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應台君:

讀了你的《天長地久》,很感動你是一位有愛、有熱忱的作家。早期也看過你的書《大江大海》,描述國共內戰後來台第一代外省人的心聲,很感人,也能體會到戰爭的殘酷,變遷游離的辛酸。

雖然你是台灣生的,可是你好像是上一代的人,血液中流滿上一代的苦難,有如是你母親那代的代言人,道盡了他們流離顛沛的辛酸血淚,即使是第三者如我也感動不已。

如今我出國30幾年,讀到你的《天長地久》,心中有另一番感觸,很想和你分享。

被洗腦的童年

我想,我們才是失落的一代──不是上一代,也不是年輕的一代。我的祖先,300~400年前從大陸移民台灣這個「福爾摩沙」,但我的父母親都聲稱他們是台灣人。

即便小時候父母教我們台灣話,我們也沒學好,因為學校不准講台語,所有的知識就是經過了國民黨的洗禮。即使父母想教我們日文,我們也認為日本人壞透了,不但不學,反而覺得父母有偏見,但父母從不辯解(太敏感了,在那個白色恐怖的時代)。

我一直以為我是外省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直到我出國留學,智慧開通,才驚覺我是無意識的被徹底洗腦。我很感恩自己能在困境中有機會出國留學,自己賺取學費、生活費,結婚生小孩後,才漸漸有時間去思考:為何父母親總自稱他們是台灣人?而我總拒絕去聽他們那一代的故事?

台灣來的台灣人

好在,我們這一代的視野已經逐漸發達,在國外,早期國民黨的那套已經無法綁架我們的自由思維,我終於豁然開朗: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不再被大中國的祖國主義所綁架。每次外國人問起(不限美國人)我都會很驕傲的告訴他們,我是台灣來的台灣人,中華民國和中國是兩個政治理念不同的國家,甚至隔了台灣海峽。台灣是幾百年前經過不同的族群的融合,而成為今日民主的中華民國,就像美國不等於英國,台灣不等於中國。我很高興自己是台灣人。

我的小孩出生在美國,我不會問他們是美國人或台灣人,但我會告訴他們,台灣是父母的故鄉,他們若有興趣,可以自己去發掘,當然他們有疑問,我們也會以客觀的方式討論,因為這是我們學習的態度。至於少數台灣的外省第二代,仍停留在父母那代的中國束縛,懷念祖國,卻既不願也不敢回中國享受祖國的懷抱,只是腳踏二條船,既享受台灣的權益,有時又幫中國官方作打手,打撃台灣的民主,分化台灣人民的和諧。而慈悲的台灣人,不願意斥責他們,只能任其滋長,這其實是讓人心痛又憂心的。

今天寫這封信給你,希望你將心比心,也能聽聽台灣人在外省人統治下的故事(那被遺忘的年代,白色恐怖),以曾任文化局長的身份、愛的文筆,創造更和諧的台灣文化,讓下一代同心協力守護台灣的民主,不再有「第三代」、「第四代」外省人,而是人人都是台灣生的台灣人,人人都為保護台灣民主而努力。

你我都是有褔的人,出國留學再艱辛,也比多數的人幸運多了,因為有機會開通眼界,心胸也更寛濶。我曾問小孩,你們雖不是台灣人,但台灣的民主若受到中國的威脅,你們會怎麼樣?他們說他們一定會為台灣抗議,為台灣爭取主權。他們的一顆心,已經證明民主的價值。我雖是美國公民,更希望台灣也能得到世界的認同,不受中國的打壓,所以就算我只能為台灣宣傳,也要盡了自己的一分心力,God bless Taiwan,福爾摩沙。

希望這封信能傳達到你手中,更謝謝你的傾聽。

讀者Grace Tsai,於加州,USA 

     

龍應台推薦閱讀:台灣是誰的家?

瀏覽次數:948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