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包圍家暴父親的住所,被民眾拍攝下來。 圖片來源:截取自爆料公社臉書專頁。

新北市一名男子,因為兒子跑腿買的肉圓沒有加辣,對兒子暴力相向的事件,因為母親錄影並上傳到社群網站,引起各界關注。這件事情後續的討論,除了「肉圓名店」一夕爆紅而大排長龍外,大致上的討論可以被分為「家庭暴力」與針對家暴者的「私法正義」這兩塊問題。

重新看待家庭暴力中的施暴者與受暴者

依據家暴防治法的定義,家庭暴力是指針對指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精神或經濟上之騷擾、控制、脅迫或其他不法侵害之行為。其本質是針對具有親密關係之人的暴力行為。當我們看到家暴事件時,第一時間的反應往往有「不忍」與「憤怒」這兩種,我們會同時對受暴者感到同情、對家暴者感到憤怒。然而在這些情緒之後,我們必須問的是「為什麼?」。

讓我們分別從施暴者與受暴者的角度出發,試著理解為什麼施暴?受暴者又為什麼不離開?

首先是施暴者。針對施暴者為什麼透過暴力來處理問題,可以分成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情緒處理的失能;第二個則是暴力方式的選擇。現代社會中,每個人都背負著許多壓力,無論是工作、人際或者其他生活壓力,這些壓力往往會為我們帶來負面情緒,而這些負面情緒可能無法正面得到紓解,因此只能選擇「遷怒」自己親愛的家人;面對伴隨無力處理的壓力,這些「情緒處理失能者」可能選擇的方式之一,就是暴力。為什麼選擇暴力?則可能與其原生家庭有關,他或許曾經接受了這樣的對待,因此習得了這種方式,當面對無能為力的情緒時,只好選擇暴力一途。

另有一個可能,在於施暴者對於小孩行為的歸因。對於你我來說,小孩可能就是一時忘了的無心之過,但是有些家長確實是會將小孩種種犯錯的行為或者哭鬧,解釋成「這小子是在針對我,想要讓我難看」。上述的例子不一定是這起事件真實的樣貌,但確實成為一種可能。研究上也顯示,有些父母之所以對孩子實施嚴厲的肢體或口語管教,確實有一部份的原因在於將孩子的行為解釋為針對父母本身。

再來是受暴者。如果這次的事件是家庭當中的第一次,或許旁人還能理解「為什麼受暴者不離開」;但倘若是三番兩次,除了同情之外,社會上也會產生一股聲音「為什麼不離開他算了」?同樣的,以下的角度與分析不一定與本起事件有關,旨在提供讀者一個對於人際關係的思考。

若以心理學的角度檢視,其實還是可以從原生家庭以及個人經驗的角度去探討。可以在理性的衡量利弊之後做出離開或維持關係的決定,其實是非常、非常少見的能力(同時,也不一定總是好的)。大部分的我們都有受困在關係中的經驗,到底該不該分手?該不該斬斷關係?而對於某些人來說,他們緊密依靠一段關係的渴求非常強烈,讓他們極端害怕關係的剝離,一旦關係建立,他們就失去了離開的力量。

當然也不排除,這類受暴的人在原生家庭當中就曾有類似的關係,這也是俗語「像爸爸的丈夫,像媽媽的妻子」的由來。很多受暴者除了成為未來的施暴者之外,也有高機率找到另一個施暴者做伴侶,有可能他是想要看看再一次的選擇會不會跟過去不一樣,用現在的關係來滿足過去的創傷,但這種幻想,大部分的時候是不會實現的。或者他們的自我價值感很低,加上不曾有過「好」的經驗,對於當下關係的好壞,是否該離開就更沒個底,隨著時間過去,於是就在無盡的忍耐與原諒當中度過。

「私」法正義,真的ok嗎?

