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Tzuhsun Hsu@flickr, CC BY-SA 2.0

一、2017年10月,出生於高雄、在上海擔任大學教師與上海臺聯會長的盧麗安,以「臺灣省籍」大會代表的身分出席中共十九大,隨後在10月中,陸委會與移民局等均證實盧麗安夫婦經查均已入籍大陸,故臺灣的戶籍已被註銷。而其家人於受訪時認為此一註銷行為是政府炒作

二、2019年3月,同樣擁有臺灣戶籍的凌友詩在中共政協全國委員會中發表鼓勵與樂見兩岸統一的演說,面對輿論質疑,陸委會同樣表示將會查明其在大陸有無設籍,如其有在大陸申請護照、入籍,則將依法撤銷其在臺灣的戶籍。目前,內政部基於其違反《兩岸人民條例》中「不得擔任中共黨政軍職務」之規定,處以新臺幣50萬之罰鍰,且依照內政部與陸委會至本文截筆前之相關資訊,有可能因調查後發現其未設籍於大陸,故仍得保有戶籍。

三、被認為政治意識濃烈,常發表兩岸統一言論的藝人黃安,被立委向移民署舉報要求調查其有無設籍於大陸,移民署經查證後表示,由於大陸公安部自身亦有規範「明定大陸居民不得具有雙重身分」,又因海基會發函對岸詢問其是否具備大陸戶籍均未獲回應,故仍未有註銷其戶籍之必要

四、再到最近,跟戶籍有關,或者說尤其跟兩岸都有密切關係或來往之人士的戶籍能否存續之問題,便是這兩天沸沸揚揚的邵子平不滿自己因同時擁有南京之戶籍因而遭我國註銷在臺戶籍,揚言要提告移民署的事件。

臺灣的日常之一:雙重國/戶籍與戶籍註銷爭議

這兩日,「戶籍」的議題再度成為輿論關注的關鍵詞之一,從上述諸多案例我們也可以知道,這次的「除籍議題」其實不是什麼新鮮事。然而眼見社會各界對於「國籍」與「戶籍」之間的區別,或是陸委會與移民署所做的決定到底是依法行政的作為,還是執政黨甚或總統授意的「恣意妄為」等等,尚有未明之處。故在此試以幾個簡單的Q&A形式為大家解解惑:

Q1:這些被除籍的人,被除的是國籍還是戶籍?

A讓我們來看看《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即俗稱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9-1條的前兩項:

臺灣地區人民不得在大陸地區設有戶籍或領用大陸地區護照。

違反前項規定在大陸地區設有戶籍或領用大陸地區護照者,除經有關機關認有特殊考量必要外,喪失臺灣地區人民身分及其在臺灣地區選舉、罷免、創制、複決、擔任軍職、公職及其他以在臺灣地區設有戶籍所衍生相關權利,並由戶政機關註銷其臺灣地區之戶籍登記;但其因臺灣地區人民身分所負之責任及義務,不因而喪失或免除。

由此我們可以知道,上述當事人們被註銷的是戶籍,而非國籍。

至於你可能會疑惑,為什麼只有規定要註銷戶籍而不是國籍?這確實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大哉問,因為,倘若是用國籍的觀點來看的話,則我國《國籍法》根本就容許「雙重國籍」。此箇中原因從該條例第一條言明兩岸是「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即不難理解,蓋歷史與政治發展的脈絡使目前的法律意義上,臺灣人民在兩岸之間的移動都是「在我國領域的不同地點上轉移戶籍地」而已。

Q2:移民署要求戶政事務所註銷戶籍之作為,有恣意妄為,或是有違法嗎?

A同樣回到上引條文,以盧麗安、邵子平之例,都可以說是因其本身具備的知名度或議題敏感性而使得其具有大陸戶籍一事,藉由媒體等管道為人所知,並也同時理所當然為我國政府所知。故按照上述條文(本條條文在81年7月31日即已存在,未修正過),有關機關也就是陸委會與移民署等,在知悉情事後自然必須依法行使其職權,要求戶政機關撤銷其戶籍。

當然,本條文並不是沒有給予有關機關決定是否註銷的彈性空間,因為法律也規範了「認有特殊考量必要」的這個要件。然而,是否能提出合理充分的理由來證成其必須仰賴行政機關給予特殊考量,恐怕當事人除了直覺式的怨懟之外,需要提出更充分合理的理由(例如比起對岸更信賴臺灣的醫療品質?)否則對於已經在對岸長期生活,甚至擁有政黨職位而生活無虞者,作為法律的例外條款自無從被輕易動用。

因此,顯而易見地,上述案例中的當事人之所以會被註銷戶籍,恐不應被解讀或操作為特定政黨執政下的針對性作為,而是「不論哪一個政黨」執政,在得知相關情事後,都應該憑職權依法作為的本份。

Q3:失去戶籍之後,他們還可以回臺灣嗎?

