你們更應該積極聲援學生,廢除英檢門檻,讓台大的英語教育回歸學術的良知和誠實的價值。

政大繼續說假話、做假事

政大在今年1月5日正式廢除了英語畢業門檻。在推動廢除的過程中,最大的阻力來自校長周行一和他的團隊。他們慣用的手段是議事的延宕與杯葛,終於導致政大歷任學代發出一封聯名公開信,呼籲校方遵守民主程序。

政大更曾在媒體中公然說謊,聲稱學生立場和教務會議決議並非主張廢除,因而遭到學生會會長在臉書上公開譴責。沒想到的是,在廢除之後,校方的謊言與違法行為依舊。

向政大提告的法律系學生兩年來無法畢業,唯一原因是她拒絕繳交手中多益855分的成績單。2018年1月5日門檻廢除後,她理應立刻取得了畢業資格,但是政大卻拒絕授予證書,告知她必須等到7月與應屆畢業生同一時間方能取得。

政大的藉口是註冊組訂有內規,學士班領取學位證書須「集中辦理」,因此不能早發或隨到隨發。但事實上,政大所有研究生的畢業證書都可以隨到隨發,可見印製當月之學位證書在行政上是輕而易舉的。

而〈學位授予法〉第3條和〈大學法〉第27條均清楚規定:「學生修畢學位學程所規定之學分,經考核成績及格者,大學應依法授予學位。」教育部也已清楚告訴政大,應依法行政、保障學生合法權益。政大卻施展拖字訣至今。

英語畢業門檻實施後,大學生很快的從中找到一個漏洞,極為方便的作為延畢的手段。只要先取得通過門檻的證書,但放在口袋裡不繳交,時間到了自動延畢,想要畢業時就繳交英檢證書即可。多年來,大學自知英檢門檻缺乏正當性,因此對此漏洞都假裝視而不見。

政大的這個漏洞,在英檢畢業門檻的的辦法正式廢除之後,當然也就隨之消失。不可思議的是,校方竟然又另行公告,歡迎大三以上學生選擇繼續適用這個已經公告廢止的辦法,把漏洞變成了大門!

政大教學生使用已廢除的外語畢業門檻延畢。資料來源:政治大學網站

政大寧可說假話、作假事,也要保障鑽法律漏洞的延畢手段,卻拒絕履行學生取得學位證書的合法權益。我們難以理解政大高層的動機;可以確定是,前者間接替多益保留了部分的政大考生,後者直接懲罰了向學校提起訴訟的學生。

假話與假事罄竹難書

十幾年來,英語畢業門檻的政策對於英語能力的提升不僅沒有幫助,甚至適得其反。在強迫大學生花費數十億金錢的背後,教育部大學英檢業者所說的假話與做的假事,以「罄竹難書」來形容毫不為過!

兩年前我的一篇評論〈大學淪為開學店,學生甘做ATM!〉,企圖對這太陽花的世代「請將不如激將」。事後諸葛,非常慶幸學生不僅沒有攻佔校長室,也未進行任何的激烈抗爭。而是將戰場設定在校內的各級會議,積極的展開理性的論述與柔性的勸說。

在政大的學生運動中,雖然校長周行一利用行政優勢多方阻撓,但學生領袖們薪火相傳,在各級會議中闡述教育的理念與誠實的價值。他們懂得會議前的沙盤推演、會議中的運籌帷幄、會議後的檢討得失。

他們舉辦公聽會,善用社群網站來傳播理念、爭取支持。他們舉辦記者會,善用媒體和校方抗衡。更有法律系學生學以致用,經由行政法院與監察院,向學校提出法理上的嚴肅挑戰。

各大學學生代表的串連與相互支援,更發揮了群聚效應與網路效應。如今風起雲湧,廢除英檢門檻的運動已在許多大學展開。

團結力量大,尤其當訴求是對的時候。

從政大的成功經驗來看,攻佔校長室,不如攻佔他的心;攻佔校長的心,又不如攻佔大多數師生的心。

瀏覽次數:625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政治大學語言學研究所與心智大腦與學習研究中心特聘教授,2013-2015科技部語言學門召集人;兩次獲得科技部傑出研究獎。喜歡「平平是人」的價值觀、喜歡求真求簡、喜歡用理性的論證探求現象表面底層的真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