事情曝光後,當天晚上就有一群網友衝進本次事件的當事人家中,送上辣椒並好好的「教訓」了這名男子,這也正是這次事件中,被廣泛討論的另一個問題──「私」法正義。這種透過私人來實現「正義」的方式,聽起來很誘人也很帥氣,就像是武俠小說中的俠客,或總是比警察有用的超級英雄。

然而這種「私」法正義,真的OK嗎?除了動手的網友,自身可能觸犯侵入住居罪與傷害罪外,恐怕更值得我們思考的是「台灣社會應該允許私人透過暴力實現正義嗎?」

這個問題也可能有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法律並不允許」。不知道大家在看武俠小說的時候有沒有好奇過,當神雕大俠出手教訓西山一窟鬼中的煞神鬼時(《神鵰俠侶》第33回、第34回中,因家暴妻妾而被楊過盯上),警察在哪裡?這就是現代社會和小說的不同之處。現代社會只有在公權力來不及的時候,允許人民透過私人力量進行非常有限的自力救濟,例如正當防衛、緊急避難這種情況;而過當的防衛,也會被法律視為是另一次的犯罪。

第二個層次則是「就算法律沒規定,這樣真的好嗎?」其實每個人在行為的時候,恐怕都覺得自己是正確的。就像是此次事件的主角在對兒子施暴的當下,恐怕也認為自己在「管教」自己的孩子吧?而之所以反對自力救濟背後的原因,其實就是認為每一種「暴力」的行使都應該受到約束,就像國家要對犯罪的人民進行處罰,必須透過起訴、審判等程序,如果法院可能誤判,我們在盛怒之下衝到現場,有沒有可能打錯人呢?又或者今天施暴男子有權有勢,沒有人敢「教訓」他的時候,對比之下沒權沒勢的人是不是遭受了比較多的處罰?這樣的差異真的「正義」嗎?畢竟,正義往往眾說紛紜,但暴力卻總驚人的相似。

另外,網友透過臉書號召實現正義,是一種有效的方式嗎?根據衛福部的統計,2017年有超過13萬件的通報數,平均每天有376人遭受家暴,這樣的數字恐怕打到手軟都打不完。

家暴防治,靠政府也靠你我

我完全可以理解在看到家暴影片之後那種怒不可遏、覺得應該將「壞人」除之而後快的憤怒,因為我自己也是。我甚至不忍將那部影片看完,那樣的畫面真的令人於心不忍。然而,有鑒於「私」法正義可能為自己惹上麻煩、又不一定真的那麼「正義」,也不那麼有效的情況下,如果不這麼做,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我想透過角色進行區分。當我們是旁觀者以及當局者的時候,可以採取不同的行動。當我們是旁觀者時,做一個「雞婆」的人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現在大部分的家暴通報都來自警方與醫院,然而這往往都是在悲劇已經發生後才有的行動。你不妨做個雞婆的人,打破自掃門前雪的心態,當聽聞鄰家經常有大聲爭執、孩童哭鬧或是其他異樣聲音時,勇敢的打電話進行通報。只有家暴案件被知道,公權力才有介入的可能。另外,我們當然也可以透過支持相關社會團體或是理念相同的政治人物,透過建置更簡便的通報系統、支持更充足的警力與社工人員來執行保護令、還有營造減輕家庭壓力負擔的環境等種種方式,來預防未來可能發生的家暴事件。若是作為當局者,也就是發覺自己可能成為家暴者或受暴者時,則期待可以勇敢地尋求協助,避免傷人或是遭受傷害。

最後,本文其實並沒有企圖針對家暴提出藥到病除的方式,只是想提供一點觀點,給大家重新思考,我們應該如何處理以及看待社會上所發生的家暴事件。多數台灣人民一直是熱心而且富有正義感的,這一次讓我們把熱心化為行動,一起督促政府針對家庭暴力的事前防治與事後輔導投入更多資源,同時也做一個雞婆的人,協助政府保護每一個家暴事件中的受暴者。

(作者鄧運合為國立政治大學輔導與諮商碩士學位學程二年級學生;許翔甯為東吳大學法律系碩士班公法組二年級學生。)

瀏覽次數:637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