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古語說「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勉勵我們富達之時應當回饋社會。賺大錢和做好事是不少人的人生目標(筆者也是),因此海內外功成名就後轉身投入慈善公益的人物比比皆是。例如知名的比爾蓋茲基金會,是由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創立,他退休後將個人財富投入公益事業,從世界首富轉為世界首善。不過,若按古語所言推敲一番,是否意味著行善的前提是要有錢?

仔細想想,這個問題後面的假設是:行善是花錢的,財富與行善之間只能呈現單向的不可逆流動,像是雞蛋煎成荷包蛋就回不去了。但事實真是這樣嗎?難道行善只是有錢人的權利?有沒有可能先行善後賺錢,賺到的錢再持續投入公益,形成雙向的循環關係,像河水蒸發成雲、又降雨落地成川?這就是本文想聊聊的事了。

影響力投資與它的鄰居

「請問你聽過影響力投資嗎?」路上隨便抓10個人,也許沒有1個人聽過。我們可以將資本目的當做一個光譜(見上圖),兩端分別是「財務唯一」與「影響力唯一」,而中間則依對於財務報酬與外部影響力的期待程度,劃分成不同區塊,由左至右依序為「社會責任投資」、「永續發展投資」與「影響力投資」。若用「吃素」來比喻,三者的關係就好比是鍋邊素、奶蛋素與全素的區別。

「社會責任投資」偏向除弊,符合社會責任的底標,將可能帶有負面影響的企業排除(菸草、酒精、博弈等);「永續發展投資」偏向興利,要求社會責任的高標(減少碳排放、勞工權益等),關注企業在環境、社會與公司治理(ESG)等三個面向上的作為,兩者的投資標的以上市公司股權居多。

那「影響力投資」又是什麼呢?

簡單來說,「影響力投資」是指以財務投資為手段,對環境與社會積極產生顯著正面影響力為目的,並伴隨一定財務回報的投資方法,投資標的多為未上市公司的股權。它代表的是「影響力」先於「財務回報」的價值定位,也正是「行善先於賺錢」的循環模式。賺得的錢可持續投入擴大影響力,進而獲得更多財務回報。

如有興趣瞭解更多「影響力投資」的相關定義,只要上網使用關鍵字搜尋,一眨眼就有上千筆搜尋結果出現在眼前,各方專家鞭辟入裡的觀點信手捻來,可供研讀三天三夜。因此,我們在這裡就不多做著墨,僅指出一個大致的樣貌。

影響力投資不能忽略投資風險

在台灣,「影響力投資」關注的公司,通常帶有社會企業或是B型企業的色彩,期望藉由商業模式創造環境與社會的正向影響力,成功難度高,需要具有耐心又願意承受高風險的資本。

雖說「影響力投資」是以影響力為重,其本質仍是投資(如同貓熊的本質是熊,不是貓),投資的第一步即是考量風險,因此「資金配置」是必須先做的計畫。

資金配置的一種方式是評估可承受的風險後,將原有投資組合中的資金撥少許部分出來參與;另一種則是將原本用於捐贈的資金部分轉入影響力投資。兩者相比之下,前者需要精算風險與機會成本,後者則是不影響自己原本的投資配置,還有機會獲得額外的收益,相對在心理層面上比較好接受。

弄懂了影響力投資,下一步可以如何參與?

在台灣也有影響力投資的例子。2014年成立的活水社企投資開發公司(以下簡稱活水社投),是台灣專注於影響力投資的先驅之一。成立之初召集了近60位個人股東,以各別出資30萬至90萬不等的金額成立了活水一號基金,用於投資具有社會影響力的新創團隊,專注在醫療照護、永續生活、地方創生與弱勢賦能四大領域。5年過去,活水社投已成立了兩個基金,投資了10家具備社會影響力的企業,其中不乏營收破億且正走向海外市場的企業,既成就了社會影響力,又具備潛在的財務回報。

活水社投指出了一條行善與賺錢可以併行的道路,然而創業投資的風險之大,並非人人皆有能力與耐心承受,小資的普羅大眾仍需要找出適合自己的行善賺錢之道。下面分享一個合適的投資途徑,而對於零風險偏好、發誓不想跟投資沾上邊的朋友,也列舉了其他可以共襄盛舉,成就社會影響力的方式。

投資以「永續發展」為題的股票型指數基金(ETF):

多米尼400社會指數(Domini 400 Social Index)是美國第一個以永續發展為篩選準則的指數,透過環境、社會與公司治理三個構面,篩選出400家美國上市公司,從1990年創立至今的年化報酬績效勝過標普500(S&P500)指數,意味著投資注重永續發展的企業,長期的報酬表現會優於市場均值。

有國外先例後,元大投信今年將推出追蹤「FTSE4Good台灣指數公司台灣永續指數」的ETF,該指數也是透過環境、社會與公司治理等三個面向,為台灣的上市櫃公司打分數(如環境污染、勞工權益及公司治理透明度等),篩選出兼具財務表現與永續發展的60家台灣上市公司。經過回測後的報酬績效優於台灣股市表現。

台灣永續指數ETF屬於前面提及的「永續發展投資」,我們只需要一筆小額資金(10萬以內)就可以一次購得60家企業的股票,既對環境與社會盡心,又可獲得優於市場水平的財務回報。而當越多投資者支持注重永續發展的企業,就會形成一股巨大的市場力量,推使其他企業走上相同的道路。

以自身能力協助具社會影響力的企業:

前述提到「影響力投資」觀察的公司通常帶有社會企業或B型企業的色彩,對於環境與社會具有使命感。儘管我們未必有錢投資,優先選擇具有環境或社會影響力的企業商務合作,或是加入為其工作,進而提升企業價值,未嘗不是一種參與方式。通常具有影響力與使命感的企業,具有額外的競爭力,在大環境中也能走得較為長久。

以選擇性消費支持具社會影響力的企業:

即使沒有時間參與也不打緊,我們仍可以透過購買這些企業的產品與服務支持其企業理念。這樣除了可以推升企業營收獲利,良好的營運更會吸引更多投資人參與,達成正向循環。

例如,年初新進華山文創設點的禾乃川國產豆製所,將盈餘投入照三峽社區營造與照顧在地弱勢兒童;位於大稻埕的2021社會企業,則是透過販賣梅子產品改善高雄梅農的工作環境與增加就業機會,兩者都是前述具有社會使命的企業代表。

影響力投資正在改變主流市場,成為未來趨勢

根據「全球影響力投資網絡,GIIN」(Global Impact Investing Network)的統計,全球「影響力投資」的資產規模至少千億美元,若加上「社會責任投資」與「永續發展投資」相關的主被動基金,估計資產規模已達上兆美元。獨立評論專欄作者鄭志凱(也是活水社投共同創辦人)日前有發表一篇文章〈做好事又能賺錢,有這等好事?〉,其中列舉了數個已經投入「影響力投資」的大型私募基金,顯示這股風潮正促使著主流市場重新省思資本的運用。

「影響力投資」的概念正在台灣萌芽,賺錢與行善不再有先後順序,相信未來會在台灣的資本市場產生磁吸效應,涓涓細流匯聚成河,社會大眾積沙成塔的參與,未來將可發揮巨大的影響力。

(作者為活水社投經理。)

瀏覽次數:778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