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進行財務投資,無非是追求投資報酬。凡投資必有風險,只是大小不同。由於現代資本市場上資訊相對透明,資金可以在不同的投資標的間自由流動。想要獲取高報酬,就難免承擔高風險(例如高槓桿做房地產投資);不想承擔過高的風險,就只好接受低報酬(例如定存)。

因此,產生了資產配置(asset allocation)的概念。例如個人理財專家往往建議個人財富應該1/3放在房地產,1/3投資股市,1/3保留為現金。而投資在股票市場上的那一部份資金,也產生了投資組合理論,運用所謂Alpha、 Beta、standard deviation、Sharpe ratio等等的風險衡量指標,幫助投資者作出聰明的選擇,賺取額外的風險溢價(risk premium)。

古典的投資組合理論,只考慮投資報酬率和風險這兩個有形的財務因素,但對富理想性的千禧世代投資人而言,投資除了賺錢和避險之外,還有沒有其他較為崇高的意義?

什麼是「影響力投資」?

2008年,凱悅酒店創辦人的後代Liesel Pritzker才24歲,剛繼承了5億美金的財產。她求教於許多投資銀行如何理財,他們只跟她談投資報酬和風險,十分不對她的胃口。結果在2012年,Liesel和她先生成立了Blue Haven Initiative,直接進行所謂的「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ment)。

什麼是「影響力投資」?先用排除法:首先,它不是不求財務回報的慈善捐獻,也不是買低賣高、只看財務回報的一般性投資。

那究竟是什麼呢?下面這張表格也許有一些幫助。

從左到右,投資光譜上有這些選項:

1.古典投資(classic investment):僅追求利潤的最大化,只要不犯法,不論其他因素。

2.論責投資(responsible investment):除利潤外,投資時同時衡量環境、社會、治理(Environmental、Social、Governance,簡稱ESG)三個向度。

3.永續投資(sustainable investment):除了ESG指標外,特別注重企業的長期永續發展。

4.主題投資(thematic investment):針對某些特定環境或社會主題進行的投資,例如能源、健康、銀髮、長照等主題。

5.影響力優先投資(impact first):為追求影響力極大化而不惜犧牲利潤的投資。

6.慈善投資(philanthropic venture):能夠解決明確的社會問題而投資報酬無法掌握的投資。

從廣義的角度,以上選項除古典投資外,其他的投資行為都可以算是影響力投資,只是在報酬和影響力上放的比重不同而已。越往左邊,越注重財務表現,越往右邊,越偏重影響力的追求。

影響力投資對象覆蓋的光譜很寬,從新創公司、未上市公司到上市公司,都有影響力投資基金參與。但上市公司受到證管會的諸般法令約束,必須以股東利益為優先,因此專門投資上市公司的影響力基金比較偏重ESG指數。新創公司則對影響力有較多的自主能力,但因為缺乏股票流通性,比例上只有少數的影響力基金在這個投資領域活躍。

他們看重的,到底是什麼?

美國股票市場裡,機構投資者(各種共同基金、對沖基金或是ETF基金的操盤人)已經成為大戶,擁有80%的股票,剩下的20%才為公司經營者、員工、或是投資散戶所擁有。這些機構投資者固然重視投資報酬,也必須顧及社會觀瞻,善盡自己的社會責任,因此在過去20年裡,他們越來越強調上市公司的ESG表現。各種標榜ESG的投資基金一時蔚為潮流,據說全球管理的資產總額已經超過20兆美元。

有了在資本市場下游的ESG影響力基金接手,在中游叱吒風雲的私募基金也開始關注影響力投資。許多大型私募基金在綜合性基金之外,特別募集了專屬基金,針對具有影響力的未上市公司進行投資,以下舉三個基金為例:

TPG大約管理700億美金的私募基金,2016年成立了Rise Fund,一共募集了20億美金,在全球投資新能源、微型貸款、製藥等直接能貢獻社會的未上市企業。這個基金創辦合夥人中有多位科技界知名人士,包括eBay的創辦人Pierre Omidyar,CEO Jeff Skoll,LinkedIn的創辦人Reid Hoffman,以及U2樂團的主唱 Bono,星光閃閃,雖然投資績效還無從判斷,但至少他們對影響力投資的認同。

