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教育部就不會違法嗎?在中研院這個最高學術殿堂天天上頭版的當下,來問這個問題,真是有點白目。可是在英語畢業門檻這件事上,絕大多數的人就是理所當然的認定教育部是不會違法的。

2015年5月26日,政大校長周行一率領主秘與7位主管舉辦了一場與學生對談的「七長座談會」。會中有學生明確的提問,政大的英語畢業門檻是否違法?校長與教務長在6分多鐘的回答中,一個說英文很重要,一個說校內並沒有共識,左彎右拐的迂迴這個問題,雖然校長還是表示了現在的作法的確不是最好的,但是在沒有更好的方法以前,他不希望取消英語畢業門檻。

學生不放棄,請校長明確回答英語畢業門檻是否合法。周行一的回答是:

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們當然是沒有違法。因為很多學校都是做這個,那我們也是受到教育部的監管;如果違法的話,早就受到教育部的糾正了。

就在這個座談會的前3個月,2015年2月26日,我到校長辦公室向周行一單獨做了1個小時的PPT簡報,論證三項主軸:英語畢業門檻違法、違反教育精神、是基於扭曲的價值觀。報告完後,他的第一個回應是:I totally agree with you!

在「我們當然是沒有違法」與「I totally agree with you!」這兩句話中,有一句是誠實的。我之所以主動要求去向他報告,是因為周行一在當選校長後,曾經在一次公開的談話中很誠懇的說:「我是一個很誠實的人。」I totally believed him!

讀者諸君,請把自己想成是政大校長。不,想大一點,把自己想成是教育部長,因為政大校長下來都是去做教育部長。我把向吳思華與周行一報告過的內容向各位報告,請各位自己判斷。今天著重在教育部的政策可能違憲,因為侵害了大學自治。下一篇再報告大學不自愛、不自重、也不自治,同樣違法。

教育部違憲的案例

大學自治是受憲法所保障的權利,大學法第1條第2項明文規定:「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在此學術自由的精神下,大學自應以教育與學術為最高考量,對於學生的學業考核與畢業條件做出學術自主的獨立判斷,不應受國家權力的干預。我們來看兩個教育部違憲干預大學自治的案例。

1995年頒佈的釋字第380號是我國大學教育史上著名的案例,其釋憲爭點在於「大學法細則就共同必修科目之研訂等規定違憲?」解釋文節錄如下:

……大學課程如何訂定……為大學自治之範圍。……惟大學法並未授權教育部邀集各大學共同研訂共同必修科目,大學法施行細則所定內容即不得增加大學法所未規定之限制。又同條第一項後段「各大學共同必修科目不及格者不得畢業」之規定,涉及對畢業條件之限制,致使各大學共同必修科目之訂定實質上發生限制畢業之效果,而依大學法第23條、第25條及學位授予法第2條、第3條規定,畢業之條件係屬大學自治權範疇。是大學法施行細則第22條第1項後段逾越大學法規定,同條第3項未經大學法授權,均與上開憲法意旨不符……。

簡單說就是教育部不得干預大學要開什麼課,也不可以干預大學要設什麼畢業門檻。另一個與大學自治有關的案例是1998年的釋字第450號,大法官宣告大學法及其細則規定,大學應設置軍訓室負責軍訓及護理課程,此一規定違憲。

所以,大學英語畢業門檻是否合法?首先要回答的就是,教育部是否干預了大學自治?若有,則屬違憲。

教育部的答非所問

有趣的是,對於英語畢業門檻是否合法,教育部有一個自問自答,可見於2011年11月公布的「大學校院學籍常見問題集FAQ」。教育部的答案用膝蓋想也知道,「我們當然是沒有違法」。

問題:現各校多有規定學生須完成各項能力檢定(英語、資訊)才能畢業,其合法性為何? 

解答:有關各校之畢業條件,學位授予法及大學法等已明定有關大學授予學士、碩士、博士學位之規定及學生取得學位之應修學分及畢業條件;另查大法官會議第380號解釋文中提及畢業條件係屬大學自治權範疇,惟學校仍須依大學法第1條第2項之規定:「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是以,學生畢業條件之訂定學校在合理範圍內仍係享有自主權。

但是從釋字第380號的角度來看,教育部根本是迴避了問題。教育部應該清楚反省並回答的問題有兩個。1.教育部是否干預了大學自治,導致大學制訂英語畢業門檻?我們認為教育部確實干預了大學自治,且看下文分解。2.現行的大學英語畢業門檻是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以及「在合理範圍內」?我們認為不合法、不合理、不必要,會在下一篇評論裡說明。

誰是始作俑者?

