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我們尊敬的夏鑄九老師,退休之前,因為公共工程政府方「不玩了」,欠了台大兩百萬。最後還是靠著一些朋友,把錢湊齊了還給台大,這才「贖」得夏老師自由身。

不久前的有一天晚上,我夢見我提了一桶汽油,到公共工程委員會的中油大樓,把大樓燒了……

我自己很不解,像我這般知書達禮溫文儒雅的人,為什麼年過半百,脾氣竟越來越大。

「夢」醒後冷靜想了想,這夢究竟為何?

我很快明白,這夢,除了是那個讓人痛心的「公共工程」長年累月的老梗外,那天下午到工程會參與的「調解會」,是關鍵!

我們尊敬的夏鑄九老師,為了馬祖聚落保存,接下了聚落保存統包案的監造工作。為忠實還原閩北建築風貌,夏老師一方面投入大量人力研究工法、制定規範,準備作為監造標準,一方面依約派駐監造人力。而監造服務費用的給付條件是按照工程完成比例;意思就是說工程如沒實際進度,前面的這些研究作業花再多人力也領不到錢。偏偏,這個案子因甲方因素,還沒開工就終止,按照給付條款台大當然拿不到錢,但夏老師的城鄉基金會已投入兩百多萬作業費。薪水已發出,服務費卻拿不回來,這下夏老師等於虧空了台大兩百多萬!台大說夏老師要退休就要他先把兩百萬還回來。

我陪夏老師到台北市信義區中油大樓的公共工程委員會出席調解會,向馬管處的官員和為我們負責「主持正義」的工程會的調解委員力陳:終止合約非乙方所願,甲方如片面要求終止即應本基本公平合理精神「依實作」協議結算。但彼方「馬」「工」連線,死守按合約條款給付的底線,「工程沒進度就不給錢」!完全不理會台大依合約派人的實際支付。彼此雞同鴨講、終至破局解散。

我個人進出工程會申訴調解會多次,很了解那種場合的氛圍與委員大人的「風範」;但可憐夏老師,一個熱臉貼到冷屁股的文人教授,卻是初次體驗。他雖然越聽越氣,但為了求全,我看他在會場上並未多言;緊閉雙唇,我相信他是擔心他經常掛在嘴邊的「二字經」、「三字經」會不經意的飆出來吧。

調解破局,走出會場,我們研擬下一步訴諸司法裁判的漫漫長路。

臨別,夏老師向我揮手致意;我不難想像他頭上兩百萬台幣的石頭會有多大、多重。對曾影響我深遠的夏老師,我無以回報,我決心陪夏老師走完這一段路,以十餘年公共工程令人胃痛的經驗,做為回報。

晚上我就作了放火燒工程會的夢。

.............................................

重提舊事,實乃因為巨蛋的爭議,頗多相「似」之處。都出在合約問題。兩相對照,讓人頗多感慨。

兩案不同的是:前者是馬祖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死守」合約文字,不顧實情,讓乙方吃到苦頭;後者則是台北市政府肆意解釋合約條文,也要讓乙方吃到苦頭。

但兩案相同的是:合約文字,甲方說了算!

中華民國號稱法治國家,但類似的履約爭議,幾乎每天都在台灣各地上演。不只在工程界,任何因採購法而產生的公私部門甲乙方關係,包括學術研究案也都一樣出問題。

遠雄說他不再幹公共工程了。

但大家可知道,有多少才能之士,早已不幹公共工程了!

公共工程品質之低劣,實有以也!

死守合約固然不對,任意解釋合約更不該。「甲方說了算」的作風,則充分反映了政府這個公部門不尊重專業、唯我獨尊的霸權心態;這在「民主」價值喊得漫天嘎響的這個年代,是何等諷刺!

有人會說,投標前為什麼不先看清楚合約?這問對了。但實情是,即使在幾十頁的合約文件中發現的問題,採購公告一經上網,絕不可能因為對乙方有利而變更公告。要就來投,不要拉倒!

只有像BOT這種案子,因甲方沒錢,才會「委屈求全」。

公部門屢以「公共利益」為藉口,遂行己意。而「公共利益」的定義,也是公部門說了算。本來可以做為護身符的「合約」反成了最危險的不定時炸彈;而「政府」,則成了投標者的最大風險,遠超過了財務與技術的風險。

想想,本來向政府依法承攬工作是依法納稅人的權利,到頭來卻要遭受拿我們的稅金辦事的政府這般「霸凌」,這事還真「玄」!

註:為免夏鑄九老師「裸退」,一些朋友後來湊錢幫他把欠台大的債還了!

(作者為建築改革社社長)

瀏覽次數:1188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