KKR在美國金融界可以呼風喚雨,掌管資金高達1,680億美金。2018年不落人後,成立了KKR Global Impact Fund, 規模10億美金,準備借重KKR廣泛的觸角,在全球挑選能夠產生高度影響的投資機會。

Bain Capital轄下管理650億美金,2017年成立BainCapital Double Impact,基金規模「僅」有3.9億美元。2018年4月,它投資了一家餐廳集團 Sustainable Restaurant Group,其特色是所有食材、餐具都屬符合永續循環的條件,甚至還計算食物的碳足跡。

我們到底是想做好事,還是為了賺錢而做好事?

雖然影響力投資備受新世代投資人矚目,但一般社會大眾仍有許多疑懼。其中大致可以分成三類:

1.影響力投資是否是那些唯利是圖、貪婪成性的大型基金的化妝師?他們只是精準做出產品區隔,在管理的龐大基金中,為了某類富有理想理念的投資人量身打造出一個樣板基金,以聊備一格?

2.許多倡導影響力投資人士喊出一個動聽的口號:「做好事賺大錢」(doing well by doing good)──所以,做好事只是一項工具,目的還是賺更多的錢?或是另一個口號:「既做好事又賺錢」(doing well and doing good)──然而投資報酬和影響力真的可以兩者得兼嗎?做好事必然需要增加成本或費用,難道不會犧牲利潤?

3.如果真正有心追求影響力,為什麼不能犧牲一些利潤,以擴大影響力呢?但是,犧牲到什麼程度才算適當?比一般報酬率低2%,比定存高2%,還是只要不賠錢、保本就好?

這些疑惑都不無道理,也是從事影響力投資者應該持續不斷探討的課題。但可以肯定的是,傳統以追求報酬率為導向的投資,一定會向光譜的公益端移動,在進行投資決定時,增加影響力因素的考量;而傳統公益性質的無償捐贈,也會向投資回收的方向移動,以增加資金的使用效率。

矽谷以營利型的創投聞名全球,其實在公益捐贈上也不落人後。最近十年明顯看到傳統公益基金會除了捐贈活動之外,也開始效法標準的創投專業,對具有影響力的新創公司進行投資,雖然對投資報酬有所期待,但資金回流到公益基金,卻不回到原始投資人口袋。例如Draper Richard Kaplan FoundationSilicon Valley Social Ventures(SV2)Skoll Foundation, 都屬於這一類的組織。

其實大多數財務上行有餘力的投資者,除了從事追求財務回報的投資行為之外,多半也參與不求回報的愛心捐贈。可見每一個人處理自己的財富,不完全以報酬為唯一考量,影響力、個人清譽、道德良心、回饋社會的心情,都是其他無法計量的無形因素。

因此,什麼是影響力投資?也許不需要過份計較它的明確定義。只要在資本報酬率和風險這兩個理性因素外,還願意加上一些難以捉摸的感性因素,希望對社會造成一些貢獻,都算是影響力投資吧。無論是在投資上市公司股票時,願意加入ESG因素;或是在一片佛心捐贈公益團體時,責成它能自給自足;或是為了強化公司的影響力,犧牲部份利潤也無妨。這樣多元的投資組合,理性與感性兼顧,也許是21世紀新的理財方式。

【深度觀點不漏接!點我訂閱獨立評論每週精選電子報】

瀏覽次數:446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矽谷 Acorn Pacific Ventures 創投基金共同創辦人。職場生涯中一半台灣,一半矽谷,一半企業,一半創投。因創投業務廣泛接觸三江五湖能人志士,近距離觀察產業更迭,深刻感受到名與實,見與識,知與行的差距,無論創業或人生,真正成功的人都能縮短其中的差距。 著有《小國大想像》臉書專頁)及《錫蘭式的邂逅》二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