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coolloud@flickr, CC BY-NC-ND 2.0

保守派反對同性婚姻乃基於:恐懼同性戀、異性戀中心、性別歧視。本文則要論證這三點的合理性,以及與這三點密切相關的傳統家庭之合理性。

從保守派來看,家庭之所以要被婚姻保障在於要求穩定性,但是家庭的穩定性和同性戀所代表的趨勢產生了矛盾。保守派常說他們不反對而且尊重同性戀個人,意思就是他們反對的是同性戀所代表或強化的趨勢。同性戀所彰顯的趨勢有三:一、性與生殖的分離,二、生育與血緣關係的分離,三、家庭性別角色的去傳統化。以下逐點論之。

反對「不生殖只享樂的性」

性與生殖的分離乃是節育政策與避孕技術的結果,其後果使得性不再只是生殖的義務或功能,性可以成為純享樂。享樂原則是皮膚黏膜就能產生快感,由此性器官不再只是生殖器官。保守派說這是誤用器官,其實是在反對性與生殖的完全分離。由於過去生殖基本上是在婚姻家庭內完成,而性與生殖的分離使得性自由了,使得人們可以追求婚家之外的情慾,保守派認為這往往就是從一對一關係解放出來,容易導致現代婚姻外的性;反之,一對一的性忠誠風氣則強化現代家庭的穩定。總之,性自由或性與生殖的分離趨勢是不利於家庭穩定的。

但是避孕的、無生殖能力的異性戀不也是性與生殖分離嗎?當然是這樣。不過,同性戀使得婚家制度最基本的性壓抑手段,也就是嚴防男女的性別藩籬無用了。同時,同性性交在概念上典範地代表了性與生殖的分離──對情慾的追求、純粹的性享樂,絕不可能意外懷孕,一言以敝之,性器官與生殖器官的徹底分離。

對於這種徹底分離不少人是有著厭惡或恐懼之情的,所以,恐懼同性戀是對自然器官偏離它們的自然功能時的情緒反應。很多情緒反應在理性反思上未必成立(如對突然大聲響的驚懼情緒反應似乎沒有必要,因為聲響不是傷害),但是有其進化而來之適應功能(逃避大聲響所代表的潛在危險)。當「自然」違反自然功能時,產生恐懼往往是一種適應環境的功能。從這個觀點來看,即使同性戀自己有恐懼同性戀的情緒,也是十分合理的。由於情緒反應有時會疊加出另一極的逆反(例如從大聲響而生的不只是驚懼,有時也會有快感,這也是愛看恐怖片的情緒原理),這也徹底地複雜化了恐懼同性戀問題。

家庭是血緣與情感的雙重排他

不過,性與生殖的分離趨勢還要有許多推波助瀾的因素才使得現代家庭不穩定,像自由離婚、性機會的增加、享樂主義等等,這些其實都是使家庭不穩定的因素,因此將同性戀的性與生殖分離當作主因,有將同性戀當作替罪羔羊之嫌。

保守派因而要進一步申論:上面講的生殖應改稱為「生育」,就是還包括兒童的哺育與教養。所以問題在於性與生育的分離,保守派憂慮不穩定家庭關係下的兒童生育與教養問題,而且他們認為一對一親密關係的異性結合家庭必須是家庭的主流,才能使家庭制度永續與安定。

為什麼他們如此認為?我認為保守派還有另外兩個假設,一個可以說是「異性戀中心」,也就是:由一對一專注親密排他關係下的異性性交而生殖的子女,這樣的生物過程有著最原始生物自然的本能情感,是最具有交融力量的連結家庭之感情紐帶──因而是家庭的穩定來源。血緣的排他能強化家庭內聚的情感排他,使得家庭更為穩固。

上述的血緣與情感的雙重排他,使血緣家庭成為人海中的自然獨立孤島,人海孤島之情感排他是很必要的孤立機制,因為個人與家庭如果沒有被孤立,就無從發揮它的情感功能──家庭之所以成為無情世界的庇護所,也是因為個人在世界上被其他的家庭所孤立。換句話說,外面的世界如果都很溫暖,就不需要回到溫暖的家庭了,家庭的情感功能也被取代了。

保守派強調生物過程的異性結合之生殖養育,這過程可以表述為:父母延續子女的生命,而由於血緣關係,這同時也是父母在延續自己的生命──這個傳統的想像有著超越個人及其死亡宿命的意義,個體經由血緣傳承而延續個體生命,這本身或有超越個人主義的意義。再者,保守派認為:生殖養育本身也顯示沒有人是生來個人主義化的,均必需經過家庭此一非個人主義組織,在家庭成員相處中培育非自利算計的德行。不過,這種保守派的理想家庭並不是普遍必然存在,現實中充斥著許多失敗的家庭。如何應對這些失敗家庭及其危機,則是論辯的核心之一。

