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台北市龍安國小因某名家長認為《穿裙子的男孩》一書有鼓勵孩子變裝之嫌,要求將書從圖書館下架,引發爭議。由於該名家長擔心男生看了此書之後可能會想穿裙,進而影響孩童的性別認同,故而在此筆者從服裝與性別的聯結說起。

人類最早的服裝,至少是起自7萬年前,獸皮可能是最早的,之後再利用樹葉、樹皮與藤蔓編製衣服。至於用纖維編織成布、再用布製作衣服,則是更後期的事了。

從西方服裝史的發展來看,兩性服裝外觀在中世紀以前,並無對立或顯著的差異,且皆以裙裝為主。希臘羅馬時期男女皆採用披掛式服裝,直接將大方塊布以不同的纏繞方式披掛於身上。兩性在披掛式或是寬鬆的服裝下,外觀極為相似,髮型、頭飾或是有無鬍鬚才是區隔性別的元素。

不過,雖然穿著的服裝外觀相似,但當時社會對於男女兩性身體可否裸露或展現的看法卻有異。女性不論階級差異,皆需穿著完全包覆身體的服裝,男性則無此要求。一般而言,貴族男性主要採長衣款式,軍人與勞工階級則採露腿短衣以方便工作。

早期羅馬貴族男性的服裝也是寬鬆的披掛式。圖片來源:Carole Raddato@flickr, CC BY-SA 2.0

14世紀中期後,男女兩性在服裝上開始出現明顯差異,因應工作和行動要求,男裝開始出現早期的褲裝形式,穿著及臀短衣與搭配合身的襯褲,再套上細窄的分離式長統襪。女裝則從與男裝相似的長衣,逐漸轉變成上合身下寬鬆的克特式長衣。

文藝復興時期的男裝服飾,仍是植基於中世紀兩件式的基礎,但更強調上重下輕的感覺,女裝則開始出現緊身胸衣和裙撐,以此表現出胸、腰、臀三位一體的女性性感特徵。

其後,男裝與女裝的發展分歧漸大,樣式亦多且繁雜,但不管有什麼不同的樣式變化,褲/裙已成為兩性不可跨界的「服」碼,而男褲女裙更成為性別的最重要畫分。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即透過被性/別化的服裝,來展示我們的性別和判斷他人的性別。

服裝與社會的性別形塑

巴特勒(Judith Butler)即曾引性別扮演理論(performativity of gender)進一步說服裝的性別意涵及其社會性影響。她強調在社會互動中,我們對他人的性別理解,並非植基其先天生理而來,而是透過衣服、頭髮、外表舉止等已被社會性/別化的事物裝扮與表演過程推論判斷而來。尤其是在尊重隱私及各式性化偽裝物眾多的當代社會中,我們永遠無法得知一個人的生理性別,我們只能知道他/她人「扮演」什麼性別。

故而在社會互動中,性別是種扮演過程,透過已被性別化的偽裝物,我們每日都在有意圖的扮演和表演自己的性別。而已被性別視野社會涵化的我們,很容易以一種既定俗成且公開的方式重複表演及援引(cite)社會中有關性/性別的規範,並在扮演過程中獲得性別化的身體、自我與認同。

不過,雖然是種扮演,但巴特勒強調,個人其實無法隨心所欲的表演性別,因為性別是在權力關係底下運作,社會的懲戒與禁忌會伴隨著而來。故而,我們可以發現,在性別扮演模式裡,大部份的人為了配合文化的規範與逃避懲罰,會「主動地」表演出社會所期望的性別行為,而透過個人的標準化主動性別展演,社會中性別價值與規範也再次被確認。

或者可以這麼說:常人身體的日常服裝穿著,其實是個權力運作的場域,而權力運作的最終的目的,是為了要服務某些社會結構下的既得利益者或鞏固既有的社會結構。

像是19世紀女性流行的緊身褡與裙撐,即是為了符應男性需求與期待,及鞏固父權社會的男強女弱價值觀而來。透過限制與將疼痛不舒適加諸於女性身體,以建構女性柔軟與順從的特質,而被緊身褡雕塑的女體,也與性吸引、性興奮等想像連結。另一方面,女性也經由這樣的概念洗腦,亦以主動展現自己的性特質為樂,將婚姻視為是人生的重要志業。

緊身上衣和寬大長裙顯示了社會對女性的想像。圖片來源:Blue Mountains Library, Local Studies@flickr, CC BY-SA 2.0

當女性得到穿褲子的權利

不過權力的運作與壓迫並非總是得以逐行,被壓迫方亦非全然接受,更多時候,當權力運作到一定程度時,反抗隨即伴隨而來,這也是社會變遷的重要動力。

1850年代,美國女權運動者Stanton、Anthony、Bloomer、Miller等人,即為了便於工作與行動,曾發起女性穿著「裙褲裝」,但遭到極強烈的批評。像是不少人從當時的流行美學出發,認為裙褲裝不好看、無法展現女性的美麗和線條。但最主要的攻擊,仍是來自於其對既有性別界限的挑戰,批評者認為這些穿著褲裝四處演講的女權運動者,真正的意圖是要奪取男性權力,並取代男性成為社會中堅份子。而這些嘲諷與謾罵最終使得Stanton及其追隨者在1950年代中期放棄此服裝改革運動。

