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叉貓劉宇。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近來網路名人四叉貓因「潛入」反同志活動,多次執行「反串」任務,令她聲名大噪。一張於反同群眾當中開心揮舞雙臂的畫面,攻佔各大媒體版面,更成為同志運動的精神象徵,甚至有不少同運人士視她作「英雄」,但對於這個稱呼,四叉貓顯得頗不以為然。

「我心目中的天菜對我說:『我更尊敬你了!』我跟他說:『我才不要你的尊敬,我要你的肉體!』」本名劉宇的四叉貓邊笑邊說。

對於「英雄」兩字,四叉貓不願接受,強調她只是恰巧出現在新聞熱頭上被捧作媒體寵兒。「有一些人把我想得好像很無私,給我英雄似的歌頌,我其實很不好意思。」她說。四叉貓認為她僅是剛好被看見,不見得她有多偉大,而真正的英雄常常是看不見的。如果在同志運動裡有一位貨真價實的英雄,她首推同運先鋒祁家威。

「(他)瘦瘦小小的,揮著一個比他還高的彩虹旗,就奮力在那邊揮舞,也不講話;人家問他說:『你為什麼要來?』他講說:『我不得不來啊!』」四叉貓如此記憶祁家威在反同現場的身影。「那時候,我覺得他才是真正偉大的人,」她說。「可是沒什麼媒體會注意到他。媒體就喜歡報我這種愛搞怪,有趣的。他們要是認識我本人,就會知道我只是一個有公主病的肥宅而已。」

然而,無論四叉貓如何不居功,都不能否認「反串行動」所喚起的共鳴和迴響。一名同性戀不但自願出席反同聚會,甚至徹底融入其中,成為活動的一份子,其內含的衝突帶有難以言喻的反抗意識,像極一場精心策畫的「行為藝術」,不過四叉貓直言,上述一切全是誤打誤撞,她的初衷純粹是要揭開反同團體的神秘面紗。

2012年7月,「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簡稱:伴侶盟)推出《多元家庭民法修正草案》,立案送入立法院後,引發正反雙方的激烈辯論。歷經一年多的交鋒後,反同團體於11月30日在凱道集結,號稱有30萬人走上街頭反對多元成家。當時,四叉貓舉著「我是同性戀 我想要結婚」的標語在外圍抗議,差點與反同人士發生衝突。

就近觀察,她發現反同團體其實相當封閉,論述多在內部流傳,少有言論能見得了光(或者見不得光),她認為對抗反同運動最有力的方辦法就是在網路上全程直播他們的活動。「我想讓大家知道裡面到底在講什麼。我不(會)評論他們,讓大家來評論。我相信只要是完整的傳出來,就可以知道他們的言論是多麼反智。」

眼看多元成家議題今年再度成為新聞焦點,反同團體捲土重來,四叉貓迅速執行她的計畫,開始出沒在大大小小的反同活動當中,也為此接收不少荒唐言論。她甚至聽過有牧師在台上作見證,自曝原來也是一名同性戀,但在服侍過重病母親後,見到母親裸體,忽然就被上帝「治癒」,重新對女性充滿興趣。

「就荒謬到一種可笑。」四叉貓說,「正常人聽到這個會不會覺得很搞笑?我整天(活動)好幾個小時都在聽類似的言論。」她因此堅信只要揭露反同團體的真面目,社會自有公評。不過網路直播尚未見效,四叉貓的「特殊存在」反倒形成另類的同志抗爭。

在外在,四叉貓的反串貌似一種自虐──一名同志現身反同現場,直搗反同核心,被迫忍受赤裸的爭鋒相對,卻不能公然反抗,甚至得與他們打成一片,有種「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悲壯。也難怪常有人說四叉貓反串的時候,雖然嘴巴上笑得開心,內心鐵定是非常痛苦的。

然而外顯的自虐,內在實是一股勁的反骨。「你們越討厭我,我越要在這邊!我又不搗亂,還舉你們的旗子,呼你們的口號,唱你們的聖歌,我還唱得比你們都大聲!」

四叉貓坦言,儘管台上台下不斷複述基督愛你,她還是在現場感受到無形的敵意。面對這份針對,四叉貓有自己的堅持。「不管你喜歡我、討厭我,我都是一個活生生的存在。」她說,「我要讓他們知道我在他們旁邊坐了一整個下午、一整天,我就是一個平凡人,不是什麼撒旦的化身。」

此時,參與本身即抗爭──「我沒有舉其他的標語,身上沒有彩虹的標誌,也沒有彩虹小物,因為我就是彩虹。」而四叉貓心底也萌生一個小小的心願:「我就是待在那邊,讓他們覺得說,問我什麼問題都可以,甚至可以跟我聊天,什麼都可以。」

反骨的背後是對和解的期盼。四叉貓回想初次反串,大家還不認識她,態度都相當和善,會加她LINE好友,會邀請她吃供餐,會對她說耶穌愛你,可是一旦身分被揭穿,他們的態度也隨之變質。她不明白何以中間會有如此大的反差。

有時,四叉貓亦感到害怕、無力。「已經21世紀了,台灣竟然還有十幾萬人走上街頭,反對我的存在。」也正因為經驗過這份無力,四叉貓對同婚法案的進度不敢樂觀。「可能當GAY當久了,覺得每次好像都更前進一步,可是快到的時候就又熄滅了。」她說,「這十幾年來,從(世界)第一個同婚法案,到第一個同婚國家,同志們失望了多少次?」

但悲觀未必代表就甘願妥協。「我當然想結婚,當然想發喜帖海削你們一筆啊!」她說,「可是如果(同婚)專法規定的東西跟民法一模一樣,那為什麼要專法?那就是歧視。」四叉貓諷刺的說,「如果政府說將來專法很棒,保證同志搭車半價,看電影半價,作人工生育還有減免優惠,甚至結婚一次補助20萬之類的,那OK啊!來啊,來啊,專法我願意!」

同志們的確夢想結婚,但不想跟別人有所不同。

如今同婚法案仍卡在立法院承受來自各方的角力,不過社會愈來愈開明,雖有萬人上街反對,也有萬人上街力挺,讓四叉貓既感動,又忍不住有所期待。「好像差那麼一步,就要達陣了!」她說。但要是又失敗了,怎麼辦?四叉貓毫不遲疑的回答:「下次會更前進,下次的力量會更大,同志就是這樣。」

談到是不是真的很想結婚,四叉貓先是俏皮的說,「我當然很想當第一對(合法同志夫妻),我等一下問一下(張)孝全。」但玩笑過後,她才口吐真言,「結婚這種東西也不是說結就結,也要我愛他、他愛我。我爸媽都過世了,現在只剩我一個人,結婚的意義就是擁有一個屬於我的家,我覺得這個很重要。」

不知道為什麼,婚姻價值在她嘴上聽起來比任何人都還要沉得多。

(作者為台大新聞所碩士,現為記者。)

瀏覽次數:11817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