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今年是選舉年,每逢選舉,上課不免會觸及到政治議題。

在所有科目的任課老師中,國文科老師除了教授語文、文學外,還必須引導學生正確的思想與生活教育,因此,我個人認為國文科老師責任是非常重大的。

思想或生活正確的教育,更常常必須在教學中以「時事」為例說明,因應不同的教學內容,所舉「時事」的性質也就截然不同。在所有的教材內容中,比較困擾教到的是關於「政治」性質的文章。

國文課文中,顧炎武的〈廉恥〉論及:「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黃宗羲的〈原君〉曾云:「古者以天下為主,君為客,凡君之所畢世而經營者,為天下也」、魏徵的〈諫太宗十思疏〉亦曰:「念高危,則思謙沖而自牧;懼滿溢,則思江海而下百川」等,都是屬於「政治」性質的文章;此外,文化教材中的《孟子》,十之八九都是孟子在闡述個人的「政治」理想,具有相當的敏感性。教學時老師為了避免學生聽來枯燥乏味,使抽象的理論具體化,因此常常會以「時事」為例說明,如此在進行教學時,老師便應該特別注意「解釋」、「敘述」以及最後的「闡發」,必須保持中立、客觀的立場,否則可能會引發不可預測的後續效應。

記得多年前有一位非常盡職的國文老師,為人正直不阿,正好教授《孟子》論政治篇,由於當時正處於選舉年,政黨、政客相互惡鬥、攻訐,社會氣氛烏煙瘴氣,其實每個政黨各有其是非對錯,也都必須負起相關的責任。這位國文老師評論是非時,可能因為言辭較為直接、犀利,甚至評論政黨,輾轉被家長得知,家長於是轉知學校。

我熟知這位國文老師沒有任何政黨色彩或政治傾向,完全就事論事,期望學生能清楚辨別孰是孰非,而非一味尊崇或盲從;然而在言語的傳達過程中,學生或許只是選擇性的擷取老師評論的內容,而當學生再轉述給家長時,這失真的「二手傳播」於是為這老師召來了後續的困擾,雖說不會影響教學績效,但卻也讓這位老師的心情頗為沉重,確實是無妄之災。

我相信在每個人的心中,必定存放著一個名為「政黨傾向」的寶盒,除非自己掀開寶盒,或有意無意透露寶盒的內容物,否則旁人絕對沒有鎖匙能打開寶盒一探究竟。

教學30年來,教過無數篇政治性質的文章與《孟子》關於政治理想的政治篇,我非常自豪而且引以為傲的是,學生始終無法確知我的政黨傾向,這正足以證明我在教學時,絕對是保持客觀中立的立場,謹守老師的職責,不會讓學生誤判老師有著鮮明的政黨傾向。

面對比較敏感的時事或政治性質的文章,老師究竟該有何正確的教學態度或立場呢?我個人認為:

一、老師應培養學生判斷是非、分析對錯能力。

二、老師不應以灌輸的方法建立學生的是非觀念,學生才不會陷入被灌輸的泥淖。

三、老師應鼓勵學生多看、多聽、多思考、多比較,才不至人云亦云,毫無主見。

四、面對議題,老師務必得失並陳,不做單方面的讚美或批評,言辭必須婉轉。

總之,老師必須謹守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則:老師是教人「判斷」是非,而不是「灌輸」是非。

(作者為台北市私立延平中學中學國文教師、翻轉教育駐站教師。)

瀏覽次數:506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