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教育部6月7日才公布,高美醫護管理專科學校於今年8月起全校停招;事隔兩天,原本僅確定下學年停招的亞太創意技術學院,傳出董事會已決議申請停辦,可能將成為4年內第四所退場的大專院校。

接下來還有多少未爆彈,教育部不願意透露,但依據去年公佈的註冊率,有17校註冊率未達6成,這場高教危機才正要開始。

令人擔心的是,政府準備好了嗎?把原因歸咎於「少子女化」就能撇清所有責任?所謂轉型或退場是緩解症狀的止痛藥,還是飲鴆止渴的毒藥?

台灣的大學數量從1986年的28所爆增至2006年的147所(未包含專科),20年間成長超過5倍。而從1990年代開始,國人生育率持續降低,推估到110學年,大學新生人數將減至20萬以下,117學年則降至低點(約15萬6千人)。

學校變多,學生卻變少,從這個簡單的數學題,可看出私校退場問題十分迫切。既然少子女化已是不可逆的事實,只好選擇關掉學校。教育部用汰弱留強做為基本生存法則,註冊率低、財務狀況不佳……,一旦低於標準,就列為專案輔導學校,再不行,就啟動退場機制。

可惜,這不是一道簡單的數學題。台灣的高教政策不是想辦法把一個蘿蔔填到一個坑裡就功德圓滿。關掉一間學校不是關掉一間便利商店。失去學校的在學學生,將面臨學習環境的巨大變動,有可能就此中止學業;母校被消滅的畢業生,恐怕得承受學歷在就業市場徹底貶值的後果;而對這批高學歷的教師來說,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有天竟變成「關廠工人」,其經濟和心理層面都將陷入難熬的窘境。

然而,這絕不是只有少數學校和師生該擔心的問題。撐不起學校的社會,究竟在哪個環節出了錯?誰該負起責任?教育部在所有的報告中都將問題歸咎於少子女化、生源減少導致學校財務無以為繼,但如果沒有高教擴張政策在先,少子女化不必然會帶來這麼大的衝擊,主政者難道不用重新檢討30年來的高教政策嗎?

政府廣開大學窄門,卻沒有相應配套。許多經濟弱勢的學生有更多機會上大學,但仍無法翻轉起跑點的不平等。缺乏家庭資源支持,他們仍難以進入前段班的國立大學[1],在後段班的私校,不僅無法獲得該有的高教品質,反而必須付出高昂學費。再配合政府就學貸款的「德政」,讓他們用4、50萬的債務換取一張大學文憑[2]。本以為這張文憑是就業市場的入場券,如今反倒可能成為汙名的標誌、求職的負擔。

行政院去年11月通過《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以下稱「退場條例」)草案,並且編列50億專案輔導基金,看起來是把蘿蔔和棒子都準備好了。但我們必須嚴正提醒,「蘿蔔」絕不能變成給私校董事的甜頭,把「棒子」的痛苦留給教職員和學生來承受。當年開放大量私校進場,到如今紛紛關門,慘澹退場,主導者都是政府,最大的受害者都是同一群孩子。即使「退場條例」無力彌補20年來高教政策的錯誤,它至少要為忽視階級正義的高教政策畫下句點,不能繼續複製對弱勢學生的剝削。

(作者為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社發部副主任。)

     

[1] 根據全國大專院校低收入及中低收入學生佔比資料,發現弱勢學生比率最低的前3名均為頂 尖國立大學,比率最高的前3名皆是私立技職院校。

[2] 根據教育部103年統計指出,高達22.5%大專生申請學貸,私立學生是公立的4倍。

瀏覽次數:389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