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2016年台灣的總統大選,青年發揮如牛津字典年度詞彙「youthquake」的影響力,翻轉台灣的政治版圖,民進黨首次完全執政。然而意識覺醒、推翻前朝並未使現實生活得到顯著改善,反而失望更大。

就業市場的茫然使現實生活與前景充斥著不確定性,有如粉塵般隨時可能引爆,這也是聯合報2017年度代表字「茫」的背景。一例一休的政策轉彎,有利資方的4個彈性,引爆社會醞釀已久的不滿情緒,亦顯出政府施政價值不清、方向不定的「茫」然。

新聞媒體「告知、教育與決策」的功能,在茫然的社會中更應發揮引導作用;然而從一例一休初次執行到二次修訂的過程中,報紙、電視新聞卻參與在混戰之中,加劇社會的混亂。

各大媒體在一例一休的執行期間,議題設定集中於「三輸」的局面,強調餐飲業者為反映人事成本而宣布漲價,企業因營運成本提高而祭出減薪,使「一例一休」宛如罪大惡極的髒字,卻不見報紙、電視新聞端出數據檢驗勞動工時的整體變化、評估政策是否為勞工爭取到更多的休息時間。就像媒體為資方哀號人事成本飆漲的同時,卻不曾反映砍去7天假為資方節省了多少成本。

當行政院二修一例一休,聲稱是讓勞工有加班賺錢的權利,讓勞基法有適用於各行業的彈性時,新聞媒體作為政府的監督者,應該設法檢驗政府說辭的正確性──以數據證明期望加班賺錢的勞工佔有多少比重?加班後能確實拿到相應福利的勞工又有多少?另一方面,原有的「彈性工時」又為何無助業者的彈性化經營?新聞媒體不但未據上述指標加以檢驗與討論,取而代之的反是強力播送各種形式的衝突畫面,消耗大眾檢視與參與議題的耐心。

勞基法「修惡」的衝突有如一面照妖鏡,照見媒體失責:未能提供前瞻性政策分析與有力的監督措施,甚至以粗糙、簡化的邏輯胡亂掛勾一例一休與社會現象的因果關係,誤導民眾。也照見政府的失信:勞資協商是政府所謂的把關機制,等同於無視勞資關係間權力嚴重不對等的現況(國內30人以上的企業中,僅有7%組成工會,個別勞工則不具與雇主協商的能力)。修法後的四大彈性,說穿了就是替資方維持剝削勞工的剩餘價值。若政府堅持一意孤行、新聞媒體不提升內容品質,勞工的抗爭將不僅止於一場運動,而化約為普遍民意對政府、媒體的長期反撲。

瀏覽次數:615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