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塵室背後的故事》劇照。 圖片來源:2018勞工影展 Taiwan International Labor Film Festival

南韓「人災」頻傳,早年有施工不良造成大量死傷的三豐百貨公司與聖水大橋崩塌事故,還有船長與政府怠慢應變,導致許多高中學生葬身大海的世越號船難。這些慘案每每發生,都震驚世界,但一般閱聽眾甚少知道,就連在代表性的財閥底下從事生產線工作的員工,也接連賠上健康與性命,釀成連串抗爭。

2005年,一位在三星電子半導體工廠工作的女孩黃宥美,突然遭診斷罹患急性白血病,不到兩年即告病逝,得年22歲。隨後,與宥美在同一條生產線上工作的前輩李淑英,亦被確診為同樣疾病,而且不到一年就撒手人寰。

詭異情況開始出現:越來越多在同工廠工作,或隸屬LG或SK等其他財閥,卻也是在半導體廠工作的基層員工,相繼傳出嚴重健康問題,總計有230人。這些人輕則被診斷為貧血或狼瘡,重則被宣判罹患全身硬化、腎衰竭、腦癌、淋巴癌等難以逆轉且足以影響往後人生的重大疾病,而當中已有54人死亡。

得知女兒與生產線上的員工相繼罹病甚至去世,黃宥美的父親辭去工作,開始展開對三星集團的抗爭;而幾位社運活動家、勞務士與律師,也共同成立了「半導體勞工健康人權維護協會」(半勞維),開始展開調查。

半勞維發現罹病者的共通點:他們長期暴露在組裝生產半導體晶片或液晶螢幕時,所需浸泡或清洗的多種高濃度化學物質中,包含鉛、硝酸、氰化氫等重金屬或劇毒物質;他們在工廠中只穿著基本防塵衣,公司卻全然未告知工作環境會碰到什麼物質,或協助他們有效避開這些毒物,並隨時監控健康狀態。

面對公司陷旗下勞工於不義,半勞維開始協助包括宥美父親在內的受害者及家屬討回公道。他們在第一關,向南韓勞保事務的主管機關──勤勞福祉公團(「勤勞」在韓文指「工作」之意)申請職災認定,卻被打回票,隨後開始行政訴訟,官司一打就是11年。

財大氣粗的三星則出手干預,派人向受害家屬轉達,若放棄訴訟並尋求和解,三星願意支付賠償金,藉此分化半勞維與部分受害家屬的團體行動,對三星形象造成的影響。但包括宥美爸爸在內的不少人,除要求職災認定、賠償,更持續主張三星應公開道歉,並提出防治機制,才能真正杜絕慘劇重演。

超過3年多來,宥美爸爸和半勞維,持續死守首爾地鐵江南站8號出口的三星總部前,展開靜坐抗爭。另一位代表性人物,則是工作多年後罹患腦癌、而傷害到行動與語言神經的職員韓慧京,她常在母親推著輪椅下,出席抗議集會,吃力地高喊,要求三星還她賠上的青春公道。

一手扶植起財閥的前保守派政權,面對爭議,卻幾乎不聞不問;宥美爸爸更曾公開說道,在半勞維與三星的對峙處於僵局時,三星還拿出過去脫離半勞維支援並私下和解的案子,試圖操作輿論,對外聲稱,職病問題都將順利解決。但多年下來,法院接連認定多位受害者與家屬的健康受損,與工作相關,屬於職災;加上2016年底,南韓爆發崔順實干政案,三星也捲入其中的捐款風波,副會長李在鎔遭收押,最終促使政權輪替,讓三星臉上無光。

在此情況下,受害者家屬、半勞維與三星間的仲裁開始加快進度,並終於在7月底達成協議。三星將達成讓家屬與半勞維滿意的條件,處理職災爭議;半勞維也同意將撤守靜坐示威,待三方確認好細部事項後,延宕11年的職災抗爭,可望劃下句點。

紀錄片《無塵室背後的故事》,呈現的就是包括宥美爸爸、韓慧京與其他多名南韓職災者與家屬的現身說法,暴露出在重大公安問題被揭發下,受害者未獲政府最基本的關照與心理支援,還得透過展開耗時的訴訟討回公道;面對未來人生,卻又充滿惶恐不安。

同樣爭議,現在或未來,都難保不在台灣出現。我們須時刻警惕思考,如何驅使政府、資方與整體社會,共同營造安全的勞動環境,並對遭逢職災者,在大興訴訟前,提供身心支援。南韓歷經如此慘痛教訓,台灣更不應重蹈覆轍。

(作者為駐韓獨立記者,韓半島新聞平台創辦人。)

瀏覽次數:828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