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之前,朋友參加了一場性平教育的教師研習,原本抱持著期待的心情入座,最後卻帶著失望與憤怒的心情離開。

該場性平教育找來的師資是「彩虹媽媽」。「彩虹媽媽」是護家盟在打擊性平教育所延伸出的「守護家庭、關愛孩子」團體,其創辦人陳進隆更為「信心希望聯盟」的相關人士。該團體透過生命教育以及性平教育的包裝,將自身的戒律與宗教觀偷渡進校園之中。如此暗渡陳倉的作法,不禁令人質疑是否為規避法規的作法。

我國《教育基本法》第6條即明文規定:「公立學校不得為特定宗教信仰從事宣傳或活動。」倘若打著宗教的名義自然無法進入校園,因此換了個名目,宣稱自己是「彩虹媽媽」,並且迎合政府近年來推廣的性別平等政策,強調自身對於性平教育的致力推廣,但其實骨子裡談的是「守貞」、「一夫一妻神聖婚姻家庭」的宗教思想。

在「男生可以玩洋娃娃」之外,還有沒有其他性別可能?

「彩虹媽媽」近年來到各個校園推廣其教材,而朋友所參與的研習就是他們的推廣活動之一。他們強調課程及師資「完全免費」,教育內容還很「符合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所訂能力指標,涵蓋『性教育』、『情感教育』、『同志教育』等面向的教材。」然而實際上起課來,卻是令人不忍卒聞。

首先,彩虹媽媽的「性別平等」觀念,仍在「兩性平等」的階段。他們會問大家:「你們覺得女性可以穿褲子嗎?」或是「你們覺得男性可以玩洋娃娃嗎?」這種上個世紀的兩性平等觀念。而他們最先進的思想大概就只停留在「男性可以做女性的工作、女性也可以做男性的工作」,之後就沒有了。

在他們的論述框架裡,只存在「兩性」,看不到兩性之外的世界,彷彿社會只存在男性與女性,並且透過穿著與職業的流動,就代表了兩性上的平等。這樣的說法完全忽略了同性戀、跨性戀、流性戀與移性戀者。相較於純粹的「兩性」認同,他們更需要被社會所看見、瞭解與接納。他們也存在著許多穿著上的困擾、就業上的不平等與歧視,甚至於連上廁所這件日常小事,對排除於兩性論述之外的人而言都是極大的挑戰。

或許會有人說,彩虹媽媽提出了兩性平等,不是很應該予以讚揚嗎?然而,探究其教學內容,他們只允許固定的「生理性別」(sex)生活於有限的「社會性別」(gender)選擇之中。所謂的「生理性別」指的是個人生理上所決定的性別,包括男性、女性,以及雙性人等;「社會性別」則是由於社會文化所建構出的性別身分認同與氣質特色。因此,談論「性別」教育時,看的不只是生理上的性別,更多時候討論的是社會性別對個人帶來的限制與影響,其中觸及的層面相當廣泛,絕非簡單的「兩性平等」觀念可以涵蓋。

不談「性」的性平教育

此外,在彩虹媽媽的教材裡,男性與女性的「生理性別」在對應到「社會性別」之間,仍然遵循著許多過去的傳統思維。儘管彩虹媽媽認為:女性可以穿著褲子、男性可以玩洋娃娃,但如果再進一步追問:「男性可否穿裙子?認同自己是名公主?」或是「女性可不可打扮得很帥氣?能不能和學姊談戀愛?」他們的回答似乎就顯得有些迴避以及保守了。

他們之所以保守,是因為他們完全避談「性」(sex)。彩虹媽媽認為「性」不適合在兒少時期來教,認為教了性之後學生似乎就成了性解放的人。在他們的論述裡,性是骯髒的、會散播各種性病。更有甚者,彩虹媽媽還貶抑男同志社群,認為他們是愛滋的溫床,各種汙名與標籤全都貼了上來。最後,對於性的結論是:要拒絕婚前性行為,若各位男男女女都能守貞,就可以避免這一切的負面後果。

然而,人的自我認同很難不從自我的身體認識出發,「性」(sex)甚至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它除了讓我們更了解自己的身體變化,還包含了情感、生命經驗,以及未來實踐等多重面向的個人接納與探索。假使對自己都不認識了,要如何認識他人、同理他人?如何與整體社會有良好的互動?

因此,當彩虹媽媽進入校園,試圖將性平教育的時鐘往回撥調、忽略時代變遷、背離所有學科知識辛苦努力的結果,建構出一個真空的無性人生,實在很難令人想像這樣的言論竟出現在21世紀的台灣,以至於每每聽到彩虹媽媽的性平教育內容,耳邊總傳來不切實際、彷彿洗腦般的網路撥接音訊。他們與世界的連結是如此緩慢而遲滯,很多時候還是斷線的。可怕的是,他們卻要拿這樣的觀念來教育寬頻時代的人們,要他們放棄多元接受訊息的管道,回到撥接時代單一而僵化的思維模式。

看見差異,別讓性平思想倒退!

性平教育發展至今,已有20多年,透過對於社會生活現象,以及許多實際案例的檢討與反思,讓性平教育擁有了相當進步與多元的豐富內涵。它不僅試著讓兩性平等有實現的可能,同時也努力營造出性別友善環境,讓多元性別的人也能被尊重、平等地對待。性平教育不是單向性的品格知識傳輸,而是多元的生命自我探索過程,它讓人們看見差異、思考生命的複雜性,同時也提供了理解他者的可能。因為能理解他人,才能讓我們瞭解到尊重與寬容,對於生命有更深刻的體會;因為多元文化,才能讓我們從不同觀點來思考事情,進而與複雜多變的世界有所連結。

有人說「免費的最貴」。的確,當錯誤而過時的想法滲入教育之後,犧牲的不只是學生接觸多元文化的機會,同時也賠上了諸多社會成本,讓原本進步的性平教育,退回原點,回到那個撥接年代,強迫我們聽著巨大而單一的聲響,在耳際盤旋不去。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喜歡亂想、亂寫。雖然有個人部落格但似乎也很隨興在經營。)

瀏覽次數:192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