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屏東最近打造一個新的文創景點,也讓民眾在燈會後多了一個駐足的理由。由林務局舊宿舍打造的創業空間有自己的特色,年輕的創業團隊可以進駐進行工作和營業,歐風的小鎮風格更瞬間成為了熱門的網美打卡地標。

自2009年文化創意產業被列為六大新興產業並且立法,加上近年鼓勵年輕人創新創業的風氣,台灣各地有無數個所謂的「創意基地」遍地開花。它們有許多不同的名字和些微差異,像是創業產業聚落、創意基地、創意聚落,甚至是藝術村等等,搭配大專院校體系和企業的育成中心、孵化器,結合出不同的變形和合作模式,其中不乏成功的知名案例,當然也有失敗而默默退場的團隊。

於政府來說,鼓勵創新創業,促進產業轉型絕對是重要的方向。但當我們打開電子媒體和雜誌查詢創意基地,皆是正能量滿滿的文章,過分關注於這些成功案例的特質,就會容易忘了那些真正導致失敗的原因,誤以為加入創業基地的行列就會一片欣欣向榮,這就是倖存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帶來的風險。事實是:如經濟部創業諮詢服務中心的統計,創業一年內倒閉的機率高達90%,剩下來的10%中,又有90%不到5年內就倒閉。

回歸到這些園區的發展來說,不能只是做為城市的亮點,經營面向上也要能成為創業者的後盾,因此延伸出了以下幾個重要的議題和困難,背後也有其重要的問題結構存在著。

公設就有展示的必要和需求,突顯了文化與商業的矛盾

「公設創業基地是藝文的搖籃」,我們可以注意到,在公家的園區基地中,常常有很高比例是藝文產業的創作者,原因也和形成的脈絡有深切關聯。打造創業基地是地方政府達成「活絡閒置空間」、「帶動地方創生」、「促進青年回流」、「發展區域特色」等多重目標的過程,從早年的閒置空間再利用計畫,改建各式舊時公家機關宿舍和倉庫,到近日狂推的地方創生,都可以放進創業基地的操作架構之中。也是基於以上幾個施政目標需要被更多人看見,所以藝術文化成為最好的展示方式,總不能年輕人回鄉開網路服務公司,便宜租了政府的空間卻都做關門生意,那可不是地方政府所樂見的。

在此狀況下的問題則是文化和商業如何兩全?常常發生的狀況是從第一期進駐到好幾年後,創作類或技能類的開業者十分專注於創造上的產出,公家單位也只能輔以一場場的工作坊、講座、市集活動進行堆砌,獲利模式與結構十分的不穩定,完全建築在個人品牌之上,每一次的活動都是新的戰爭。這樣真的能起到創新和產業化的作用嗎?

反之,則是招募較有規模的業者開始營運,但又會如同前幾年國內大型文創園區的狀況,被批評是過度商業化和假文創,錢潮被大公司賺走,基地的設立根本無助於文化和青年的發展,失去了政策原本的立意,或是文化深度不夠,流於小型展演、假日市集吃喝的無限循環。

體制是發展的牢籠,政府和創業者考量的不同

地方政府的角色,似乎怎麼做都有所為難,基於展示的需求,也因此常常走向藝文取向,無法像私人營運的育成空間一樣專注於商業。進駐空間的團體也被要求須配合政府相關活動,哪些日期得開業和空間的使用上都有所限制。

像是屏東「枋寮藝術村」位在較偏鄉的基地,以藝術做為復興景點的方法,確實讓藝術村成為外人對當地的主要印象。但也因為區域特性的緣故,青年返鄉創業者若貿然投入當地,面臨的是沒有實體經濟面和人流的支持,還要額外配合公家的時間,如果單靠空間店面沒有自己額外的獲利方式,很容易一下就撐不住了。因此,端看我們站在怎樣的角度看待這些基地的意義。以枋寮這個案例來看,對區域發展是好的,於多數人的創業生涯則是有很多風險和限制,必須自己衡量的。總結來說,青年創業加入創意基地還是得靠自己更審慎的評估,而不是人云亦云,單純地跟著政策走。

鑑往知來,給職人町的建議

對地方政府來說,除了達成自己的施政目標外,還須透過長期的角度思考以下議題:

其一是「定位問題」。全台各地或在一個縣市內,我們究竟需要多少個創意基地?是真的需要,還是為了改建空間而產出?以屏東來說,已經有彩虹貨櫃的青年創業聚落,其特色、定位、長期規劃與新開的職人町是否有所區隔?如果都是農作物加工品牌、咖啡廳、工作坊,又如何在整體規劃上長期逐漸形成屏東特色?否則全台各地都是這樣的空間,不僅內容大同小異,從學校到公設基地都是貨櫃育成中心,或是舊宿舍倉庫改建,群聚的效益和特色優勢也將因為基地越設越多,而失去大眾新鮮感的紅利。還有新舊基地間會不會產生人潮、資源的排擠效應?資源和產出是否有機會相輔相成?這些都是值得後續逐步思考的。

其二是形成「產業鏈」。以文化為主軸的基地,如何連結環境、教育、藝術,和學校資源進行交流,善用不同學院的專長進行跨領域的合作,並且牢牢扣住在當地大專學生的實習、就業,形成完整的產業鏈?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克服公部門角色上的限制而與大專院校,甚至是企業育成單位進行分工。

最後則是創造「有效溝通的運作模式」。基於創作生產和市場運作的邏輯常常有很大的不同,地方政府的基地委託營運團隊成為重要的溝通角色,對於區內的網絡關係必須要能有一定的掌握程度,並且作為地方政府和進駐團隊良好的溝通橋樑,才能可發揮對外行銷、對內整合群聚、連結公部門的綜效。

最後,我們期盼職人町能藉由地利之便,在屏東市的核心地帶形成成功的創意氛圍,將屏東的在地文化和經濟重新連結,成為屏東市重要的區域品牌。

(作者為藝術管理議題研究者。)

瀏覽次數:158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