A按照《入出國及移民法》第5條第2項:「臺灣地區無戶籍國民入國,應向入出國及移民署申請許可。」可以知道被註銷戶籍的人當然還是可以回到臺灣(外國人都可以來臺灣了,何況是尚有我國國籍的人),只是需要申請,故這一點無庸誤解。進一步來說,則是這樣的許可制規定是否合理。以盧麗安為例,陸委會亦曾表示:她若是回臺探親,不會不核可,但其他目的就不一定。

所謂的其他目的,我們可以從《入出國及移民法》第6條及第7條窺知,諸如參加暴力或恐怖組織,或是涉及內亂與外患罪、有犯罪習慣等等。你可能想問,今天設籍於臺灣的人,不是也可能是暴力或慣於犯罪的人士?為什麼回臺就不受限制?本文認為初步來說,立法者假設這些已經實質上居住於境外的人,對於保障台灣周遭鄰里、整體社會安寧與平和的期待,跟持續生活在境內的人相比,很可能不會更高,故至少在合理審查密度的檢驗下應該不屬於太違背常理的預設。而進一步來說,當事人除了仍然有機會可以回來臺灣以外,按照同法第8、第9條的規定,仍然可以進一步申請「停留」(居住期間未逾6個月)與「居留」(居住期間超過6個月)。至於放棄對岸戶籍而再度重拾臺灣戶籍的管道則當然敞開。

當然,不論是上一節提到的《兩岸關係人民條例》或是《入出國及移民法》,任何一部法律的個別條文有沒有不合理之處,自非不可挑戰,因而當事人想要提出行政救濟甚或釋憲,當然都是他們的權利。

Q4:沒有了戶籍,會有哪些權利跟著不見?

A一樣回到Q1的條文,法條明定失去戶籍者將喪失在臺灣「選舉、罷免、創制、複決、擔任軍職、公職及其他以在臺灣地區設有戶籍所衍生相關權利」。至於大家關注的健保這部分,則是在《全民健康保險法》第8條及第9條可以看見。前者規定的是有國籍也有戶籍人民的納保,後者則是在臺灣地區領有居留證明文件,並且符合「一、在臺居留滿6個月。二、有一定雇主之受僱者。三、在臺灣地區出生之新生嬰兒」之人民亦須納保。因而這些權利亦是基於現有法律體系而與戶籍連帶,是戶籍被註銷而接續的法律效果。

結語

跳出上述任何一個特定案例來說,無疑地,對於一個可能與臺灣社會已無生活上實際或緊密聯繫之人,不論他前往在哪一塊土地,在哪一個國家為當地從事生產或經濟活動等等,在面臨急難或病痛時,倘若其想要回頭使用臺灣的資源,或甚至為臺灣的選舉投下一票,在一般的直覺上使國人感到不愉快,是很可以理解的。

惟本文認為,用吃裡扒外、貪婪與叛徒等語相繩,恐怕仍然過頭。在使用資源方面:就前者來說,如同經濟學上常謂人是理性而自利的一樣,人們會想回臺使用資源或健保,這件事就跟你鄰居的王阿姨陳伯伯會在菜市場貨比三家,買俗又大碗的青菜,或是跟你在辦理信用卡或電信時會選擇提供優惠最多、紅利最高的業者來花錢一樣,本質上與你我的理性選擇精神並沒有什麼兩樣;至於就後者而言,雖然當事人已經人在國外,但卻心繫臺灣的政治發展、仍然懷抱著用神聖的一票來關懷臺灣的那種心意,既不難想像更不無可能,而這份心意其實也就跟你我一樣。

何況,如同近日的邵子平事件,誠如民主前輩魏廷朝的女兒魏筠所說的,固然邵子平先生當年對臺灣民主發展的可能貢獻,與其戶籍被依法處置是分開來的兩回事,但如何避免「一律以黃安來形容」、避免「輿論標題殺人」,確實都是我們未來再度面對此類案例時不應迴避的自我要求。

最後,對於我們認為最極端的那類人士(例如在享用著吾人所擁有的自由與資源的同時,卻又在從事直接或間接地摧毀或背離我們自由的這類人。或許正如同曾直言不諱「回臺灣爽用健保囉!」但其主張「可能」使健保不復存在的那位藝人……),比起謾罵與仇視他們,不妨試著就好好地問他們這麼一句話吧:

「你所享受的這些權利,如果在你的主張跟立場之下,這一切,還會存在嗎?」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碩士班學生。)

瀏覽次數:24990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