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沙發對台灣家庭而言,可能僅是使身心放鬆的一個載具;但在印尼移工的心裡,卻象徵著一個歸屬、一種對故鄉的思念。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熱鬧的小店、吆喝的老闆、飛舞的樂符,是我們對印尼街的第一印象。最初踏進這條街時感覺陌生又奇異,明明身處熟悉的城市,周圍的環境卻好似讓我們穿越了幾千公里來到印尼的某個小城一樣,充滿了南洋的異國氣息。

這學期,北科大鄭怡雯老師開設了「多元文化與攝影創作」課程,讓我們在2、3個月的時間裡,認識東南亞移工的議題。從緬甸街、印尼街的導覽,到拍攝發想主題,與移工們建立關係,循序漸進地對談與互動使我們漸漸進入了他們的世界,也更認識在過去十多年的歲月裡,東南亞移民在台灣所經歷的脈絡。

在這個基礎下,我們準備在期末時合力舉辦一場攝影展,讓那些不廣為人知的故事,透過攝影計畫的創作,讓身邊的朋友了解,看似陌生的他們,其實是如此靠近我們的生活。

這對我們來說,是一項不小的挑戰,畢竟我們都沒有辦展覽的經驗,也沒這麼正經地完成一組攝影作品,更甭提我們起初對於多元文化與移工群體也沒有太多特別的想法,只當他們是一群和我們生活在同一座城市的外來者。而我們開始歷經變化的起點,得從RAJAWALI這間不起眼的家具店開始說起。

RAJAWALI店內的印尼移工們。作者提供。

移工的文化空間

當天我們的「印尼街導覽」課程結束後,組內在討論拍攝主題時陷入泥沼。當時認為如果拍攝印尼街的飲食文化,恐怕與其他組會出現重疊,再加上那時的我們還不太習慣與陌生人攀談,苦思一番後,決定回到之前導覽經過的家具店,找出屬於那間店的故事。

這家空間不大的店,和我們一般台灣人印象中那種寬廣、琳瑯滿目的家具店很不一樣,只見眾多錯落的照片佈滿亮黃色牆面,幾座華麗而巨大的展示品沙發則是沿牆擺放。原來,移工們到這家店可以透過型錄、分期購買家具,家具店在印尼的公司則會負責運送貨物到購買者的家裡,並且拍下一張他們家人和家具的合照寄回台灣,因此整家店佈滿的就是這些證明貨物已順利送達的照片。

這間店是如此有趣,相信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應該不曾聽聞這種商店的存在!在印尼,很多人會因為家庭、經濟等因素選擇出去到海外國家工作,一去便是好幾年。工時極長讓他們難以撥空返鄉,通常一個月也只有一天假日能和同鄉朋友相聚,來到印尼街這個屬於他們的文化空間,可以讓他們暫時一解鄉愁。而像RAJAWALI這間店所提供的服務也就順勢而生。這裡讓隻身在外的移工們,能夠透過家具運送來照顧遠方的家庭,也能透過家鄉寄來的照片,懷念遠在他方的家。

「空沙發」的發想

在決定拍攝方向之後,我們幾個禮拜的田野調查於焉展開。剛開始我們訪問在家具店工作的員工,想知道她們剛從印尼跨海來台的故事。隨著彼此越聊越深,我們漸漸能體會她們初到台灣的不適與工作上的辛勞。家具店聚集著遠赴台灣追求更好的工作的人們,在歷經不同工作後,有人與台灣人墜入愛河,共組家庭;有人離開上個工作,因緣際會來到這裡繼續討生活。無論各自的背景為何,在台灣已經生活十幾年的她們,這裡已經是她們第二個家。

我們在店裡聽她們娓娓道來對印尼、台灣兩地的情感、想法與趣事。從遷移到定居,她們就像在台印尼人的先行者,面對新環境的各種挑戰,直到今日一切慢慢穩定下來後,異地彷彿成了故鄉,而她們也成為印尼移工們的燈塔,除了工作上的服務內容外,她們傾聽新來乍到移工們的心事與煩惱,並為他們指引一個可信任的方向。

