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Emptiless Ever@flickr, CC BY-NC 2.0

作家一青妙在今年夏天出版了一本中文新書《什麼時候去台南?》,這是她在2016由日本新潮社出版的《台南: 「日本」に出会える街》的中譯本,也是關於台南的第二本著作。2014年她跟台南初次邂逅所寫下第一本關於台南的書《わたしの台南: 「ほんとうの台湾」に出会う旅》,也在隔年出版了中譯本《我的台南》。

之所以提到一青妙關於台南的書寫,是因為我遇到的那些到台南旅行的日本朋友們,幾乎手上都有一青妙的書,而且貼滿各種顏色的便利貼。當他們在街頭翻出書的內頁問路時,都可以看到旅人做筆記的痕跡。

一青妙的台南書寫,廣泛影響了日本人到台南旅行的興趣和路線與視角。包括許多自由行的日本人會去找書中介紹的檳榔攤老闆「馬路楊」報到,馬路楊也盡責地成為在地小旅行的重要窗口,這跟傳統的旅行團操作非常不同。但我也看過來自日本的旅行團,大約十幾人的小團,搭乘他們口中的「台灣新幹線」抵達台南高鐵車站,跟隨導遊的小旗子,他們會去烏山頭憑弔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會去昭和天皇曾經留宿的知事官邸,會專注聽著台灣文學館(舊台南州廳)的建築導覽,會去修復之後的鶯料理與林百貨。而獨自一人或兩人結伴或三五好友的自由行,則更容易走入台南小巷弄,一次不夠,兩次、三次,有放假就來,甚至有不少人因此定居下來,成為台南住民。

找出台南在日本人眼中的趣味

根據我平常在台南城內遊走的觀察,日本人來到台南旅行的年齡層相當廣,可能是地理位置和歷史關係上的親近,其中也有不少熟齡長輩的童年是在台南度過。他們在台南出生,在台南受教育,他們的父母可能是警察、公務員、老師,或在城內做生意,在林百貨當過店員,或者就像八田與一那樣的技術人員。譬如是枝裕和導演的父親,就曾經在台南二中就讀,他形容兒時經常聽父親說,台灣的水果如何香甜好吃。

台南城內大概還保持著日本時代的街廓模樣,對於所謂的「灣生」來說,那是他們對台灣的鄉愁。而對年輕世代來說,台南到底有什麼魅力呢?我看過一個日本節目的專題報導,據說他們來到台南找尋的,是已經在日本逐漸消失不見的「昭和味」。關於這點,我也很好奇。

台南市政府從2015年開始,針對台南機場定期航線的大阪推出了「台南紅椅頭アンイータウ観光倶楽部」計畫。我曾經採訪過負責協助這個計畫的「蚯蚓文化」總經理游智維,他提到:美國有個「垮世代」的說法,而他認為台灣這個世代應該要當「翻世代」。「不要再想平白無故會賺到錢這件事情,那個不踏實,台灣有很多好的東西,大家應該要當翻世代的人,去翻出台灣土地裡面原本就有的價值。」

為什麼把公司取名為「蚯蚓」?他說,「蚯蚓就是要翻泥土啊。蚯蚓很像台灣人,蚯蚓其實靠很少資源就可以活下來,蚯蚓就算遇到困境,被斬成兩段或三段,還是可以活下來。蚯蚓是很努力的,台灣人其實個性上是很努力地在翻土,可是台灣有很長一段時間,大概在民國60年經濟起飛之後,大家在意的不是耕耘,在意的是交易。所以一塊土地,不是認真去種植什麼東西,而是把這塊土地變成市值,在上面蓋夜市也好,或蓋商場賣東西,或蓋成大樓買賣,然後等價錢上漲,大家都想要做帳面上的交易這件事情,沒有人在想到耕耘這件事情了。所以很多事情都是紙上富貴,大家談來談去,當這個優勢不再之後,台灣該怎麼辦?」

所以他們協助地方政府去做「紅椅頭計畫」,甚至有了後來台南、高雄、屏東、澎湖在東京神田萬世橋舉辦的「四縣市聯展」。游智維說:「我們協助政府從旅行者的角度去思考這件事情,如何做到更好。一開始跟台南觀光局長私下討論,以前那個找業者來開交流會的模式,或者在那個時代可以,但現在已經是自由行旅客越來越多的狀態,要如何吸引日本旅客捨棄北部、東部,而願意來到台南。我們思考到的問題是,想要吸引到不同的日本旅客來台南,你就必須給他們不一樣的東西,讓他們自己決定。」

