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報載有位小四女生的母親,因女兒小二時曾被一位女同學當眾掌摑,內心留下陰影,為了討回公道,日前帶著女兒當著全班師生面,回摑當時的女同學一耳光。此種以暴還暴的處理方式,引起社會廣泛討論。

我去年也處理過我家女兒類似的問題,想分享一下自身經驗,並進一步探討現行教育體制及性平教育的一些問題。

我們經歷的事件有二起,都是發生在她五年級的時候。事件一是五上某日在上課途中,她被一位一起團練的四年級小男孩在廁所前告白(先在她面前表演劈腿,再對她說I LOVE YOU),小男孩告白後突然靠近她的耳朵吹氣,親她臉頰,當時她很害怕的逃離,並向導師告知有人「性騷擾」她,導師立即找來小男孩詢問原因。小男孩則說,因為覺得她笑得很可愛,所以有這些動作。導師當場教育小男孩不可以未經同意就親吻人家,請他道歉,並請求女兒原諒。女兒因為怕被老師退團,所以只好答應。

事件二是五下,班上有個男同學因為她外形較壯碩,會用「如花」和「母豬」笑她。當時我曾向導師反映,導師做了處理。但之後男同學還是會私下用「bitch」、「流感」、「病毒」罵她,她覺得非常受傷,屢次跟導師說,但導師只把男同學叫來告誡,未通知家長,並希望女兒繼續原諒他。女兒因為怕在班上被老師否定,只好接受老師的提議。

心甘情願的和解

這兩件事,我覺得都是小事,偶爾聽她抱怨時,我會勸她放下心結,不要計較。但去年有次她嚴肅的跟我抱怨,我發現她言談中對這兩位同學充滿怨恨,甚至詛咒對方,才驚覺事態嚴重,認真的問她想怎麼處理。她告訴我,她目前不想面對那個小四男生的傷害,但事件二的男同學,她願意跟他和解。

於是我們利用校慶時間,回去找老師,並提出約見男同學的請求。老師當時聽完她的描述,極為震驚,向她致歉,之後並代約了和男同學見面。見面的當天,她堅持自己一個人去和男同學、老師對談。約過了一個半小時,我去接她。

當天回來,看得出她開心許多。事後她告訴我,過了兩年,男同學其實已經忘記發生什麼事。當天老師先請她敘述事件經過,再詢問男同學「Bitch」的意思,男同學回說,他不是很知道這個詞的意思,只覺得可以傷人。接著老師問男孩為什麼一直要攻擊她?他回想了一陣才說,因為上課他講錯時,女兒總是會直接糾正他,他當時覺得很挫折又生氣,所以才會一直用言語攻擊她。

之後,男同學很真誠的向女兒道歉,並詢問如何消除憤恨。女兒要求「用力踢他一下」,男同學也答應了,最後還拿出一個小蛋糕送她(後來我打電話跟老師表達謝意,才發現其實是老師事先準備的),然後他們彼此擁抱和解。

為什麼他做錯了事,卻不用受到懲罰?

前兩天趁著網路上的「代女復仇」事件,我順道提起她被小四男生親吻的事,請已經國中二年級的她試著把事件發生過程、還有當時的感覺寫下來。之前她告訴我們的版本,只說了她很生氣,我們當時也一直勸誡她,小男生只是好玩和喜歡她,希望她原諒。但這次,她清楚的說出受傷感在哪裡:

因為我們平常練團時會一起開玩笑,我一直覺得他喜歡別人,從來沒想過他會對我做出這種事,我現在很害怕熟人會突然對我做出可怕的事。還有,你們都不知道我那時真的很害怕,我很怕被他拖進去廁所強暴然後懷孕,還好他沒有這麼做。但是你們只會說他是小孩子,要我原諒他。

她在說的那一刻,我突然發現自己犯了很大的錯誤。我先告訴她:「對不起,我們那時候沒有認真對待妳的感受。」然後跟她解釋,為什麼希望她原諒小男孩。並不是因為小男孩沒有錯,而是因為我們覺得他只是個小孩。對於我們來說,性騷擾通常是有「性意圖」的「大人」才會做的行為,這個小四的男生,應該沒有性意圖,也不會性侵妳。女兒說:

可是那時候我們班很多男生都會講一些色色的東西,他已經四年級了,說不定他也有看過A片,妳怎麼知道他沒有性意圖,不會性侵我?

