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與美國商務部助理部長賈朵德(Marcus Jadotte)談話。 圖片來源:總統府網站。

2016年5月24日小英總統就任數日後,接見美國訪問團時,與訪問團主席美國商務部助理部長賈朵德(Marcus Jadotte)等人握手寒暄坐定,一開始就先以英文說明她接下來必須使用中文,並且為此向賈朵德道歉(apologize)。這件事在台灣沒有引起任何的討論。

一個多星期前的2月4日,大學入學考試中心舉行記者會,說明國文科與英文科作文的評分原則,特別提到有位考生的國文科作文通篇用英文作答,對於應如何給分則仍須召開考試委員會討論,而且不排除幫考生翻譯成中文後再給分。這件事引發了熱烈的報導與討論。

為什麼在台灣「國文作文用英文寫」會成為一個大家熱烈討論的議題?為什麼「總統為說中文而道歉」卻不是一個議題,沒有人討論?這兩件事之間有什麼關係?

我想說服大家的是,如果在台灣社會的價值觀裡,中文和英文的地位與價值一樣,如果英文沒有比較高尚、沒有比較值錢,那麼「國文作文用英文寫」就根本是件瑣事,不可能成為新聞議題;如果中文沒有比較低下、沒有比較不值錢,那麼「總統為說中文而道歉」就必然會引起社會上強烈的關注與討論。

換言之,一個「事件」與一個「非事件」,同樣反映出台灣社會中自卑的文化與語言價值觀。

「國文作文用英文寫」事件

事件的起源來自中央社2017年2月4日的這篇報導:

學測國文作文用英文寫 閱卷老師頭大(中央社記者陳至中台北4日電)

學測非選擇題閱卷近日展開,國文科引導寫作部分,有一位考生全篇用英文寫,讓閱卷老師相當頭大,將開會討論如何給分。

今年引導寫作是「關於經驗的N種思考」,國文科閱卷召集人、台師大國文系教授顏瑞芳表示,可能是少子女化的關係,學生從小就受到很好的督導,懂得從日常生活中的經驗去學習和思考,整體而言表現的不錯。

不過還是有一些讓人頭大的卷子。顏瑞芳指出,一位考生全篇都用英文寫作,閱卷老師無法評分,只好先退件放到最後處理。

顏瑞芳表示,題目沒有特別要求用中文寫作,但這畢竟是國文科,全篇用英文寫,這麼多年來也是第一次發現。要由大考中心開會討論如何給分,幫忙翻成中文也是可能的選項。

這個事件接下來幾天有多家媒體陸續報導。摘錄幾個重要的標題如下:

學測國文作文首次出現英文作答 給分與否引發議論(自由時報2017/02/04

國文作文用英文寫!大考中心:題目沒規定,考慮先英翻中再評分(關鍵評論2017/02/05

國文作文寫英文、可能翻譯後給分…網友:我考托福也寫中文(三立新聞2017/02/05

學測作文用英文給分?呂秋遠:考英文可寫中文嗎?(聯合報2017/02/06

國文作文用英文寫將翻譯給分? 大考中心︰誤傳(自由時報2017/02/06

作文學會:試卷已註明國文考科試卷 不容挑釁賣弄(聯合報2017/02/07

這個事件在大考中心於2月6日發出「關於106學測國文考科考生以英文作答之說明」新聞稿後方才落幕。新聞稿內容如下:

國文考科旨在測驗考生國語文的讀寫能力,非選擇題理應使用國語文字書寫,不應通篇使用其他語言文字或符號作答。關於媒體報導本次學測國文作文「某生全篇用英文寫,將由大考中心開會討論如何給分,幫忙翻成中文也是可能的選項」乙節,應屬誤傳,謹此澄清。

如果「英文作文用中文寫」會怎樣?

我想讀者一定會同意,如果是學測英文考科作文通篇用中文寫,閱卷老師在第一時間不會猶豫、不會先退件放到最後處理、大考中心不會頭大、更不會在記者會上提出、因此也絕對不會成為媒體熱烈討論的議題。就是一個學生英文很爛,爛到一個英文字也寫不出,只能寫中文;絕對就是直接給零分,全台灣不會有人不同意,不是嗎?

國文作文通篇用英文寫,大考中心澄清說「幫忙翻成中文也是可能的選項」是誤傳,我相信,因為這實在太荒唐了,大考中心不可能有如此滑天下之大稽的想法。但是第一時間不知如何給分是事實、先退件放到最後處理是事實、大考中心很頭大是事實、在記者會上提出這件事是事實、在報導中與網路上認為多少還是該給點分的大有人在也是事實。

為什麼「國文作文用英文寫」與「英文作文用中文寫」會這麼不一樣?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在他臉書上是這麼說的:

難道學測中心的人認為英文比中文高尚,考生用較高檔的語言回答問題,雖然不符合考「國文」的意旨,但因為檔次太高所以猶豫了?

我們疼惜閱卷老師的辛勞、尊敬大考中心的謹慎態度、更瞭解他們維護學生權益的良苦用心。但不可諱言,這個事件同時也反映出台灣社會的英語崇拜與英語焦慮;學生如此、家長如此、老師如此、業界如此、官員如此。是的,恐怕總統也如此。

總統為說中文而道歉,為什麼?

