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學校與社會間拉扯了幾年後,因緣際會,我獲得了一個柬埔寨金邊線上博彩公司的工作機會。決定前往的原因,包括就學期間對東南亞的認識較多,並不排斥,或說比較有勇氣吧;此外也希望拓展自己專業領域的廣度、嘗試新創公司與多國籍同事的環境。因此,經由認識的朋友介紹,我在接受Offer後10天,以惴惴不安的心情接過地勤手上的登機證,搭上了飛往金邊的班機。

特殊的移民關,短暫的偷渡

正確來說,我並沒有見到移民官或自動通關,就入境了。

班機抵達金邊機場後,我隨著其他旅客走下空橋、走入航廈。還沒經過入境查驗櫃台,就見到有人舉著我的名字。我帶著疑惑走向他,表明我是他要接的人。他向我要了護照,核對了上面的資料,把護照(和一句「去辦簽證」)交給他的同伴之後,就帶著我跨越了眾多入境查驗櫃台旁的矮牆,到行李轉盤處等行李。

這是我第一次沒有經過查驗證件,就進入了另一個國家的經驗。也許可以形容為短暫的偷渡吧!

順利地在轉盤上找到了行李,也拿回了護照,翻開確認一下簽證日期姓名資料,確定是同一本,應該不是假的簽證吧!儘管這個入境經驗有點特殊,不過我的護照上有簽證有入境章,應該是真正進入這個國家了吧!

這裡好像不太「柬埔寨」?

在前往公司報到的路上,我隨意觀察了街景,發現中文出現的頻率非常高。就我所知,金邊的華人並不多,影響力也不特別突出,是柬埔寨政府為了和中國做生意,向國民推行多使用中文嗎?我後來才知道,這麼多中國人來到柬埔寨的原因,和他們在這裡經營著什麼業務。

柬埔寨的貨幣是里爾(Khmer Riel,KHR),在街上的換匯櫃台,1美金通常可以換到4,050里爾左右(匯率隨時波動),部份觀光地區匯率較差,約3,900里爾左右。但生活中的任何交易,使用美金頻率很高,適用範圍不僅於超級市場、百貨公司或連鎖速食店(例如KFC、Lotteria),即使是路邊賣炒泡麵、印度煎餅或咖啡的攤車,也對使用美金交易習以為常。

一般而言,交易時通常以1美金等同4,000里爾計算(部份餐廳或商場才以4,100或4,200計),假設你在路旁買了一杯咖啡1.5美金,你可以直接付1美金與2,000里爾,或付2美金找回2,000里爾。

金邊的消費水準與飲食口味如何?相對於當地人的收入,金邊物價並不低;但相對駐外的薪資水準,這裡的消費大致上還可以負擔。金邊有非常多的異國料理餐廳,例如BoeungKeng Kang(BKK)區域,日商AEON永旺擁有金邊最大的商場,裡面的消費並不便宜,但假日的人潮多到讓你產生身不在金邊的錯覺,永旺二期也已在今年(2018)開幕。飲食部份,我戲稱這裡是東南亞的台南,相對於越南的酸與泰國的辣,柬埔寨的口味較甜;這裡的超商可以買到台灣的泡麵與零食,也有排解鄉愁的鹽酥雞與手搖飲,雖然價格是台灣的數倍,但鄉愁無價。

如何讓一間最火爆的線上賭場上線?

要經營線上博彩相關業務,必須在柬埔寨先擁有一家實體賭場。但金邊僅開放了一張賭場執照,其他賭場主要集中於金邊西南方約200公里的另外一座城市──西哈努克港(Sihanoukville)。但線上博彩的業務就不僅僅於此地了。只要能夠連上網路,即使不在柬埔寨也無妨。加上基於風險管理的考量,在註冊上會採取將「部門」登記為「公司」的策略,但實際上還是由管理中心來指揮。一旦「業務部公司」出了什麼問題,管理中心可以馬上切割,畢竟在註冊上,它只是一家提供「業務部公司」服務的管理顧問公司。

部份集團的策略是,依據各個國家的區位因素,成立適合的「公司」。例如在台灣成立「研發部公司」,在新加坡成立「人資部公司」,在菲律賓成立「客服部公司」……等。我所處的公司是具有中資背景的企業,就我所知,在柬埔寨的線上博彩公司當中,具有中資背景並不是個案。

剛開始在線上博彩公司裡工作是什麼樣子呢?直到現在回想起來,我依舊認為這是一段……非常驚奇的旅程。

新創公司的日常總是充滿挑戰,更直接的形容是百廢待興,但也因此獲得了寶貴的經驗。我隸屬於HR招募,到職第5天就接手同事手上的面試工作,第10天完成了培訓與考核,全權負責這項業務;我擁有推薦複試的權限,這比過去服務過的公司更高,也有了更多跨部門合作的機會。我能基於過去的工作經驗,擁有發揮能力與專長的空間,並持續擴展HR領域的廣度。

