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良師興國」一直是師範體系教育中勉勵所有老師的重要價值。在台灣過去發展的歷史中,教育確實扮演很重要的功能,好的老師對於發掘與培育國家人才有決定性的作用,對社會和國家的影響很大。台灣若沒有一群老師默默的對教育付出與奉獻,就沒有今天的繁榮。

生活在現在的台灣,很多人對台灣社會紛亂的現況有所不滿,期待有所改變,這個改變的力量已不再來自「良師」,而需要來自「良媒」。我們需要有好的媒體,為社會的亂象撥亂反正、追求正義與真相,帶來正向社會循環。

腦殘式新聞的疲勞轟炸

在孫安佐、衛生紙、中華電信499吃到飽等事件落幕之後,卻是一連串的重大命案、某機構董事長八卦案及一直重複上演的政治口水案,這段時間還好有川金會及世界杯足球賽,不然我們這群閱聽人,在過去2個月來,大概只能「受迫」接受這些新聞報導,號稱全亞洲新聞自由度第一的台灣,當然不是以這些八卦的新聞追蹤報導換來的。

這些年,許多台灣的主流媒體,尤其是電視媒體新聞報導,自己深入追蹤採訪的少,來自行車記錄器、網路、街頭攝影機及民眾爆料的多;國際重大事件、政府政策或公共議題,很少獲得充分報導,但名人八卦及社會事件的每一步卻是滴水不漏。這些事件真的這麼重要嗎?這些新聞到底帶給社會什麼價值?

2014年2月,美國著名的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期刊曾評論台灣的媒體濫用自由,煽情、媚俗,把閱聽大眾變成僵屍;也批評台灣很多名嘴使用極端不雅的字句,文章的結論是:「除非閱聽大眾的消費習慣改變,否則台灣下一代只得繼續忍受『腦殘式新聞的疲勞轟炸』」。這樣的報導,任誰看了都不高興,當時也在台灣社會各界引起一些討論,但很快的,我們的社會還是持續被這些腦殘式的新聞所淹沒。

台灣的外交處境及國際地位不斷的失去空間,也不斷的被打壓,除了生意人之外,也影響到整個台灣社會的國際視野。當執政當局及政治人物只專注在台灣事務的利害得失,整個台灣媒體的國際視野格局也跟著變小,當台灣新聞愈來愈專注在內部事務,對外在世界興趣缺缺,閱聽人能取得的訊息也跟著受限。但我相信更多的原因是,媒體的經營者已過度商業化,失去新聞工作者的文化、價值及使命感,當然在商言商,一部份也是迎合閱聽人的喜好。

從培養良好閱聽習慣做起

當社會的對立愈來愈多,是否因為網路及新聞媒體報導的對立亂象潛移默化的衝擊及影響,造成年輕世代失去了國際視野,失去了理解與尊重?因為不管我的認知及行為對或不對,總會在網路世界中找到認同及按讚的人,網路的世界可以滿足你任何的想像空間,不斷創造框架內自我感覺良好的小確幸。

當然台灣也有用心的媒體,我們也曾看過不少深入有意義及追求真相的報導題材,如食安新聞的追蹤、台灣生態及兩岸議題的深入討論,也須予以高度肯定;只可惜,閱聽大眾關心的少,一但收視率不如那些八卦新聞,這種報導可能就會消失,如果我們不能對爛新聞有所行動,比如拒看、拒點閱,而廣告主也能發揮企業社會責任,不對這些播放爛、假新聞或預設立場的媒體下廣告,讓媒體失去重要的收入來源,才能以社會大眾的力量改正現有的現象。

媒體號稱行政、立法、司法以外的第四權,影響人民思想的力量極為深廣,期待媒體能善盡社會責任,帶來善的價值。在唯利的商業時代,「僥倖」的做法及心態或許可以得到一時的短利,但其潛在的社會影響力實不容忽視,期待台灣能出現具永續社會責任使命的「良媒」,創造更良善的台灣。

(作者為中正大學企業管理系博士班在職生。)

瀏覽次數:195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