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Unsplash

台灣民眾在11月大選投票中,將獲得9張公投票。但公投票背後的價值及意義,卻鮮少為公共討論。立法院討論《公民投票法》修法過程,亦多著重降低連署門檻、排除審議公投題目等技術層面問題,卻忽略政府與公民社會面臨公投結果後的對話及衝突。我們或許可從正在進行的英國脫歐談判中,獲得一些啟示。

從2016年英國人民決定退出歐盟,到2017年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後,號稱「老牌民主國家」的英國社會陷入脫歐及留歐的激烈分歧。即使保有傳統「誠信」(integrity)價值的英國政治人物尊重英國人民決定,卻始終無法定奪脫歐本質,「硬脫歐」(hard Brexit)、「軟脫歐」(soft Brexit)等各式名詞產生,背後均代表對脫歐實質內涵的爭辯。

如今英國與歐盟談判進入收尾階段,不論是對梅伊政府的脫歐談判結果不滿,或盼望在最後階段死守留在歐盟,部分保守黨、工黨議員、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s)、蘇格蘭獨立黨(SNP)都主張第二次公投。但梅伊態度非常清楚,英國人民已在2016年做出脫歐選擇,英國政府必須尊重且完成使命,直接拒絕二次脫歐公投。

顯然,對今日的英國而言,2016年英國人所做出的脫歐決定假若與2018年政府談成的協議期待不符,民眾並沒有再次決定的機會。或許台灣社會可藉此思考,民眾決定投下公投票後,倘若日後政府所執行結果不符原本期待,民眾是否可再決定一次?

比如反核災地區食品公投,該命題為「你是否同意政府維持禁止開放日本福島311核災相關地區,包括福島與周遭4縣市(茨城、櫪木、群馬、千葉)等地區農產品及食品進口?」倘若公投通過後,台灣面臨加入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需要日本支持的壓力,民眾又是否可再被賦予一次選擇機會?

英國社會對脫歐的激烈分歧,主要糾纏於三大核心:北愛爾蘭與愛爾蘭共和國的「硬邊境」、續存歐盟單一市場及關稅同盟、人員貨物等邊境流通管理。對「硬脫歐」派而言,脫歐本質是「乾淨」離開歐盟,包括完整的邊境管理、完全脫離歐盟單一市場及關稅同盟;對「軟脫歐」派而言,脫歐是讓英國在司法、邊境人員等重獲管理,卻不代表須離開單一市場及關稅同盟。這些喋喋不休的爭論背後也透露一件事:英國民眾參與公投時,究竟是投下哪一種脫歐?

若以此論反空汙公投,該命題為「你是否同意以『平均每年至少降低1%』之方式逐年降低火力發電廠發電量?」一般而言,大眾直觀認為降低火力發電可降低空氣污染,基於世界潮流,民眾鮮少反對。然而,倘若公投案通過後,政府執行降低火力發電是以提升核能發電為因應對策,對民眾來說是否符合原本的期待?

事實上,公投命題本身即是簡化的問題,在民眾對公投結果的意涵缺乏充分討論、或被政治人物的話術所欺騙時,最終就容易陷入如英國社會現在所面臨的巨大分歧。

年底九大公投的結果,都有潛在遺留的問題,卻未被充分討論。英國脫歐給我們的啟示是:雖然公投可解決代議政治對公共政策討論不足的缺陷,但政府在面對公投結果時得小心翼翼地解讀,並與公民社會不斷對話,尋找平衡點。否則公投案不見得能好好解決公共政策,反而可能如英國社會一般,使社會陷入分歧的爭辯中,讓公共政策無法脫離政治泥淖。

(作者為新聞媒體工作者。)

瀏覽次數:256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