「我不會說日文,也沒在日本居住過,我也不認為有誰真的完全理解日本人。現在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所以我們自己有時候會『框』日本人怎麼樣,但是關西人跟關東人不一樣,大阪人跟京都人不一樣,20歲的京都人跟50歲的京都人不一樣,就算同樣50歲,也有人離婚了,也有人愛情美滿,你怎麼可能設定。所以我覺得,把一個地方所有的東西都丟出來,讓他們知道。所以我們做「紅椅頭」展,有人愛吃的,看到台南碗粿就很有興趣。做生意的人,告訴他們去武廟拜拜,求姻緣的,要去月下老人拜拜,想要有小孩的,要去註生娘娘拜拜。有年輕的文創者,有老屋的,各種不同的樣貌,讓日本人自己去挑選,日本人會自己找到他們想要的東西。」

一開始只是考慮到要在大阪當地租展架或桌子的成本很高,策展團隊就思考有沒有可能從台灣帶過去,但不要帶回來,於是他們就想到台灣辦活動時很常使用的紅色塑膠椅,他們覺得紅椅頭很像台灣人,不怕風吹日曬雨淋,活動結束之後,就讓來參加活動的日本人帶回家。原本日方的聯繫窗口有點擔心,畢竟要參加者拿著一張塑膠椅搭電車回家,好像會很害羞,沒想到第一年會場100張紅椅頭全部被與會的日本人搶光。

把草根KUSO的封面一起加進來玩

2016年2月,農曆年前的小年夜,台南發生大樓倒塌的嚴重地震,大範圍的停水重創了那年的春節觀光。而緊接著要在大阪舉辦的第二屆紅椅頭活動,也曾經猶豫到底要不要停辦,畢竟那樣的氛圍,好像不太適合去推廣台南觀光。不過後來在整個團隊的評估之下,他們還是決定出發去大阪。

游智維說,他自己的想法是:沒來過的遊客當然會恐懼所謂的「災區」,但如果是以一種「期待老朋友回來台南看看」的心情,那就應該讓日本人知道台南人很努力恢復日常。「如果是朋友,應該會更想要在這個時候回來台南,幫台南人加油,」因此團隊也就按照原計畫出發去大阪。而當時擔任台南親善大使的一青妙,確實也在地震發生後立刻來到台南,向日本傳遞台南一切如常的重要訊息。

2017年夏天,日本《BRUTUS》雜誌以台南國華街做為台灣特輯的封面,引發不少台灣讀者熱議,網路上面甚至出現所謂的封面自動產生器,由網友各自上傳足以代表台灣的風景圖片。因為該期雜誌太暢銷了,到了2018年3月,《BRUTUS》發行了國華街夜景為封面的增修版。

前朝日新聞記者野島剛先生,在Nippon.com專欄記錄了《BRUTUS》雜誌總編輯西田善太和一青妙的對談:「為何《BRUTUS》的台灣特輯大受歡迎?」對談之中,西田總編輯提到,《BRUTUS》是一本隔週發售的雙週刊,幾乎不會再刷。但是台灣特輯的銷售狀況超乎預期,8萬本全數銷售一空,立刻絕版。網路上的二手書一般定價約800日幣,台灣特輯則要價約1,300到1,500日幣。因此他們決定再刷做成增修版。

西田總編輯說,因為封面引起的騷動,一開始心情難免沉重,「對於雜誌而言,不太樂意見到自己的封面照片被指指點點,但台灣人卻能以幽默感回敬,大家一起開開心心地大玩封面設計,所以我們也想要做些回應。獲得了APP開發者的同意之後,我們在增修版的最後刊登了各式各樣的創意封面。一本雜誌能產生這麼多封面,在雜誌界裡可是前所未聞,讓人覺得非常痛快,因此也加上了「謝謝」的致意話語。 」

幾個月前,來自日本石川縣的觀光推廣團隊,也因為台灣開闢了小松機場定期航線,吸引不少台灣旅客前往金澤旅行,但相對地日本人來台觀光的人數讓負責該業務的公務員覺得「很不好意思」,因此他們選定跟金澤很有淵源的台南做為他們推廣的重點城市,畢竟八田與一跟設計林百貨的建築師「梅澤捨次郎」,都是出身於金澤所在的石川縣。

台南被如此喜愛著,一次又一次「回」到台南旅行,在這裡散步、拜拜、找尋童年與長輩生活過的痕跡,也有吃吃喝喝,住一晚或兩晚,甚至就留下來過生活。

什麼時候來台南呢?隨時都歡迎。

瀏覽次數:729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愛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寫小說是正職,寫雜文是嘮叨。最怕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是個早睡早起的「晨型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