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台中市長盧秀燕臉書專頁。

臺中市政府2月12日無預警公告,「臺中市政府青年事務審議會設置要點,自即日停止適用」,成為全台第一個廢止前朝青年參與政策機制的市長。

全台首創的「青年參與政策機制」

為聆聽青年的聲音,2016年臺中市政府成立青年事務審議會,目前已運作至第三屆,青年代表於會議中有嚴謹的提案程序,或是於詢答時間向市府官員提出想法,都將做為市政推行的參考,且依據市府統計,參採程度相當高。

不僅如此,青年事務審議會更是全台唯一仿議會模式進行,前市長林佳龍皆親率市府團隊備詢,與青年代表們面對面溝通政策;而青年代表的想法,也能透過類似市議會質詢局處首長的詢答方式,直接與政策制訂者相互交換意見。且以第三屆青審會而言,成員有三分之二都是學生,學生對市政的觀察或想法,是過去從未被代言、或是無法在市議會內被發聲的一群。

此外,青年事務審議會也是培養青年人才的組織,本屆臺中市議會就有3名新科議員有擔任青年代表的經驗,包含國民黨議員羅廷瑋、民進黨議員張家銨、蔡耀頡,羅廷瑋議員甚至曾任第一屆青審會總召集人。另外,曾任國民黨中常委的現任青年代表劉昱佑曾對葫蘆墩橋牌坊拆除案提出質疑,最後牌坊也融入地景設計,得到妥善的解決。不僅各方人才都匯集於此,也不分背景、黨派,只著重政策內容的討論。

一場輪替一場空,市府擺爛不溝通

去年地方大選結束,臺中市政府進入看守狀態,重大政策皆全面暫緩,靜待政權交接,包含青年事務審議會的業務。12月25日新市府上任後,青年事務審議會的運作持續暫停,承辦單位教育局僅透露,府本部長官尚未有明確指示。

直至原先預定召開青審會第二次會議的1月底,承辦單位教育局才緊急於1月28日召集幹部會議,但事前並無說明會議內容及會議議程,僅發出一紙開會通知單。

1月28日臨時召集幹部會議的開會通知單。作者提供。

幹部會議中,教育局宣布青審會將做轉型,交由勞工局、經濟發展局成立全新主責單位來規劃,但上述兩局處卻無派員與會;且因教育局已無承辦相關業務,當時與會的教育局官員無法說明轉型方向,也無法確定轉型時間表,等於讓青審會忽然成為市府內「沒人要的孤兒」。

正當青審會業務在臺中市政府中無人能洽詢時,2月12日市府於法規查詢系統上公佈「臺中市政府青年事務審議會設置要點,自即日停止適用。」再仔細查詢,「臺中市政府青年事務審議會青年代表遴選作業規定」及「臺中市政府青年事務審議會議事程序」,更早在2月1日即停止適用。若非青年代表的偶然查詢,在市府至今尚未對所有青年代表說明的狀況下,甚至仍有青年代表不知道,自己早已非青年代表。

手段暴力,民主倒退

市府以轉型為名,強硬取消青審會,但被點名接手的勞工局、經濟發展局卻尚未提出新政策,而原承辦單位教育局也已結束相關業務。市府的跨局處溝通機制,是否已出現問題?

何況,依照市府所發出的青年代表聘書,聘期至今年7月31日才結束,日前的幹部會議中,市府也保證青年代表權益不變。但市府卻默默將相關法規停止適用,等於單方面撕毀自己所發出的聘書,政府誠信受到威脅。

第三屆青年代表聘書。作者提供。

如今,臺中市政府既無兒少代表、也無青年事務組織,毫不掩飾其高高在上、自我封閉的心態,民主參與程度倒退多年。對比新市長選前的青年政策及宣誓,格外諷刺。

一個局處,三種理由

青審會遭取消的事情曝光後,教育局長楊振昇指出,過去有遴選代表報名數不足的情況,引發參與度不足的質疑。但事實上,每屆報名人數皆高出錄取名額的4倍以上,且民意票選管道更有得票百分比的限制,何來參與度不足的問題?

高中職教育科科長湯惠玲則表示,目前青審會成員有三分之二是學生,他們常會在例行的培訓時間請假,因此希望能讓學生的發聲權回歸到校內的學生自治組織或模擬聯合國等社團。但事實上,那是因為過去的培訓時間,有的與高中生全國模擬考當日重疊,甚至在段考前的平日,對學生不友善;再者,若學生的發聲權只能回歸校園內或是社團,更是讓培養學生公民參與的精神大走回頭路。此外,也再次顯示出政府與學生之間,存在巨大的鴻溝。

湯科長還指出,青年朋友重視勞動權益、經濟發展等議題,將成立專責的青年委員會;但楊局長卻說,未來會以新形式替代平台擴大青年參與公共事務。試問,要將能參與所有市政議題的青年事務審議會轉型成僅聚焦勞動權益、經濟發展的青年專責單位,何來擴大青年參與公共事務?局內說法顯然相互矛盾。

青年事務組織應法制化,青年權益不該全看執政者臉色

全台青年參與政策機制的相關組織受到最大的威脅,就是隨時都能被取消、裁撤、廢止。臺中是第一個,難保有下一個縣市的相關組織遭到廢除,予以自治條例法制化顯得必要。若以訂定行政規則的現行方式來看,青年事務組織隨時都能隨執政者喜好停止適用、全盤推翻,對於青年參與政策的權益及保障,將無法長遠而行。

因此,筆者身為第三屆臺中市政府青年事務審議會總召集人,在此呼籲各縣市政府,應當將青年事務組織法制化,健全學生及青年參與政策的管道,否則,學生與青年的聲音,將一再承受因政策搖擺而被迫剝奪權力的風險,永遠被社會邊緣。

(作者為第三屆臺中市政府青年事務審議會總召集人。)

瀏覽次數:5813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