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府針對東南亞等21個特定國家,實施「境外結婚面談制度」(註一)。若欲與該國人民結婚,必須先在當地通過外交部面談,獲得「婚姻真實」的肯定後,配偶才能申請簽證來台。

對於境外面談的必要性,外交部一向以避免人口販運、保護國人免受欺騙等考量為由。然而,南洋台灣姊妹會等數個民間團體,在對婚姻移民的長期協助中發現,面談制度由於缺乏裁量標準,僅依面試官員主觀判斷,導致許多家庭因莫須有的質疑而團聚夢碎。不少個案被迫回答幾近羞辱的私密問題,也有個案只因在「婚宴吃了什麼」、「聘禮多少」一類瑣碎問題上陳述不一而被駁回,甚至不少夫婦明明已育有子女,在兩國間來回奔波多年,仍未能通過面談。

另外,對在台灣擔任過外籍勞工的配偶,外交部曾口頭承認審查標準特別嚴格。不少在台工作認識另一半,對台灣有情感的移民姊妹,就只因移工身分,而被貼上「假結婚」標籤,無法進入婚姻大門。一位先生在越南外館求情,得到的答案竟是:「不要和越南人結婚不就沒事了。」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的蕭小翠理事沉痛地說:「任何婚姻都應該要被祝福。怎麼會一開始就假定我們是『假』的,要求我們通過這些曠日廢時、令人心力交瘁的『試煉』來證明?」

真實究竟要怎麼證明?又有多少真實因為這樣的試煉而幻滅?

南洋台灣姊妹會早在101年11月30日,便與台灣人權促進會一同舉辦「移民結婚面談是黑箱,監督機制待建立,《個資法》淪為行政機關搪塞工具」記者會。同年12月19日又辦了相關政策論壇。然而政府迄今不與理會。因此,我們於103年11月5日,再次與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一同辦理「跨國婚姻境外面談與家庭團聚權」政策論壇,以訴求政府正視此一「立意良善」制度導致了多少家庭破碎。

外交部代表當天特別提出越南河內外館的數據,指出去年該地申請面談的配偶中,50%是在台打工遭到管制入境的遣返外勞;且這些遭遣返外勞中,有80%是在返回越南後才與越籍元配離婚,再重新申請和台灣人結婚,有透過結婚解除境管的嫌疑(註二)。數據之高,不得不嚴格以對。

令人困惑的是,根據蕭美琴立委辦公室後來向外交部調到的資料,河內申請面談的配偶僅32%是遭到管制入境的遣返外勞,而其中返越後才與元配離婚再申請結婚的比率更只有34%。(圖一)此數據和外交部會議上提供的顯然相去甚遠。我們致電當天的外交部代表,周折許久後得到的答案只有:「好吧,你們拿到的那份是正確的。」完全沒有其他解釋。令人不能不質疑政府又一次利用不對等的資訊,以恐懼之名,行歧視之實。

▲越南河內代表處依親面談統計表

事實上,我們從不反對外交部為國家把關。我們一再強調的是:打擊人口販運和改善真實婚姻的家庭團聚權不應衝突。

首先,依《入出國及移民法》第23條,一旦外交部在簽證上註記,移民署便不得頒發居留證。然而,外交部的面試非專員負責,駐外人員僅於就職前受訓三天。再加上外館人力有限,從申請到真正面談,等待半年、一年者大有人在。另一方面,2007年成立的移民署,為我國負責管理出入國及移民的最高主管機關,不論人力、資源還是作業辦法,都更為專業完備。因此,外交部的註記固然有重要參考價值,但應將最終裁決權交還移民署。

其次,監察院在2009年對外交部的糾正案中已指出,外籍配偶和一般外國人不同。對後者簽證的核發與否自然是我國自由,但對前者實已牽涉我國公民的家庭團聚權。如果外交部要行使跟移民署一樣的權力,各種法規程序的嚴謹程度也應比照移民署。如果不能,就應該採謙抑原則,而非在驗證能力不足的情況下補風捉影,吹毛求疵。

最後,對於未能通過面談的申請者,應在通知書上詳細說明救濟管道。更不應妄以「面談錄影涉及面試官隱私」為由,拒絕當事人調閱,阻斷進一步的權利救濟。

我們真心希望外交部了解,那些強橫傲慢的面試官,荒誕可笑的問題與否定,並不只是「個案」。只要規定依然允許懷有歧視的個人全憑主觀判斷,主事者依然僅將這些人視為報表上的數據,法令依然根本地暗含歧視──這樣的問題就永遠不會解決。

【備註】

註一:一般歐美、日本等國的配偶,只要申請母國的單身證明,經外館驗證就能來台辦理結婚。但外交部為了「維護國境安全、防制人口販運、防範外國人假借依親名義來台從事與原申請簽證目的不符之活動」,對21個國家特別設了「境外面談」的關卡。名單如下:

蒙古、哈薩克、白俄羅斯、烏克蘭、烏茲別克、巴基斯坦、尼泊爾、不丹、印度、孟加拉、緬甸、塞內加爾、迦納、奈及利亞、喀麥隆、越南、菲律賓、泰國、斯里蘭卡、印尼、柬埔寨

註二:內政部《禁止外國人入國作業規定》(103年8月)第8條:「外國人因逾期停留、居留,且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得不予禁止入國。」其中第4、第5款分別是:「與居住臺灣地區設有戶籍國民(以下簡稱有戶籍國民)結婚滿三年,並在臺灣地區辦妥結婚登記(以下簡稱辦妥結婚登記)。」「與有戶籍國民結婚並辦妥結婚登記,且育有與配偶所生之親生子女。」

因此會有遭境管的移工借結婚解除境管。但這個狀況只有在北越(即外交部代表提出的河內站負責區域)較明顯,不應一概而論。更別提外交部提供數據前後不一的問題。

(作者為南洋台灣姊妹會志工)

photo credit:Giuseppe Milo (CC BY 2.0)

瀏覽次數:10954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