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18年11月底,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公布去年全美死亡統計報告。很遺憾地,自2014年締造78.9歲的紀錄後,美國人的平均壽命連跌3年,降到2017年的78.6歲。相當於4年之間,美國人平均減壽了約109天。

上一次美國預期壽命出現這種跌勢,要追溯到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和第一次世界大戰。就算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歐洲與亞洲大陸烽火漫天,但得天獨厚的美國得以倖免。即使美國在二戰後期參戰,全美平均壽命也不曾連4年未見增長。

在經濟成長及醫療進步的非戰爭時期,第一經濟大國國民的平均壽命連年短少,的確是不尋常的現象。也不過就在幾年前,北美精算學會還不斷探討「Life Beyond 100」,科學家關注生物科技是否將協助人類壽命突破「自然極限」,經濟學者憂慮大量增加的退休人口將令美國退休金制度破產。但突然間,美國人口統計的真實數字卻敲響了另一種警鐘。

濫用藥物,成為美國的國安危機

美國2017年死亡人數達到281萬人,雖是歷年最高,但相對於3.3億的總人口而言,並非特別驚聳可怕的數字。然而,死亡統計中因毒品或濫藥致死的超過7萬人,自殺身亡的也有4.7萬人,較1999年高出數倍。

自1999年迄今的20年來,美國走過科網股泡沫破裂、911恐怖襲擊、2008年次貸風暴的衝擊,股市連年屢屢創出歷史紀錄。可以說,20年來經濟最好的時刻就在當下。然而經濟發展的果實是否雨露均霑?否則,怎麼有創下紀錄的人因濫藥和自殺而死?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公共衛生學院的William Dietz教授認為,「死亡率增高與絕望的生命有關。經濟復甦並未惠及所有人,貧富懸殊更嚴重,財政困難使一些人走上濫藥及自殺的絕路。」在CDC的濫藥死亡數字中,除了部分是因海洛英等傳統毒品致死外,高達4.8萬宗死亡人數是因芬太尼(Fentanyl)等類鴉片止痛劑的藥物,其中25~54歲人口及俄亥俄東岸州份的死亡率尤其高。美國CDC主任Robert Redfield也在聲明中說:「這些發人深省的數據猶如一記警鐘,提醒我們有太多美國人、過於年輕且過於頻繁地死於可預防的情況。」

2017年10月,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曾宣告濫用藥物是美國的國安危機,因為每天有上百美國人因此而死。2018年11月,美國國會的一份報告「Fentanyl Flows from China: An Update since 2017」也指出,中國大陸仍然是芬太尼非法供應的主要來源,過去一年中沒有明顯措施控制芬太尼的流入,並歸咎中國對化學及藥品業的管制寬鬆。即使政府有動作,也被藥商利用開發芬太尼的衍生品種而輕易繞過管制。甚至有媒體披露,美國貿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曾在白宮會議中提到,中國將類鴉片的芬太尼大量出口美國,近似英國過去向中國輸出鴉片。

也難怪在上月20國高峰會議時,中美兩國元首會面磋商貿易戰休兵時,除了多項協議外,類鴉片芬太尼也被提上了談判桌。中國同意將出口美國、造成濫用成癮問題的芬太尼,納入更嚴格的管制範圍。

翻轉政黨容易,翻轉弱勢卻難

美國濫藥問題並非今日才有,不過川普上任的第一年,濫藥致死人數從2016年的63,632增加到2017年的70,237人,一年間增幅超過一成,確實是不容忽視的警訊。

其實,川普上任之前,201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以研究貧窮、所得分配與死亡率不均問題而著名的迪頓(Angus Deaton),就曾和妻子凱絲(Anne Case)發表論文,發現從1999年至2013年間,45至54歲美國非西語裔白人死亡率呈現與其他富裕國家相反的上升曲線。而且,其死亡原因還主要是自殺、濫藥和酗酒導致肝硬化和肝病的增加。另一篇《華盛頓郵報》的文章則發現,中年非西語裔白人死亡率愈高的州郡,川普的得票率也愈高,而且主要集中在未受過大學教育的群體。

美國低學歷、非西語裔、中年白人受自動化與全球化的經濟衝擊最大,他們的經濟困境使得自殺、濫藥和酗酒的比率提高,從而提升了該群體的死亡率。而這種種心理與財務的挫折,促使他們選擇了一個不同與以往政治人物的川普,為他們代言。 (相關討論請見〈美國中年白人怎麼了?〉)

然而,轉眼兩年有餘,川普讓美國經濟好轉了嗎?在中美貿易戰、升息、國債殖利率創新高等種種陰影下,美國股市在2018年12月進入技術上的空頭。如此一來,企業投資擴張必定更加謹慎,美國鏽帶區失落一代的處境改善,恐怕更加無望。也因此,濫藥與自殺、美國醫療體系壓力比起往年更是只增不減。對川普想要實踐「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競選口號,難度更是雪上加霜。

《論語》中孔子有一段名言:「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當今世界經濟第一大國的減壽悲歌,無疑是個分配不均的寫照。翻轉政黨容易,翻轉弱勢人生的生命處境卻無比艱難。如果連「非典型」的總統都無法帶來人口統計的改善,令人憂心的鏽帶處境何時可以翻轉?

【深度觀點不漏接!點我訂閱獨立評論每週精選電子報】

瀏覽次數:481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