我告訴她:「嗯,但是,一般來說男生要到青春期性器官才會長大,也才能進行性行為。我知道很多小五、小六的男生會對性好奇,他們可能看了一些色情訊息,為了顯示自己很厲害,就嘴炮說一些色色的話,但事實上還沒發育,也不太懂性行為如何進行。而且之前聽妳說他很矮小,應該還沒有發育,也沒有任何奇怪的行為,這是他第一次,我們才會認為他沒有性意圖。」

女兒又說:

可是我不知道這些事,課本又沒教,我以為男生生下來就會有性能力,就像女生不管多小都有被性侵的可能,有沒有月經,只是在於這個女生會不會懷孕的差別而已,不是嗎?新聞上不是都有很多小學生被拖進廁所強暴嗎?

我回應:「你說的是對的。對於妳來說,課本沒有告訴妳這些男性生理發展的性知識,課本教給妳的是,只要有人不經妳同意碰觸妳的身體,不管他的年紀和意圖,他就是性騷擾。所以依照課本的定義,這個小男生確實是性騷擾妳。」

女兒說:

對,所以我很憤怒,因為課本告訴我被性騷擾要告訴老師,要啟動性平機制,可是為什麼我照著課本這樣做,老師卻沒有照著課本說的方式處理,只是叫他跟我道歉,然後一直要我原諒那個小男生。我覺得這樣不公平,我受害,但是他還是快樂的。課本告訴我們,做錯事的人應該被懲罰,為什麼妳們不懲罰他?

我說,我們並不是覺得他是對的,我猜老師不啟動性平機制,可能是怕這個小男生會被很多人審問,同學也可能會幫他貼標籤,造成他一些傷害。因為我們覺得他只是想表達愛意,雖然方法錯了,但應該沒有想傷害妳的意圖,不需要這麼嚴厲的對待他。但是我們拿著大人眼睛看世界,覺得這是小朋友在玩遊戲,並沒有看到妳的恐懼和害怕,真是對不起。所以現在妳覺得該怎麼處理這件事?

女兒想了一想,告訴我:

雖然我現在知道他不會性侵我,只是想表達愛意,但我還是覺得應該把他送去性平會,讓他受到懲罰,這樣才可以消我的氣,而且以後才不會再害到其他小朋友。

我告訴她,這樣對他和別人確實有正面的意義。但是,妳覺得他偷親妳這件事,我們的學校教育是不是也要負一點責任?如果我們的性平課程先教這個小四男生怎麼表達對別人的喜歡,還有哪些和身體接觸的事不能做,那他是不是就比較不會做出這些行為,也不需要受到懲罰?而不是什麼都不教,在他犯錯之後,再把他送到性平會受審和教育。這樣對他,妳覺得公平嗎?

女兒也同意,這不是很公平。「那學校為什麼不早一點教我們這些東西,這樣我就不用受害,也不會擔心自己會被他性侵。」

這件事其實還沒有完結,女兒雖然知道他不是故意,但還是不願意原諒,因為她只要想起當時被吹氣和親臉的感覺,還是覺得很噁心。但我想透過我們之間的對話,進一步思考現行學校對學生間的爭執處理方式及省思性平教育的施行問題。

我的原諒,並不是真的原諒

我這個女兒和那位「虎媽」的小孩其實是一樣的,她們表面上答應老師原諒同學的行為,但實際上卻耿耿於懷。因為他們嘴巴吐出的原諒,並不是真的原諒。而是在老師要求下才說出來的。

我這麼說並不是在責怪老師,因為現行中小學導師的工作負擔已非常重,除了教學,還得利用空檔和下課時間改作業和考卷,甚至回家還要回應家長的大小疑問,再加上青少年在尋求同儕認同的過程中,很容易產生人際糾紛,老實說,即使領了一份導師費,但要求導師做出多完善的教室管理和學生的心理輔導,其實是天方夜譚。

而我也可以想像,有這麼多需處理的雜事和升學壓力,在學生發生糾紛時,老師慣常採用的就是「道歉-原諒」劇本。最期待的話語應該是受害的一方說,「好,我原諒你。」因為這表示事件圓滿解決,後續的糾紛就可以不必處理了!