相較於過去的公司,我與同事磨合的時間更短,我猜想原因或許是願意且能夠出國工作的人較具有外向的性格、處事較具有彈性、調整步伐較快;何況能夠獲得這種水準的薪資也非泛泛之輩,幾名台灣同事年紀並不資深,但過去已在類似職位有非常豐富的經驗,甚至挖角自台灣大型企業的部門主管。

高度人治的管理模式

我原本以為自己碰到的情況只是個案,但在我接觸了其他公司之後(無論是否在金邊),我漸漸相信這可能滿常見的。

我的公司相當重視職員的忠誠度和紀律,職員必須完全服從公司各項隨時可能修改的規範,甚至包含下班之後不能到哪些地方去,或是離開柬埔寨需要提前獲得同意(即使是週末)。這裡的工時較長,大部分月休低於6天,假日甚至元旦都照常上班,每月工作約250小時以上,主管認為加班越長,代表你越投入工作。主管重視威信(好面子),任何不同於主管的工作方法,儘管可能更好,都容易被視為挑戰,被認為故意讓主管難堪。公司也經常指令反覆,主管擁有不承認指令的「靈活彈性」,但職員依據原指令執行,卻被視為「不知變通」。

他們不鼓勵創新,強調工作上完全不能犯錯,否則會直接扣薪,高度降低了職員嘗試創新的意願;還會製造分化,藉由博彩產業的特殊性,合理化各種資訊「保密」,保密到人資不知道招募職缺的工作內容,或財務不知道薪資支出的數額。這些公司內部的資訊流通阻礙高度影響工作效率,也引起職員的彼此猜忌。你不敢問,因為如果這個問題不該問,下場就是扣薪;但在問出口之前,你不會知道這個問題該不該問。[1]

而且,這裡扣薪的幅度不合比例,我所聽聞到的比例,一般在月薪的5%-10%,偶爾還有25%左右的離譜情況。我可以理解中資背景帶來這些「人治」管理模式(我也理解這些模式不僅僅出現在中資),但顯然,這些管理方式對多國籍組成的團隊並沒有正向的幫助。

慶幸的是,我的公司並未扣留護照,在職期間也確實每月按時給付薪資,比起許多過去到柬埔寨工作卻差點回不了台灣的前輩,我的確是幸運的。

台灣人的特色與價值,有什麼不一樣?

我的觀察與過去在線上博彩工作的前輩有所差異,可能的原因是我的台灣同事並不多。事實上,招募台灣人到柬埔寨的線上博彩公司工作遠比到菲律賓困難,我推論可能的原因是:

1. 一般台灣人對柬埔寨的了解有限,聽到柬埔寨的反應大概只有吳哥窟。

2. 台灣人對於博彩產業陌生所引發的恐懼。

3. 有一部份招募人員不使用繁體中文或台灣用語,讓台灣人認為是詐騙。

這3個原因大概會讓9成的台灣人卻步。但在所剩無幾的台灣同事當中,我卻看見了不同的面貌。

在我的經驗裡,台灣同事之間相當團結,在工作能力與團隊合作上,台灣人的能力並不差,僅在語言能力上明顯不及新馬同事,其他領域上我認為難分軒輊。總體而言,台灣人也許並不是頂尖,但絕對佔有一席之地。台灣人到海外需要稍微注意的,是我們說話的習慣。在台灣的對話環境裡,經常顧及禮貌傾向採取委婉的表達方式,但這個方式在海外行不通,拐彎抹角反而容易讓人搞不懂你的意思,我也因此被馬來西亞同事形容為「矯情的台灣人」。

台灣人另一個特色是,我們擁有較高的勞工意識,我們了解在面對雇主時,職員們必須團結,才可能與雇主抗衡。團結職員對抗雇主並不是容易的事,加上雇主可輕易操作分化,但台灣人在這方面有較高的意識,這或許歸功於台灣長期以來的勞工運動經驗。

我的經驗當然只能提供一部分的資訊與視野,難以呈現類似情況的全貌,但這些並不是空穴來風,甚至可能有相當數量的公司具有類似的情況或特徵。那麼,我對未來想到柬埔寨工作的年輕人有什麼建議呢?我想,到海外工作總是個困難的決定,需要花更多的努力去調整心態,適應陌生環境與文化差異。但如果你已經願意面對挑戰,那準備好一顆正向雀躍的心吧!這些經驗會擴展了你對生命的想像與對世界的理解,至少下次聽到柬埔寨的時候,不只想到吳哥窟。

(作者過去工作經驗多與跨境流動相關,目前待業中)


[1] 基於公司無孔不入的保密政策,我無從了解這家公司所開發的線上博彩產品是什麼,當然也無從確認「真人荷官,在線發牌,陪您嗨翻天」是不是真的。

【深度觀點不漏接!點我訂閱獨立評論每週精選電子報】

瀏覽次數:459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