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閣揆賴清德在2017年終記者會上宣示,要將移民政策與入出境管理政策切開,擬定新的、前瞻性的移民法規。而在婚姻、工作、求學、經商、觀光等眾多種類的移民中,由國民黨立委林麗蟬領銜提案、重點放在婚姻移民的《新住民基本法》,也在2017年底進入立法程序。

新的移民政策或法規,與蔡英文政府2016年上路以來所推動的「新南向政策」息息相關。一年多來,新南向雖然顛簸,但比起其他重大政策,起碼較無爭議。朝野各界不論是認同南向、或者認同南向的經費,紛紛各顯神通,讓「新南向」紅得不要不要的。

在可預見的未來,南向浪潮不會衰退,新的移民政策也勢必推出。我將關於新南向與新移民的建議,整理出五個「不要」,簡稱「新新五不」,供諸君參考。

第一個「不要」:不要以錢為本,要以人為本

關於這點,我已經寫過一篇〈拒絕「以錢為本」的南向政策〉,登在2016年小英總統就職當天的獨立評論@天下。可惜在之後陸陸續續登上新聞版面的南向消息裡,「經濟」、「經貿」這些字眼還是主旋律,害我一直被打臉。

也罷,或許「以錢為本」終究才是全台灣的最大共識。不過我還是認為,以「人文」為根本、以「人權」為骨幹、以「人才」為枝葉的「以人為本」,才是可長可久之道。當台灣真正「以人為本」地認識了東南亞的文化宗教政經歷史之後,自然能看到更多賺錢的機會。

既然「以人為本」,最重要的當然就是認識人。除了台灣自己風塵僕僕搭機南向之外,其實已經有數十萬因為不同原因來自東南亞的人長住台灣。何必捨近求遠呢?不如先好好認識他們!這也就是接下來的第二個「不要」要說的事。

第二個「不要」:不要漠視移工

不論是進行中的《新住民基本法》,或者已經三讀通過的《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都非常蕭規曹隨地遵守近30年前所增修的《就業服務法》第46條(原本是第43條),將其中第一項第8款到第10款的移工(也就是俗稱的藍領外勞)排除在外。

雖然我不贊成以低薪大量引進移工,認為這是一個飲鴆止渴的政策,但是對於已經在台灣生活、工作的70萬東南亞移工,則應該正視他們的存在。移工們也許學歷不高、在家鄉沒有富爸爸,但是他們年輕力壯、吃苦耐勞,又擁有跨海打拚的勇氣,難道不應該爭取他們認同台灣、成為台灣的一份子嗎?就算他們最終沒有留在台灣發展,讓他們帶著「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的好印象回去,不也是破解台灣外交困境的一著棋?

就算退一萬步,以最現實市儈的「以錢為本」來說吧!台灣各地商家正苦於陸客大量減少,何不將目光轉向這已經在台灣的70萬移工呢?

現在來台灣的東南亞移工,已經和過去大不相同。部分年輕的東南亞移工,就如同去紐澳歐美打工度假的台灣年輕人,賺錢其次,更想出國長見識。台灣與其編列大把預算跑去海外招攬觀光客,不如把同樣的經費投注在增加東南亞語文的交通指示、景點導覽,讓已經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更便利地旅遊觀光,等於幫忙踩線,建立口碑行銷。同時,也讓台灣本地商家預先練習,準備迎接經濟起飛、極可能大量來台的東南亞旅客。

不論是基於理念還是基於商機,希望行政院長賴清德心目中的「新的移民政策」,有這些移工的位置。

第三個「不要」:不要通緝新二代

相較於對移工的視而不見,所謂的「新二代」,則受到了過份的關注。政府與民間各式各樣的補助、獎勵、活動方案,矛頭全都對準新二代。

新二代身懷雙重血緣、腳跨雙重文化,在台灣面臨對岸打壓、經濟持續低迷的此時此刻,的確是台灣再出發的重要動力。然而,父母皆為台灣人的「土二代」,不也是未來的主人翁嗎?

