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成為一位國際交換生,是很多人夢想清單的其中一條,而在這個以走進國際化時代的地球村,並非困難的事,很多大專院校皆有相關機會。

我是一位日語學習者,同時也是位日本ACG(動畫、漫畫、遊戲)愛好者。因為ACG次文化的影響,我被日本文化深深吸引,根據從ACG作品得到的訊息,幻想著日本的種種,拼湊出對於日本這個國家的印象;再加上大眾媒體不斷灌輸的刻板印象,讓「日本人是有禮貌、受秩序、很含蓄」等等的想像深深烙印腦中。

但某次旅行中,當我帶著自信,向一位車站工作人員問路時,所有既定的美好想像都幻滅了。我得到的是不友善的回應,不僅沒有得到問題的解答,反而是充滿埋怨的眼神,就好像是在跟我說「日文不好就不要硬說日文好嗎?」

這個經驗深深影響了我對於日本這個國家的印象,也讓我對於「到日本當交換生」有了更深入的考慮。

我很幸運,預計再過不久將成為一位赴日國際交換生,感覺既興奮又緊張。我曾經接觸過多位國際交換生,在他們的經驗中,大部分的人對於那段經驗給予正面的評價,他們確實獲得了不少人生經驗,克服了踏出舒適圈的恐懼,價值觀得到釋放,順利的前往更美好的人生旅程;但我也聽過不少負面的回應,一開始的蜜月期很快的就過了,文化衝擊讓他們措手不及,硬著頭皮說著不習慣的語言、吃著怎麼都吃不慣的食物,每天都身心俱疲,回台後感嘆的表示這段時間白白浪費掉了。

到底要如何不成為失落的一員?根據以下的3件事情,按部就班的自我檢視,或許就能減緩對於進入陌生環境的不安感,甚至有更多自信好好體驗接下來的交換生活:

1.出國當交換生,真的只有語言學習嗎?

國際NGO工作者褚士瑩先生曾在自己的書中提到:「一個人會多少種語言,就有多少種生活。」他認為學習多種語言,瞭解多種文化,便能培養多元思考方式,擴展視野,才有創造的可能。我認為出國當交換生正是這件事的體現,雖然大多數人的對於出國留學,首先都會提到語言學習,但在語言學習的背後,就不得不了解文化智商(Cultural Intelligence)的重要性。

文化智商(簡稱CQ)是Earley和And在2003年提出「幫助人們去適應新的文化環境的觀念」,簡單來說,就是在遇到不同文化時,如何去理解和適應的過程。而Livermore又統整出CQ培養的四種能力:

1. CQ動力(CQ Drive):在不同文化背景情境下的感受,包括興趣、信心或是挫折、壓力等,若這些情緒運作有正面的影響,就有助於跨文化背景下的穩定度。
2. CQ知識(CQ Knowledge):對於不同文化的理解與知識,其中又包含語言能力、人際關係及當地的社會規範(包含法律及民俗常理),知識程度越高,越能提升不同文化的理解程度。
3. CQ策略(CQ Strategy):指的是規劃跨文化互動活動的能力,在跨文化的情境中會出現非預期的突發狀況,擁有規劃能力的人,就能即時做出適當的回應。
4. CQ行動(CQ Action):在跨文化的情境中,適應不同文化後,適當地採取行動的能力。

為什麼CQ會這麼重要?或許我們自己都沒有意識過,所謂的國際觀,可不是外語說的有多流利、去過多少個國家而已。旅行作家張苡絃曾說過:「最快速增加文化智商的方式,是走進當地生活裡,去看看世界各地的人是怎麼過生活,跟他們好好地說說話,了解他們的成長故事、生活方式,看到那些被善待的可能,出現在你面前,生命就開始有不同的選擇,你就可以看到故事的另一種可能,你就有力量去為自己改變。」出國交換經驗,讓自己改變為更好的人,或許這才是成為交換生真正的目的。

2.不可避免的文化衝擊,該如何面對?

雖然同為東亞國家,很明顯的,台灣文化與日本文化有非常大的差別,而在面對不同文化的衝擊下,國際交換生們會如何應對並適應呢?