大學生在畢業前除了必須通過校內的英語必修課程外,且須自費參加校外的英語檢測,達到一定的成績並繳交檢測證明後,方可畢業。這個想法的始作俑者是誰?或許你猜是多益的代理商,因為最終他們才是這個政策最大的獲利者。但是不是,是我們偉大的教育部。

1999年教育部委託語言訓練測驗中心研發英語能力分級檢定測驗,2000年「全民英檢」誕生。2001年〈教育部大學政策白皮書〉中就明文推動全民英檢。我們找到最早有關英語畢業門檻的評論是台大外文系周樹華教授發表於中國時報的「全民英檢豈能做為大學畢業門檻」一文,日期是2001年6月27日。

行政院2002年發佈了〈挑戰2008:國家發展重點計畫(2002─2007)〉;十大重點投資計畫的第一個就是「E世代人才培育計畫」,而推行「全民英語能力檢定測驗」就是推動英語學習的一項重要工作。根據學者蘇紹雯〈英語畢業門檻相關規定之需求分析〉一文,教育部於2002─2004連續三年,委託語言測驗中心抽測技職大學生的英語能力,並且發佈結果。學者李文瑞〈全國各大專校院普設英語畢業門檻標準之省思〉一文認為,2003年教育部高教司發文全國各大專校院,調查各校是否訂定英語畢業標準,全民英檢的熱潮開始延燒。

獎勵是愛的教育

2004年,教育部軟硬兼施大力推動英語畢業門檻的政策正式成形。〈未來四年施政主軸行動方案〉正式訂定了鼓勵大專院校設立英語畢業門檻的政策與目標。在21項行動方案中,名列第一的施政重點正是「推動師生英檢」。其「四年整體策略」之一就是「鼓勵大專校院設定學生通過語文檢定或其他技能檢定作為畢業條件之一」。而2004、2005年的重點策略為「評鑑各技專校院學生英語檢定通過成效,擇優或進步幅度大者予以獎勵」。獎勵當然比鼓勵更積極實惠。

教育部從2005年開始執行「獎勵大學教學卓越計畫」,推行英語畢業門檻的成效相當卓越。2011年3月7日的〈教育部施政理念與業務概況報告〉中,設立英語畢業門檻之校數比達 92%,獲補助學校100%訂有英文能力檢定機制,並加速建立英文畢業門檻或學分抵免配套措施。

教育部是所有大學的大家長,當然知道嚴父慈母與黑臉白臉的道理;所以在給你胡蘿蔔獎勵的同時,評鑑的棒子也在一旁伺候著呢。

評鑑是鐵的紀律

「評鑑」是大學聞之色變的兩個字,「未通過」或「待觀察」是顏面盡失人頭落地的。2004年教育部「未來四年施政主軸行動方案」首度宣布,將大學英語畢業檢定的通過成效納入評鑑指標項目。要展現通過「門檻」的成效,先決條件當然是要有門檻。

過去這十幾年,英語畢業門檻成為評鑑大學英語教育與國際化的重要指標。而評鑑為何攸關生死呢?請看2007年教育部依據〈大學法〉所制訂的〈大學評鑑辦法〉的第 8 條:

……本部得以評鑑結果作為核定調整大學發展規模、學雜費及經費獎勵、補助之參據。

前項所稱調整大學發展規模,包括增設及調整院、系、所、學位學程、組、班,調整招生名額、入學方式及名額分配等事項。

更明確的是2005年發佈的「教育部推動英語能力檢定測驗處理原則」,第2條規定:「本部所屬機關及各級學校……應配合行政院及本部所發布之各項相關計畫及施政政策,推動英語能力檢定測驗……。」教育部把此公文擺在「法規查詢系統」裡面,認定其位階為「法規」。「處理原則」中,「應」這個字,我相信你懂。

教育部透過「處理原則」的法規規範,並且經由評鑑與經費的分配,介入了大學是否設立英語畢業門檻的學術判斷。

權力的傲慢

大學調漲學費均須經教育部同意。2015年6月27日各家媒體報導,23所大學提出學費調漲的申請,僅9所通過。根據高教司司長黃雯玲的說法,14所大學未獲通過的主要的理由是「與學生溝通程序不足」。

英語畢業門檻是20多年來有關大學英語教育,教育部所推動的最重大的政策。但是從政策成形到執行,教育部從沒有舉辦任何公聽會或政策說明會,在學界也找不到任何一篇學術論文支持英語言畢業門檻的作為。教育部對大學和學生只有命令、沒有溝通。

大學與學生溝通不足,即遭教育部禁止調漲學費;但是一個強迫台灣上百萬大學生人人必須花費800~5,000元參加英語檢測的政策,這育部卻可以完全不需要溝通「說打就打、說幹就幹」。真是只許州官放火!

請問,這其中「大學自治、學術自主」的成分有多少?教育部有沒有違法?

瀏覽次數:12052

延伸閱讀

政治大學語言學研究所與心智大腦與學習研究中心特聘教授,2013-2015科技部語言學門召集人;兩次獲得科技部傑出研究獎。喜歡「平平是人」的價值觀、喜歡求真求簡、喜歡用理性的論證探求現象表面底層的真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