我的老師、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系教授李美賢提及各界「肯定或激勵或提拔新住民第二代」的「善意」時,特別提醒:「……然而必須萬般小心的是,善意地『指定族群』或『延攬特定族群』往往也進行了『族群劃界』,滋養了族群對立的意識。

所以在做法上,尤其是使用公部門資源時,建議盡量避免以「血緣」作為分配資源的標準。畢竟家境不錯的新二代很多,吃土過日的土二代也不少。不論新二代還是土二代,他們的發展與血緣沒啥關係,真正有關係的,是家庭的社經地位與階級。

一個理性的社會,應該避免以一個人的「先天」性質作為分類標準。就像高個子不一定喜歡打籃球,華人並非各個都是李小龍,母親來自越南你未必要愛越南,爸媽都是台灣人的土二代也可能在東南亞大展宏圖。知道自己的所來之處很重要,那是安身立命的基礎,但是,所來之處並不能限制我們去往何處。(我可以抄我自己寫的文章嗎?)

第四個「不要」:不要本位主義

這裡很適用小英總統的名句:謙卑、謙卑、再謙卑。

過去針對婚姻移民,台灣總是很「善意」地要她們融入、要幫助她們「識字」。雖然南洋姊妹會等移民團體一再提醒,婚姻移民不是不識字,只是不識中文字,台灣人不也不認識越南字、印尼字、泰國字嗎?不過以「識字班」作為關鍵字到google查詢,直到現在,到處還是很多好心開設的「識字班」。

至於要婚姻移民「融入」台灣的論調,也同樣歷久不衰。這可能是漢人的習慣,總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即便被其他民族統治,也要在口頭上佔點便宜,說把別人「漢化」了。可是呀,被滿族統治的漢人,明明大家都剃髮留辮,為什麼不說自己被「滿化」呢?

要婚姻移民「融入」,也與早年美國的「大熔爐」(melting pot)說法類似。但是,想像中的「大熔爐」早就被「沙拉碗」(salad bowl)的比喻取代,畢竟各色人等雖然同在一地,但仍保有各自的特色。而比「沙拉碗」更進一步的,則是「織錦」(tapestry)的期盼,期盼各個種族保有特色,但是能交織成一個整體。

回到台灣,婚姻移民已經將一生託付給台灣,自己難道不知道要融入、要學中文學台語嗎?這實在不需要再多花力氣說嘴。台灣該花力氣的地方,反倒是放下自己的本位主義,在新移民努力融入台灣的同時,更看重、借重他們從世界各地帶來的文化、語言、人脈,為向來是移民社會的台灣,增添新的力量。

第五個「不要」:不要二二六六

這第五個不要,原本是希望政府的新南向與新移民政策不要多頭馬車、零零落落。但是想想,我有點心虛。小到一個家庭,大至一間企業,都很難上下一心、同步同調了,更何況是這麼龐大的一個政府。(除非要讓台灣回到強人獨裁的年代?)

這些年,國、民兩黨其實做了不少與新移民相關的事,而包括蔡英文在內的歷任執政者,也對台灣的近鄰東南亞多了一些關注,雖然不盡人意,但都在持續進步。先前的總統府南向辦公室已經解編,期待現在的行政院新南向政策推動專案小組、行政院新住民事務協調會報、以及可能出現的具有前瞻性的移民政策,能把台灣帶往更好的方向。

我在2014年的地方政府選舉之前,曾寫了一篇〈2014大選移民政策芻議〉,給了一點建議。除了當時建議的「充實移民據點:在既有及新設的移民會館內,提供東南亞圖書租借,亦提供移民聚會場所」,因為等不及,所以我們自己開了「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之外,其餘大同小異。

就再重申一次這篇文章的兩點概念,作為結尾:

1.確認移民精神:

台灣就是移民社會。過去有唐山過台灣、國民政府來台,今天有城鄉之間、東南西北的遷徙流動。而20多年來東南亞移民移工飄洋過海來台灣,也是循著同樣的歷史軌跡。不斷吸納新的元素,變成「我們」的,就是台灣精神。

2.重視移民價值:

移民所帶來的語言、文化、宗教、價值觀,以及他們的母國關係、移動經驗、政治參與,都是值得原居民學習與參考的對象,也是台灣邁向國際化的重要元素。移民替台灣注入活力,是台灣持續向前行的動力。

瀏覽次數:2472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