用傳統規約來穩定關係

還有一個保守派的假設則是:異性男女的自然分工或傳統性別角色乃是家庭天然秩序的保障,也更能使家庭穩定。而同性伴侶則缺乏傳統性別角色的自然分工,即使有性角色像1號0號或踢婆之分,但是能否順理成章地延伸為男女性別角色,還可能需要協商過程而不穩定,缺乏傳統的力量來依循、加持或鞏固。

上述保守派之男女角色的傳統分工假設(區別看待男女)一般被認為是性別歧視(「歧視」的中性意思就是區別)。質疑保守派者可能高舉平等個人之理想,典範模式或為夫妻雙就業、均分攤家務等等。誠然,現代以來,男女性別角色與分工趨向無區別的平等個人,但是這種去傳統化的趨勢能夠普遍持續的重要因素是個人主義化(即,個人可以經濟自足而能選擇獨立於世)的普及與永續──這顯然是不可得的。實現個人主義化所仰賴的富裕社會、充分就業或福利國家都僅曇花一現,社會之內與國家之間的貧富不均看來是常態。於是,每個社會中總是有缺乏獨立資源的劣勢男女,他們只能依靠傳統的殘存模式與自身儲備,將就地應付生存需求,變通而成功的機會很小。

換個方式說,獨立平等個人之間的協商似乎可以算計得失、理性解決,然而當許多人實質上不是獨立平等(亦即,無法真正做到個人主義化),個人之間若要維持形式上的平等協商(實質上卻是依賴或支配),總是紛爭不斷。保守派主張回歸傳統,傳統作為權威的憑藉來安排分工,因而也有著儘量化解紛爭的功能。

更深刻地來看,人們之所以依賴傳統或宗教所規定的性別角色與傳統家庭,不只是因為缺乏自主獨立的能力與資源,還因為它們可以給需要自我定義人生方向的現代普通人,一種安身立命的牢靠指標。窮人或普通人缺乏資源與能力在公共生活中嶄露頭角、找到人生意義,故而將家庭作為個人真正成就與人生價值之所在,傳統家庭的家人倫常、親子的血脈傳承與情感聯繫就是其安身立命所在。

這便涉及了傳統家庭在現代社會之功能了──因為以家庭私人領域(而非公共領域)為安身立命的一般人,其家庭不是獨立平等個人之間的契約家庭(不是追求平等交換),而是帶著血緣生物生命延續想像的非個人主義傳統家庭,不計較付出回報的犧牲自我。至於同性戀追求個人幸福與自由生活方式,在保守派看來,與傳統家庭主體格格不入。

自由派能不能解決家庭穩定的問題?

對上述論證,反對保守派者立刻質疑:「可是上述講的是傳統家庭的理想、而非現實!」的確,自私或佔有欲的父母子女不分傳統現代都普遍存在;很多時候,家庭即地獄。

保守派對上面質疑的回應則是:傳統家庭是僅存的基地,能培育超越現代家庭的德性。亦即,家庭不應是理性獨立個體「合則來、不合則去」缺乏凝聚力的不穩定,而是利用人們由異性性交生殖而自然存在的血緣關係所由生的責任與關心情感來培育諸多美德。這些培育過程時常座落在習慣、傳承的習性或儀式裡,也就是較少理性反思的照舊行為,有時則是抵禦市場與(西方化)國家侵蝕的民間本能反應。

那麼主張同婚的自由派能不能解決家庭穩定與同性戀所代表的趨勢之間的矛盾呢?其實就從自由派本身對親密關係的立場來看,自由派是沒法解決的。

自由派講的伴侶親密關係的民主化以及純粹關係都和穩定家庭有衝突,伴侶親密關係的民主化不再依靠各自扮演傳統角色,但是我們往往看到:市場的交換關係卻乘虛而入地滲透,單方付出犧牲往往被現代婚姻指南認為是傻子;交換的計算容易帶來衝突。而且對親密關係有越來越高的強度與純度要求,不論是要求傾聽、溝通、深度交流或性滿足,情感期望都越來越高,結果愛難求、情難守,增加了親密關係失敗與失望的可能,同時提高了進入持久親密關係與非傳統婚姻家庭的門檻。

至於像所謂純粹關係就是親密關係只靠著關係本身在支撐,最簡化的理解就是兩人因愛情而結合的關係,就是靠著愛情維繫下去,而不是社會期望下的傳統角色等等,這是相當徹底的去傳統化,其實是建立在個人主義化的假定上。這樣的親密關係當然充滿風險和不安全感,建立在近似純粹關係這類的家庭自然不會穩定,因為外有恆常變化的環境動搖親密關係,內則需要雙方不斷協商親密關係,因為沒有傳統習慣可以依靠了,雙方必須依靠協商。

總而言之,保守派的傳統性別角色與家庭觀念涉及的,不是缺乏正確的性別平等教育,而是如何看待與理解傳統、去傳統化與再傳統化。

(作者為中央大學哲研所教授。)

瀏覽次數:1115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