「適應」一詞,在Piaget的認知發展論中,是一個具有預測和控制的不斷改變的歷程,也就是說個體因環境變化而產生轉變;而跨文化適應,可以說是一個人在新的文化、語言環境中,面對挑戰而轉變的程度及過程。

根據Lysgaard的U型適應理論(U­curve Theory of Adjustment)或,跨文化適應是有階段性歷程的,適應過程可分成四個階段,分別為是蜜月期(Honeymoon stage)、文化衝擊期(Culture Shock stage)、文化調適期(Adjustment stage)與熟悉期(Mastery stage):

1. 蜜月期(Honeymoon stage):剛來到新的環境,對於全新的文化、生活感到十分新鮮,對於不同的風俗習慣感到好奇且興奮,對任何事情都會採取開放的態度,並且充滿期待。
2. 文化衝擊期(Culture Shock stage):簡單的來說就是幻滅期,在蜜月期踴躍的嘗試新生活後,一定會遇到當地文化與母國文化的差異,因為與自己所想像的相差甚遠,導致難以適應,造成文化衝擊。
3. 文化調適期(Adjustment stage):文化衝擊經過自我磨合、適應並調適後,面對挫折及失落感能後坦然接受,並正面回應,這也是跨文化適應中最重要且最花時間的階段。
4. 熟悉期(Mastery stage):已經融入當地文化,並能輕鬆應對當地的生活方式,也能根據當地文化而有相對應的回應,宛如成為當地人一般悠然自得。

在以上4個階段中,文化衝擊可說是最關鍵的時期,在感受到挫折及失落後,無法適應的壓力感會如潮水般襲來,容易疲累、緊張、想家,甚至身體因此產生狀況;而常見的文化衝擊通常都會是因為對當地的文化沒有基本的認識,以及最明顯的因為語言能力不足,而對於當地人有所隔閡,無法順利融入。因此在準備啟程之前,除了物品及簽證等表面上的準備外,事先做好文化上基本的認識,以及加強語言能力也是課題之一。

3.莫忘初衷,記住自己為什麼要當交換生。

「動機」一詞十分常見,但其實它是捉摸不定的、複雜的,學習動機的理論有非常多,根據Eccles提出的任務價值理論,將價值定義為:能滿足個人不同需求和目標的程度,並且人們會因為特定的價值而去從事特定的行為,相反的也會因為覺得沒有價值而不去做某些行為。Eccles認為影響動機共有四種任務價值成分,分別為興趣價值(interest value)、效用價值(utility value)、成就價值(attainment value)、以及代價(cost)。

1. 興趣價值(interest value):指的是個人在從事行動本身所獲得的樂趣,樂趣越高,給予行動的價值就越高。例如在日語中學習到日本文化,而對日本文化產生了興趣,因此認為學習日語是有價值的。
2. 效用價值(utility value):從事了某活動有助於自己需求所產生的價值,對於需求幫助越大,價值就越高。例如學習日語,就能夠與日本人成為朋友、就能夠看日文原文書等功能性的價值。
3. 成就價值(attainment value):指的是這個行為對個人自我概念的重要性或是證明,例如成為交換生、到國外生活學習是一個挑戰,能夠證明自己的獨立,因此是有價值的。
4. 代價(cost):因為做了這個行為,而失去了其他機會,或是因為失敗而產生了不好的影響,是個負面的成分。例如成為交換生,但是因為無法消除文化衝擊帶來的影響,而導致產生焦慮、害怕等。

每位國際交換生對於自己成為交換生的動機或許都不同,或許是想要了解不同國家課程中的學術風采,是想體驗異地生活的樂趣,想證明自己的獨立、訓練自己的實力,還是只是單純的想當作一次的長途旅行,不管是什麼樣的動機,既然都得到了寶貴的經驗了,就勇往直前吧,若不小心迷失了自己,就停下來,想想最初為什麼要當交換生的心情吧。

我相信接下來的旅程,將會是我人生中的轉捩點,也希望自己能好好把握這個經驗。當然除了物質上的準備,心理上的準備也是很重要的,而且再多的準備,也防不了再多的意外,期許我能記住此時此刻的心情,不慌不忙地化解困難,也期望能夠幫助與我一樣期待著交換生生活的同學們,一起加油,盡情享受吧!

(作者為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課程課程與教學傳播科技研究所學生)

瀏覽次數:226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