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截取自鄭麗君臉書專頁。

致力於推動台灣文化復興、轉型正義的文化部長鄭麗君出席關懷演藝人員春節餐會,在逐桌敬酒時突然遭到資深藝人鄭惠中當眾搧巴掌,讓在場諸多資深藝人長輩頗為錯愕。鄭麗君強忍臉上紅腫,鎮定地繼續逐桌敬酒致意完,才離開會場。

搧完巴掌立刻掉頭走人的鄭惠中事後理直氣壯地表示: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鄭麗君廢除中正紀念堂的去蔣化,「只賞一巴掌已經太便宜她了」。眼見輿論延燒、社會齊聲譴責,鄭惠中隨後又改口願意為打人道歉,但仍會堅持反對去蔣化的立場。

身兼餐會主辦人的華視總經理莊豐嘉第一時間出面怒批打人行徑,表示已經報警處理,並將會採取法律行動。莊豐嘉說,當下沒有把鄭惠中趕出會場,是因為台灣是民主自由的國家,如果是在中國,對政務官動手打人怎麼會沒事?

而遭到突襲施暴的鄭麗君只在臉書撰文回應「個人受辱事小,民主不容傷害」,呼籲社會大眾珍惜台灣得來不易的言論自由,冷靜理性地面對衝突,不要複製暴力的行為。

鄭麗君、楊翠受辱,台灣轉型正義之路迢迢漫長

作為一個關注社會公共議題的研究生,鄭麗君遭搧巴掌的消息第一時間就在我的臉書、推特和Line群組火速蔓延開來,同溫層裡一面倒的氣憤難平,強力譴責這些「反對轉型正義」民眾對文化部長的暴力行為。

2016年民進黨執政後,台灣亟需進行的「轉型正義」工程終於得以展開。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成立,也引起傳統保守勢力群起強烈反對。一個月前另一起類似的暴力行徑,我仍記憶猶深。

去年12月10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排審促轉會預算,二二八事件受難者遺族、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遭到甲級動員的國民黨立委辱罵、拉椅、翻桌。楊翠事後接受訪問時淡然表示:「我沒有害怕,可能是因為我心裡已經做好準備了」。

70年前起義抗暴,二七部隊警備隊長黃金島辭世

今年1月21日,中國國民黨前主席馬英九出席「烏牛欄戰役」指揮官黃金島老先生的告別式,遭到獨派人士激烈抗議。獨派認為,國民黨作為加害者,過去執政時從未正視二二八事件為台灣人帶來的歷史傷痕,許多白色恐怖時期的真相至今仍然未明,歷任國民黨主席對此也不見反省,如今馬英九出席黃金島的告別式,無疑是在受害者的傷口上灑鹽。

黃金島老先生於今年1月8日辭世,享耆壽93歲。1947年二二八事件期間,黃金島擔任二七部隊警備隊長,起義率領台灣兵在埔里激戰中華民國軍第21師,1952年因叛亂罪被捕入獄服刑24年,1975年出獄後又投入民主運動40餘年;直至去年10月促轉會第一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政府才正式為他平反獨裁威權時期被安上的冤罪。享譽國際重金屬樂壇的閃靈樂團也曾譜寫〈鎮魂醒靈寺〉和〈烏牛欄大護法〉兩首歌,紀念二七部隊的英勇事蹟,在Youtube總計已累積近300萬點閱次數。

對像我一樣20歲出頭的年輕世代而言,黃金島是個極其陌生的名字,許多人甚至是在媒體報導訃聞時,才知道原來台灣有這號傳奇般人物的存在;更別提與之同期的革命家鍾逸人、戒嚴時代自焚殉道的雜誌創辦人鄭南榕,以及撰寫《台灣人四百年史》、 如今已101歲高齡的革命實業家史明。這些都是中華民國學校教科書裡不會告訴你的台灣史。

轉型正義談的是什麼?

查閱一下「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的基本定義,是民主國家對過去獨裁政府所實施的違法和不正義行為的彌補,橫跨司法、歷史、行政、憲法等面向,其根本精神在於「還原歷史真相」。

這是個長期且浩大的社會工程,是以國家層級徹底檢討政府過去因政治思想衝突與戰爭罪行所犯下的違反人權行為。具體措施包括:審判迫害者的罪行、沒收迫害者不當取得的財富、解密過去政府的機密檔案、調查犯行、還原歷史真相、建造紀念碑、博物館或訂定國定假日以保存記憶、移除迫害者的象徵物、回復名譽使其符合史實、給予受害者適當賠償等等。

聊到這裡我們應該能大致理解,為什麼轉型正義的其中一環是「去蔣化」?對某些人而言,領導抗日戰爭、國共內戰的蔣介石是歷史的偉人,是民主的燈塔、民族救星;但對另一些人來說,戒嚴時代的獨裁統治造成成千上萬人喪命,卻是至今仍難掩的傷痛。因此,祛除社會對加害者的偶像崇拜,無疑是實踐正義至關重要的第一步。