曾有一次在店裡訪問到60年代左右印尼內亂時躲來台灣的華僑老先生,他也跟我們分享了很多印尼華僑在那個時代的狀況。當時我們拍攝了不少他們在店裡的照片,也了解到很多不同於年輕印尼移工的觀點與資訊。但回到拍攝計畫本身,我們漸漸發現那時在店裡所拍攝的照片,都是以報導攝影的方式進行人像拍攝,即便我們在文字上另外闡明照片所乘載的內容,若將文字抽離,照片本身給予觀者的感受仍是薄弱的,這樣的呈現是難將撼動我們的故事給呈現出來。

我們在課堂上說明這個困境後,鄭怡雯老師與陳敬寶老師鼓勵我們往編導攝影的方向去嘗試,而這個反饋也啟發我們,何不把家具店的沙發,當成在台印尼移工面對家鄉依戀的隱喻?讓沙發現身在他們在台灣熟悉的生活圈裡,代表著即便是異鄉,也可能成為一種歸屬。過長的工時、極短的休假,種種為合約所桎梏的作息使得移工們在難得的休假日中,非得好好把握與朋友相聚的時光不可。但等到人潮散去,在這個偌大的城市機器裡,則又各自回到一個人的世界,而那張空著的沙發,就像守著孤獨的歸宿。

空沙發象徵著孤獨的歸宿。作者提供。

聆聽印尼移工的「青春之歌」

這個編導拍攝計畫剛開始時,我們擔心店員們是否同意我們搬著沙發到處跑,畢竟那一張沙發看起來並不便宜,但在說明與詢問之後,她們竟然同意我們這個瘋狂的計畫!也許是過去幾週的談話已經讓她們建立了對我們的信任,於是那天下午,我們組內兩人搬著一張單人沙發,一人揹著攝影器材,就這麼開始在印尼街進行擺拍。

這種顯眼的舉動確實引來不少好奇的眼光,有人甚至跑來詢問我們這沙發是不是要拿去丟?有趣的是,空蕩的沙發居然吸引一些人跑來圍觀或坐在上面,當下我們竟也拍起了露天沙龍照。

在拍攝完印尼街後,我們也將場景移動到台北車站大廳與周遭空地,只要是移工們聚集之地,我們都嘗試將它設為背景。之後還因為想呈現更完美的構圖,從學校借了推車,遠走到華陰街伊聯(NU)組織與台北車站地下街的東南亞商店拍攝。這一張空盪盪的沙發,乘載了離鄉者的鄉愁,在遙遠的異地國度裡尋找著熟悉的環境與人群,但那終究不是自己真正的家鄉。

經歷這2、3個月的拍攝,我們最大的收穫,是聆聽了許多屬於印尼移工們的故事。那是他們的青春之歌。不管是對於未來的想像、對於生活上的追求,亦或只是想讓故鄉的家人能過上更好的日子,他們無不奉獻了青春歲月,在這個陌生的島嶼上奮力生活著。對我們來說,能親自聽到這些故事,也更能體會到他們真實的人生歷練。

經過一連串的攝影創作,白詠丞、吳思遠、黃品皓也對空沙發的寓意和印尼移工的處境,有了更深一層的瞭解。作者提供。

而透過鏡頭,我們也將這些故事化作一系列的影像作品,於12月11日起在臺北科技大學共同科館五樓通識中心長廊展出,透過展覽讓校園內更多人意識到東南亞就在我們的身邊。很開心展覽能夠順利開幕,也感謝所有幫助我們完成這個計畫的人們,對我們來說,《Towards the South》攝影展是個開始的契機,認識這台灣第五大族群的腳步已不停歇。

(作者為北科大學生。)

瀏覽次數:710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