小英以破竹之勢大敗國民黨,風光就任總統後接見美國高層訪問團,與美國商務部助理部長賈朵德(Marcus Jadotte)有一段對話。讀者可按此連結觀看這段對話的Youtube影片

蔡總統:With the cameras here, I have to say the things I want to say in Mandarin.

    (因為有攝影機在這兒,我必須用中文說我想要說的話。)

賈朵德:I understand.

    (我瞭解。)

蔡總統:I apologize for that.

    (我為此道歉。)

這段對話並沒有引起太多的關注與討論,但是我認為這段對話將來一定會是台灣社會語言學研究裡的一個經典語料。

馬英九過去在接見外賓與外媒時,曾多次全程使用英語,而為此飽受批評。國家元首正式接見外賓時說自己國家的語言,不僅是天經地義也是外交常識,蔡英文不可能不知道,賈朵德也不可能不知道。哪裡有必要先提出解釋?

令人玩味的是,解釋就解釋,為什麼要道歉?

蔡英文的英文一點都不菜,恰恰好相反。她是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的法學博士,具有美國的律師的資格,並曾擔任臺灣加入GATT與WTO的首席談判代表長達15年。以蔡總統如此高超的英文能力,她大可說:With the cameras here, I have to say the things I want to say in Mandarin. I'm sure you understand.(因為有攝影機在這兒,我必須用中文說我想要說的話。我想你一定能理解。)但她選擇了道歉。而且選擇了表示歉意最重的一個詞,她不是說:I'm sorry. 她說:I apologize for that.

在國際外交上要一個國家的代表表示道歉,在英文中無論用名詞apology或是動詞apologize,是一件極為嚴肅的事。2001年4月1日南海上空發生美軍偵察機撞毀中共戰鬥機並迫降海南島事件,中美雙方在言詞上的計較,就是經典的例子。中國起初對美方的要求是apology或apologize,但是美方最後選擇以very sorry來表示。美方的解釋是:We did not do anything wrong, and therefore it was not possible to apologize.(我們並沒有做錯任何事,所以道歉是不可能的。)

在我的印象中,從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領袖在正式場合為使用自己國家的語言而道歉。如果有讀者知道這樣的例子,請務必留言告訴大家,也可以讓我不必如此鬱卒。

蔡英文的中文不好,你相信嗎?

不幸的是,不是道歉一次。蔡總統開口說中文後,說了幾句就卡住了,又致歉了一次。剛剛才申明在鏡頭前要講中文,卻又用英文解釋、用英文致歉。請按此連結繼續觀看這段對話

蔡總統:看到美國的高層的訪問團來台灣訪問。

    那麼,嗯,我瞭解,這是我們,嗯,嗯……(8秒)

    嗯,賈……(3秒)

賈朵德:Jadotte.(發音與中文「知道」相似,因此媒體都誤以為他說的是「知道」)

蔡總統:Yes, I, 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the Chinese language.

    (是的,我,我說中文這個語言有困難。)

賈朵德:No problem.

    (沒問題。)

蔡總統:I'm sorry.

    (對不起。)

蔡總統:我們非常感謝賈朵德助理部長…

蔡英文說中文有困難?不要開玩笑了!台大法律系高材生、中華民國律師、政大教授、陸委會主委、「兩國論」主要起草人,中文程度好到不行才對吧。又身經百戰,多次與馬英九和朱立倫交鋒,從頭到尾辯才無礙。總統就職大典,宣讀硬梆梆的誓詞時舌頭也從未打結。

以下是蔡總統對媒體所提出的解釋。請按此連結觀看這段對話

媒體詢問,接見外賓時,唸他們的英文名字翻成中文是不是覺得很難?蔡英文說,「那天那個名叫?」媒體回答:「賈朵德」!蔡笑說,「一時就卡住了」、「那稿子下次借你們唸唸看!」蔡自己呵呵大笑。

但是蔡總統對賈朵德說的是: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the Chinese language.(我說中文這個語言有困難。)她並沒有說: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your name in Chinese.(我用中文說你的名字有困難。)或是It's difficult to say your name in Chinese.(用中文說你的名字很難。)

更麻煩的是,她接著又說:I'm sorry. 以她高超的英文能力,不可能不知道Excuse me就綽綽有餘了。

如果坐在蔡總統面前的不是美國的高層訪問團,如果蔡總統的英文不是如此高人一等卻不得不說中文,以上這些事實還會發生嗎?

歷時十多分鐘的川蔡熱線,引起全球矚目;台灣人應該慶幸的不僅是川普稱蔡英文為台灣總統,也應該慶幸因為沒有攝影機在場,台灣總統可以全程講英語,無需為說中文而道歉。

蔡英文以台灣總統之尊為了說中文而用英文向美國外賓道歉。一個無名的台灣考生通篇用英文填答學測國文科的作文。前者默默無聞、乏人問津,後者眾聲喧嘩、沸沸揚揚。

兩件事一體兩面,同樣反映了台灣人集體的英語崇拜與英語焦慮。

瀏覽次數:22615

延伸閱讀

關鍵字:
政治大學語言學研究所與心智大腦與學習研究中心特聘教授,2013-2015科技部語言學門召集人;兩次獲得科技部傑出研究獎。喜歡「平平是人」的價值觀、喜歡求真求簡、喜歡用理性的論證探求現象表面底層的真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