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一間位在波士頓1小時車程外,不到5千人的學校──伍斯特理工學院(Worcester Polytechnic Institute),教出的學生在畢業10年後,平均薪資是美國的第8名,僅次於耶魯大學,更贏過台灣熟悉的普林斯頓大學、哥倫比亞大學。

那天,我在一個餐會中,與一名正在波士頓工作的科技業主管聊天。我問起他這間學校的事,他說了一段他自身的經驗。「我曾經面試過這間學校出來的年輕人,他們很有想法,很能解決問題,團隊合作能力也很強,比起一般的大學畢業生要有競爭力。」這間大學培養出了無數厲害的工程師,包括了清華大學永遠的校長梅貽琦。

當台灣的大學紛紛面臨倒閉危機,同時不斷被批評學非所用、缺乏社會參與精神,或許伍斯特理工學院的治校選擇可以作為台灣高教發展的參考。

因應產業變化而轉型

伍斯特理工學院成立於1865年,是美國歷史最悠久的理工學院。伍斯特是校名,也是地名。這個城市在1825年因為交通地緣關係,成為美國重要的製造業工廠聚集地,因應這樣的在地產業,伍斯特理工學院的出現也就合情合理。

然而,創校100年後,產業遷移,該校的教授們面對質疑,重新討論高教存在的意義。他們提出的結論是,「大學應該透過讓不同世代的人一起充滿想像力地進行學習,進而創造知識與生活的結合,大學應該要能平衡教育與訓練、理論與實作。」

旁聽課程之合影(中間著紅色上衣為筆者)。作者提供。

基於此結論,他們在1970年重新設計全校的學制,將專案導向式教育帶入學校,試圖達到兩個目標──讓學生成為知識的專家(答對問題),也同時成為真實世界問題的解決者(問對問題)。

而如今,華爾街日報曾經於2016年評論伍斯特理工學院的師資,在教學與研究平衡上是全美國第一名;普林斯頓評論也在2018年將其評為美國高等教育治校表現的第5名。究竟他們做了什麼改革,讓學生得以平衡學術與實踐?在本篇文章中,我想先談談這間學校的課制設計。

從大一開始練習面對世界的「重大問題」

在伍斯特理工學院,大一有一門特別的選修課──重大問題研討課。在這堂課當中,學生會分組面對一個社會的重大問題,比如說生物滅絕、食物浪費等議題。這一門研討課會有兩位不同領域的老師共同執教,以生物滅絕來說,教授的便是歷史教授與生物教授,兩人以生物的滅絕歷史作為授課核心,接著發展出學生可能要理解的部分基礎知識。7個禮拜的課程中,學生會先用2-3週學習基礎知識,接著要分組決定子主題,在後半學期(3週)中尋找相關科學文獻,進行團隊專題報告。

在這堂課中,大一的學生們要練習的是成為「獨立學習者」,比如說研究學習能力、溝通技巧、簡報技巧、寫作技巧等。很多曾經修過這堂課的學生說,這堂課能有效幫助他們之後在伍斯特理工學院的學習,而這些能力,在9成的課程中都需要用到。

我在訪談生物教授Marja的時候,她向我分享她的教學經驗:「學生對學習的熱情可以遠遠超越你的想像,他們真的會對專案產生擁有感。曾經在我開設的研討課程中,有學生說他們想要把剩食發放給需要的人,後來學生真的成立學校社團、設計發放系統,把搜集到的食物發到街友收容所。他們被我邀請回到課程中分享經驗給學弟妹,後來這些學生變成超強的演講者,也讓學弟妹了解為什麼上課做專案可以影響真實社會。」

不只是一門必修課,更是有意義的改變

而在這堂選修課結束後,每一位伍斯特理工學院的大三學生都要選擇一項社會問題。伍斯特理工學院在全世界有超過40個合作中心,每個中心都會與當地城鎮的非營利機構合作。由這些機構提供伍斯特理工學院的學生許許多多「真實世界的問題」,比如印度因為交通建設落後而缺乏醫療資訊與資源、紐西蘭的保育類動物瀕臨滅絕等。

在過程中,學生拿到非營利機構出的「難題」,試著在有限的時間內透過研究、開會、訪談、實地勘查、提案、驗證等過程去試驗出可能的解答,教授則是從旁觀察,透過向學生提問,幫助學生練習更周全的思考,以及協助學生接觸到適合的利益相關人。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參與課程觀察,看到一群選擇留在伍斯特解決當地社區問題的大三學生們,有的學生們與當地的非洲藝術組織Crocodile River Music共事,試著幫助非洲音樂文化更深入到伍斯特居民的生活當中。我問這群學生對自己的專案有什麼想法?畢竟這只是一門必修課,他們真的關心這個問題嗎?

學生告訴我,「我們一開始也不是很清楚這個組織到底在做什麼。但是透過每個禮拜開會,我們理解到移民在美國處境的困難,有很多人正在掙扎地適應這個社會。如果能透過我們的一點力量改變他們的生活,我覺得很有意義。我覺得我現在正在做的專題學習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除了做非洲移民文化的學生,我在另外一群學生身上也聽到他們協助英國社區發展組織解決地下道積水的經驗、協助英國倫敦地鐵局研究動線混亂的原因……,而每一個專案,背後都有一位真心關懷問題的老師,因為所有的合作單位,都是由這些老師基於關注和興趣而接洽負責的。

伍斯特理工學院大三跨領域課程模式說明圖。作者提供。

而除了大一、大三以及大四的畢業製作課程之外,校內9成的課程都會要求學生團體合作、解決真實世界的問題。大量的專案導向式教育,讓這裡的學生離社會很近,也在一次次練習中逐步養成解決問題的自信心與具體經驗。

當台灣高教已經開始面對學用落差、畢業生就業困難的挑戰時,或許伍斯特理工學院的經驗是我們能夠尋找突破口的起點。

瀏覽次數:646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