一直到1886年自行車問世,為了方便騎乘,再加上當時盛行海邊遊玩的休閒風氣,女性著裙實在不方便,Stanton借力使力,再次鼓吹女性著裙褲裝,至此女性也才開始跨越兩性不可跨界的褲/裙「服」碼,成為可視場合與喜好,任意選擇自己的褲/裙穿著。

當代,在台灣社會女性在日常生活中穿褲已成為一件稀鬆平常的事。但相對上來說,男性著裙卻是相當少見,除了在一些極盡醜化穿裙男人的反串搞笑或表演場合,一般人很少在日常生活中看到男性著裙裝出入社會。

不少男性也不會覺得不能穿裙是種損失或限制。裙裝在台灣的男性教養過程中幾乎是從未出現的選項,因為這個形象經常與性感、美麗、柔順、不便等女性或負面概念直接聯結,而這些都與男子氣慨背道而馳。穿裙男性經常被等同於娘娘腔,其行為某個程度折損了整個社會的男子氣慨。而如果一個男性真的在日常生活中以裙裝出入,親友的壓力與相關的社會懲戒可能亦會隨之而來。

至於裙裝為何有這些性化連結,主要仍是因整個社會是以父權社會的男性眼光看待世界,所以原本無性別的裙裝,有了女人的味道,成為性感象徵。

打破傳統眼光的「男裙運動」

事實上,如果不帶性/別化的眼光來看世界,純從生理舒適度和衛生來看,通風良好的裙裝對於男性確實是有其優點的。尤其對於位在亞熱帶,氣候潮溼炎熱的台灣來說,悶熱的褲裝反而不利生殖器衛生和精子製造。

這幾年,全球各地陸續有不少「男裙運動」正在發生。像是2013年瑞典火車司機2017年6月法國公車司機英國伊斯卡學院(Isca Academy)男學生等,都是因天氣太熱、要求穿短褲工作或上學,但上級或校方不准許這樣的做法,而引發穿短裙的抗議活動。

英國男學生穿短裙上學。圖片來源:BBC

台灣這幾年陸續有些以「男性」為主體、逾越「男褲女裙」界線的社會抗議活動,鼓勵男性在日常生活著裙裝,但這些活動似乎還在發展的路上,並未引起太多社會的重視。且不少是以聲援跨性別者為主,反而再次強化了性別刻板印象。例如近年來不少大學甚至高中推動的「男性穿裙日(週)活動」(包括成大、台大、中州科技大學),雖然媒體的報導不少,亦有不少參與活動的男同學甚至是男主管或教師穿著裙裝亮相,但後續在日常生活中穿裙的男性並不多。

如從文化發展史來看,男性著裙一事,在古代或是當代世界某些國家,都是件稀鬆平常的事。例如蘇格蘭男性著的基爾特裙、緬甸的隆基裙、馬來西亞的紗籠、不丹的幗,甚至中國或台灣古代社會的長袍,都是日常生活的文化穿著。不少男人穿上裙裝,仍相當有「男子氣慨」,而一個男人也不會因為穿了裙子就變「女性化」和「娘娘腔」。台灣前總統陳水扁先生就曾在出訪台灣的邦交國斐濟,即因應當地氣候與文化的特色穿起梭羅裙裝,也沒人懷疑其男子氣慨或性向,顯見服裝與性別本無關聯。男褲女裙的服裝分界,是整個社會歷經數世紀對性別特質建構的結果。

事實上,所謂的男人與男人味不會只有一種樣態,像是幫小孩換尿布的爸爸,或是注重面部保養和自己衣著穿搭的潮男,即展現出各式不同樣貌的男性風采。這些男性雖不見得同於傳統強調堅強陽剛的男性,但在女生眼中都深具男人味,也廣受女性的歡迎。

台灣性別平權運動雖已推展40多年,但在父權社會下,性別多元觀念仍未真誠的被接受,尤其是與性別直接做了深層聯結的服裝。所以主流社會對於男性著裙裝一事,仍是充滿了抗拒與禁忌。光是繪本就引發這麼多抗議,更遑論是日常生活中的男裙實踐。

還好,台灣仍有些默默認同和推動性平概念的教育工作者。像是台北市和平實驗小學的男校長黃志順,就特別穿裙子在校門口迎接學生,表達他個人做為教育工作者的理念。

我想,繪本只是改革的一小步,未來希望在台灣各地能有更多的「黃校長」,致力於推展男性在日常生活中的著裙實踐,重新打造男性角色,以協助更多深受性別歧視的人(包含那些在日常生活不敢著裙的異性戀男性)。在身體與服裝上解放男性,讓男性在服裝上能更快樂的做自己,不再擔心穿上什麼衣物會被視為娘娘腔,以達到真正的性別平權。也能讓原本「無性」的裙裝,在男性的著裙加持下,在台灣社會中擁有不同的意象,不再只是「性感」和「女性化」。

(作者為聯合大學客傳所教授。)

參考資料:

楊翠竹(2013)。〈十九世紀美國服飾改革運動:向性別化服飾與流行專制挑戰的社會運動〉。《歐美研究》。43(4) :785-827。

蔡宜錦(2014)。《西洋服裝史》(第二版)。臺北:全華圖書。

Butler, J. (1990) Gender Trouble: Feminism and the Subversion of Identity.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瀏覽次數:744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