但我要說的是,當老師要求受害的一方接受道歉時,也需認真思考及反省自己與學生的「權力」關係。因為很多時候,對於老師的要求,學生即使不願接受,但在相關的主客觀條件下,還是會說出原諒二字,只是這個原諒並不真心,心中的憤恨也未消弭。而這些未被消弭的憤恨,到最後很可能會造成更大的傷害。

原諒來自雙方的對話、理解、同理和反思

至於要怎麼做到原諒和消弭心中的憤恨,我想,除了要求公平正義的懲罰、賠償外,更重要的是雙方的對話、理解、同理和反思。以我家老二和男同學的事件為例,她的憤恨是因為不理解對方為什麼一直用可怕的話語攻擊她,導師又為什麼不願意通知對方家長,讓他得到懲罰。這兩年,她的疑問一直沒有解答,只能靠著自己的想像去醜化對方和導師,也使得心中的憤恨更深。

昨天臨睡前,我因為要寫這篇文章,又花了點時間詢問她的看法,她說她現在真的已經原諒那個男同學,因為知道對方為什麼攻擊她,就不會再亂想。她也「反思」:自己喜歡糾正人家也有錯,被辱罵不能只怪別人,所以後來她也傳了訊息跟對方道歉。至於對導師處理的不諒解,老師後來告訴她,因為男同學的家長習慣以暴力處理事情,她也因此釋懷,知道老師不是袒護男同學,而是怕反而讓他被父母打傷。我想,如果沒有這些對話和解釋,老二應該還是活在自己的憤恨世界中。

兒童性騷擾,有沒有更「去標籤化」的說法?

女兒對小四男孩的不原諒,對我來說是頗令人苦惱的。即便她也覺得學校沒教小男孩如何表達愛意這件事錯得更嚴重,但還是認為小男孩做錯事就該受到懲罰。那麼小男孩犯了什麼錯?是什麼樣的環境讓小男孩犯下這個錯?要如何讓事件不再發生?這些都是必須被討論的問題。

首先,我們應先了解的是,小男孩為什麼會採取這樣的示愛方式?我想從他戲劇化的表達方式來看,應是模仿媒體上的求愛橋段而來,是媒體環境提供他這些想法和工具。當然,除了媒體,我們大人也可能是促使他這麼做的原因之一。因為不少大人從小就習慣以性/別化眼睛看待孩子的互動,小孩因而也習慣用大人的眼光看待已被性別化的同學。所以台灣的小孩其實從很小就開始討論和傳述誰喜歡誰,誰又對誰表達了愛意。

但是大人和媒體給了小孩性/別化的眼光,卻又給得不乾不脆,大人世界的性祕密始終遮遮掩掩,再加上課本給的性/別工具和情感知識不是不夠清楚完整,就是給得太慢,反而造成很多錯誤的性別概念、情感表達,甚至是性犯罪恐懼想像的無限蔓延,致使小孩間的性/別糾紛不斷增加,尤其在中小學階段。

根據行政院性別平等會的統計,106年度的校園性騷擾事件共計有1,570件,其中5成5的案件是發生在國小和國中階段,有超過8成是學生對學生性騷擾。相較於只佔14%卻常被媒體渲染的師對生(狼師)性騷擾案,顯然比例非常高。我想,這麼多的「兒童或青少年」性騷擾案,除了少部份是小孩本身不受教外,更大的問題應該是出現在目前性平教材的編製與性平教育的推動進程,已無法跟上情色訊息充斥的媒體環境。而這部份問題如果一直不解決,只會使更多的兒童和青少年在無知覺狀況涉入性騷擾,留下不名譽的印記。

另外,如果性騷擾行為不只是小孩的不受教,更多是教育體制的問題,那麼可以提問的是,為什麼這些孩子要被貼上大人給予的性騷擾標籤?或者更清楚的說,兒童到底適不適合貼上性騷擾的標籤?有沒有更好的詞彙或標籤來說明兒童的性/別行為過失?

我之所以提出這個問題,是因為性騷擾這個詞彙,在台灣社會中有很強烈的道德意涵,甚至跟性侵犯有著強烈聯結,且經常與個人人格有關,通常只要犯了這個罪行,一定招來公眾的憤恨和敵意眼光。這麼嚴重的罪行或錯誤,貼在這些因為性平教育不完整、還不清楚性騷擾社會意涵的兒童是否恰當?我認為是可以再做思考的。

(作者為聯合大學客傳所教授。)

瀏覽次數:697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