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因健保署調降藥費,生產抗憂鬱藥百憂解的原廠決定將該藥退出台灣市場。另一間生產抗生素的廠商原本要跟進,最終不知什麼原因而暫停,仍繼續留在台灣,沒有釀成連鎖反應,是不幸中的大幸。台灣民眾原本應該可以鬆口氣,但因為網路熱議,健保署署長也難得的出來回應,卻又在醫藥界掀起另一波議論,應該是署長始料未及的吧!

1995年台灣開辦全民健保,雖以保險為名,本質比較像是社會福利制度,病患只要負擔少許費用,就可以幾乎無限量的使用醫療資源,也因此很難避免浪費。20多年來,健保財務虧損連連,在目前的政治氣氛下,政府既不敢貿然調漲保費,又不能讓健保因虧損而停辦,只能盡量管控支出。

歷年來政府施政滿意度中,健保都名列前茅,主因就是政府不敢在醫療使用端(一般民眾)作管控,只能在服務端(醫藥提供者)以低價策略來阻止虧損惡化,所以有國際網站甚至將台灣列為全球宜居國家的第一名,主要原因就是便宜的醫療。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也難怪健保署要調降藥價,畢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

然而,這不應該是長久之計。

健保的藥費支出逐年成長,佔總額很高的比率,所以拿藥物價格來開刀,是有其依據的。但健保數以「各廠商平均售價再加3~5%」為標準的訂價策略,只會造成劣幣驅逐良幣,因為如此一來,各藥廠獲利的唯一準則就是「降低製造成本」,高成本的藥物很容易在這種情況下遭受淘汰。近年來已經陸續出現多起國產藥品因原料摻雜不良成分而下架的消息,當這種不良藥品一再出現,讓病患懷疑起藥物品質時,健保還能怎麼維持高滿意度呢?

健保作為社會福利政策,要維持低價格、高品質,原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不能單方面責怪健保署、醫藥提供者、病患等任何一方。要低價且高品質,等待時間就要長;要低價且速度快,高品質就難維持;要求高品質且等待時間短,就要多花錢,這原是民眾都知道的道理。

健保剛開辦時,醫療資源豐富,醫藥界得以提供快速、高品質的服務;但近年來,隨著健保財務虧損,也逐漸開始讓病患負擔自費價及健保價間的差額。如人工水晶體、血管支架、人工關節等醫材,民眾大多可以接受為此多付一定金額,且接受比例正在逐年增加。

所以,該是加快腳步改變政策的時候了!針對學名藥核定合理藥費,並開放需要原廠藥的病患,自行負擔原廠藥及國產藥間的差額,讓藥品可以多元並存、自由競爭,落實「使用者付費」的觀念,民眾也才會珍惜藥品、避免浪費。

以這次引起話題的抗憂鬱藥為例,健保仍可維持最新核定的價格(1.96元),若原廠藥定價2.96元,有原廠藥需求的病患就須自費1元。如此原廠可以發展出有自己的定價策略,以獲得合理的利潤;健保仍可以照顧民眾的一般醫療需求,讓社會福利能維持不墜;而不怕花錢的民眾,可以獲得自己所希望的(得先提醒,高價不一定代表高品質)醫療照顧。

如果現今的低價策略不修改,那麼醫療提供者無法提供最低標以外的醫療,對要求品質的民眾來說,滿意度就會下降。若單方面提高民眾醫療部分負擔,則也一定會有民眾心生不滿。當兩條曲線出現交叉時,就是推行藥品差額自費負擔的時機。從最近的網路討論情況來看,應是要認真的考慮了!

(作者為嘉義基督教醫院主治醫師、中正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博士生。)

瀏覽次數:138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