如今再來回顧這一個月以來發生的事情,促轉會主委楊翠被翻桌、抗暴先驅黃金島辭世、文化部長鄭麗君被掌摑。「加害者逍遙法外,受害者求償無門」,此等情景彷彿就是數十年來的社會縮影。鄭麗君掌摑受辱,像是給轉型正義的一記響亮耳光,台灣的轉型正義之路,仍迢迢漫長。

學校課堂上的二二八

我正在研究所攻讀大眾傳播,某一堂討論課,談到了近年來的新聞如何呈現72年前的二二八事件。受限於時間因素和課程主軸,沒有深入探討各方的詮釋觀點和背後的意識形態;我覺得滿可惜的,不過沒關係,我知道這些事情很沈重,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有所共鳴。

課程間教授希望同學回饋一點意見,作為台派,我只盡可能委婉地點到為止說,「只要真相未明,責任沒被追究,轉型正義不實踐,這些歷史悲劇只會一再被提起,傷痛並不會真正被撫平。」

沒想到隨後就有個同學不以為然地舉手說:「其實我不懂為什麼每年都要一直提二二八事件,好像是多麽高大上、神聖不可侵犯的事情一樣?二戰時期納粹希特勒屠殺這麼多人,為什麼台灣不去紀念,只會一直炒作二二八?」暗示受難者遺族不斷在消費這場巨大的歷史傷痛。

然後,然後我就笑出來了。

如果這種毫無病識感、臉不紅氣不喘地檢討受害人的意見,就是所謂大學訓練出來的「批判性思考」,那麼我只想說,既然來到了研究所,請踏實地讀點書,謙虛地思考。你可以說自己對這些事情沒興趣、無感、好無聊,但是千萬不要輕易地看不起這些背後有故事的人,這些都是有意義的,而且任何人都消費不起。

對啊,真相何其殘酷,把眼睛遮住了就看不到有人在求救,實際上聲音卻仍在耳邊隱約迴響著,作為台灣人還真是欲哭無淚。

每到重要節日,世界各國都會反省、紀念自己國家曾經發生過的歷史事件,呈現真相、了解脈絡、追究責任、撫平傷痛,正因為是時代下的悲劇,才應該去理解,告訴眾人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還有,教育下一代不可重蹈覆轍。然後你今天和我說,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不要站在受害者的立場說話?

挪威幾年前還在追究二戰時期,國家警察暗中配合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追殺猶太裔警察的歷史真相[1];德國近年仍在審理曾在奧斯威辛集中營行刑猶太人的前納粹軍官[2];美國幾年前也有檢討南北戰爭時期,北方聯邦政府對於黑人蓄奴問題的過錯[3]。不然輕鬆一點,看看近年韓國的賣座電影背後都在聊些什麼吧:從熱門的《屍速列車》、《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到去年初才上映的《華麗的假期》,韓國社會也正從影劇娛樂產業下手,帶領社會重新審視過往政府曾經發生過的威權統治。

只有某些拒絕面對史實的人最無感,反正只要有人提起一丁點台灣歷史上真實發生過的事情,這些人就會把問題推給「這是歷史共業」、「都是政治」、「這些好髒好偏激不理性」。

去和那些關心台灣的人說,不要提歷史,提了就是政治操弄,就是撕裂族群,就是偏激極端不理性。去和他們說吧,說現實世界是很殘酷的,被害者不要悲鳴,因為都幾十年過去了沒有人在意以前到底發生什麼事。去和被性騷擾的人說不要報警把事情鬧大吧!一定是妳穿得太少太性感才會勾引犯人。去和同志族群說不要爭取婚姻平權吧!說社會已經夠開放了幹嘛一定要結婚不可?去和勞工說不要抗議勞基法吧!說都已經給你加班費了,為了生存工作到過勞死是你的問題。去和支持台灣正名運動的人說不要浪費時間吧!說叫中國台北(Chinese Taipei)也沒關係,反正外國人一定不會把我們跟中國搞混。去和動保團體說不要鼓吹領養浪浪吧!說很多流浪動物沒辦法被收養安置,送去安樂死只是牠的命運而已。

很多時候,我們的認同與困惑在於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找不到真正屬於自己的過去。作為一個學生,一個台灣人,成長的過程中或許理想和現實常常需要權衡折衝,如果唯一不能交換的叫「核心價值」,那麼正視台灣的過去,或許就是我輩台灣人應有的核心價值吧!

_______

[1] 詳見《無情的挪威人》(Nådeløse nordmenn: Statspolitiet 1941-1945),2012。

[2] 指2015年德國法院審理前納粹軍官奧斯卡.格羅寧(Oskar Groening)於二戰期間在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犯下的戰爭罪行。

[3] 指 2017 年 8 月美國維吉尼亞州沙洛斯維市,因美國南北戰爭時期南方領袖李將軍(Robert Edward Lee)銅像的存廢與否,所爆發的種族衝突。

(作者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碩士生)

瀏覽次數:936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