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職場玻璃天花板並非新聞,特別在遭遇母職時。面試時「有沒有小孩?有沒有預計要生小孩?」這類歧視問題並不少見,時下仍常有耳聞,甚至成為是否錄用的關鍵;任職期間懷孕對女性來說也是頗有壓力的事,從產假、育嬰假、支援人手的安排,都可成為雇主刁難的因素。每每在新聞上看見這類事件,就讓我懷疑自己到底身處在哪個年代。

有一種職業,更是要求女性的體態、體力、肢體技巧及持之以恆不間斷的訓練,同業間的激烈競爭,有可能讓人一離開便回不來;懷孕生子不僅是人生重大決定,更可能是職業生涯的句點,對一個從小就投入大量心力成就此項事業的女性來說,當母親可能是連想都不敢想的一件事。它,叫做芭蕾舞者。

身為芭蕾舞者,懷孕是生涯最大賭注

平衡的力量:芭蕾舞者臺上明星、臺下母親的雙面人生真實紀錄》一書花了14年時間記錄3位舊金山芭蕾舞團的舞者,分別為克里斯汀.朗(Kristin Long)、蒂娜.雷布蘭(Tina Leblanc)及卡提塔.渥斗(Katita Waldo),三名舞者皆曾擔任舊金山芭蕾舞團的首席舞者,在專業舞者的生涯內選擇成為人母,並在短暫離開後,重新回到舞台上,參與專業演出,表演不遜色於為人母前,屢獲大獎,獲得滿堂喝采。

成為母親是女芭蕾舞者生涯最大的賭注,攸關經濟與生存。許多想生小孩的女舞者都必需有計畫地懷孕,避開巡演的時間,並在休假期間恢復,以銜接下個舞季,舞團總監更是無比重要。本書提及的3位芭蕾舞者皆在舊金山舞團藝術總監及首席編舞家海吉.湯瑪生(Helgi Tomasson)帶團期間產子,並順利回歸舞台。3位舞者無不對海吉表達萬分感謝,除了給予回歸後的演出角色,在懷孕期間也必須有適當安排,讓她們維持收入,不致斷炊。

懷孕期間容易增加受傷的機會,生產後回到舞台更是工程浩大。除了恢復體態成為必定的壓力外,重組身體肌肉、重建趾尖耐力,重新鍛鍊背部腰部的承受力,一切談何容易?產後回歸跟傷後回歸畫上等號,過而無不及;而從懷孕開始,被取代、被遺忘、無法恢復原先狀態、需要重新證明自己的焦慮感只會日趨強烈,連產後都無法卸除,往往讓舞者母親陷入低落與憂鬱。

「當過媽媽才能跳的舞」

這樣的心理折磨,常會讓舞者母親視為「為人母的懲罰」,現實中的丈夫支持顯得格外重要。產後若順利回到舞台,接下來要面對的就是長時間的巡演,必須捨棄與先生孩子的相處。試煉在孩子小時候更為艱難,夫妻關係往往在這個時期崩解,就算先生是相關行業,在生孩子前就有深刻的認知,也不一定可以撐過去。長時間單獨照料嬰兒或幼兒是極度艱難的挑戰,嬰兒和幼兒對母親的需求遠遠大於想像,就算順利安排嬰幼兒照顧中心,孩子的狀態仍會起伏不定,而這個時刻往往就是夫妻決裂的爆發點。

對芭蕾舞者而言,困難重重的育兒之路有沒有正面影響呢?就本書的3位舞者來說,有的。訪談中,這3位舞者不約而同地表達成為母親後的自己,心態上都略退一步,變得比較輕鬆,自我精進的想法也變得不同,為自己努力,也變得可以客觀欣賞自己的優缺點。卡提塔.渥斗說:「好勝就無法欣賞。」而3位首席舞者都在為人母後才體悟這個道理。

或許是心態的轉變,淬鍊出比技巧更高的境界,3位舞者皆在復出後才得到各自人生的最高評價,3人在《精密的炫目快感》的聯合演出,獲頒年度卓越演出成就獎──群舞獎(由舊金山鄧肯舞蹈獎協會頒發),蒂娜在得獎感言內提到:「我們在舞團流傳一則關於這支舞的笑話。我們說,唯有當媽的才有辦法跳《精密的炫目快感》,因為,生過小孩才懂得如何在這快如閃電的舞步中保持呼吸。」

華麗的芭蕾舞步、優雅翩翩的身影與舞台下母親/專業舞者間的身份轉換,與站在人生舞台上的每一位母親一樣,呼吸吐納、心神流轉之間,追求著《平衡的力量》。

瀏覽次數:225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