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馬來西亞第14屆大選過了近兩個禮拜,政府變了,但部分網民選了心中想要的政府,留言素質及道德素養,卻並沒有變得更理性、更客觀。

馬來西亞509大選當天,由馬國前首相敦馬哈迪領導的希望聯盟取得歷史性勝利,重挫自獨立以來一黨獨大的國民陣線(簡稱國陣),敦馬哈迪再次成為馬來西亞第7任首相。許多網民,尤其馬來西亞華人更是歡欣鼓舞,在社交媒體上紛紛發表相關言論。

這些留言中,有不少網民彷彿「解放」一樣,無所不說,用動物、髒話以及其他侮辱性字眼辱罵現任反對黨以及非希望聯盟支持者,彷彿在社交媒體上上演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網路攻擊大戰。

說到這裡,我猜應該已經有馬來西亞網民認為,我應該需要被「批鬥」了。

言論自由不等同允許網路霸凌

蔣勳在《孤獨六講》裡曾引用《水滸傳》中武松暴力對待潘金蓮,拿她的心臟祭奠哥哥武太郎的事件為例,解釋為何讀者看到這一段會覺得「過癮」、「有快感」,而非「殘忍」?因為讀者已經下意識覺得潘金蓮是「該死的」而非「她是一個生命」。

在馬來西亞大選政治舞台上,這件事情幾乎雷同,部分網民恨不得心中的「潘金蓮」得到類似的對待,以滿足心中的暴力慾望,從而在社交媒體上用言語暴力來發洩。但大家都忘了,不管是「潘金蓮」還是前執政者(包括馬華公會、民政黨),他們不是小說裡的虛構人物,而是活生生的馬來西亞人。當中也不乏真正用心為民服務的代議士,如今卻集體遭受對人(黨)不對事的網路霸凌。

在民主自由及提倡言論自由的媒體氛圍下,網民更需要的是理性批判及反思,可以理性批評但不侮辱。若還是要侮辱,那當然需要為自己的言論負上一定的責任。

兩線制國家,就是要有強大的反對黨制衡執政黨

馬來西亞成功政黨輪替,其實「反對黨」功不可沒。他們除了要監督政府,抗衡政府,也要忍受各種不公的委屈。

至少,在馬來西亞,他們曾經需要這麼做。

現在,前執政黨國陣在馬來西亞海嘯的衝擊下成為了反對黨。但網民似乎不留情面,希望乾脆把所有國陣成員黨「斬草除根」,辱罵國陣成員黨及前領袖,出口成「髒」對待現任反對黨。

在這裡,筆者試問兩道問題:

第一,如果今天馬來西亞的反對黨依舊是希望聯盟,而被國陣支持者用同樣的語氣辱罵,您會覺得這是不公義、不道德的現象嗎?

第二,如果今天馬來西亞希望聯盟沒有達成諾言,受到現任反對黨(國陣)的抨擊,您會就此批評國陣嗎?

第一題的答案,如果您曾經辱罵政敵,答案又是「會」的話,那豈不是用雙重標準對待政治人物嗎?敦馬哈迪上任首相的這段路,寬恕了無數的政敵來合作,才得以促成這次的改朝換代。如果他或安華、林吉祥依舊彼此銜恨,毋需談改朝換代,希望聯盟更不會存在。

第二題筆者認為比較可怕。如果盲目支持希望聯盟到底,那和國陣的盲目支持者沒有兩樣:希望抗衡力量永遠消失,希望這個國家永遠沒有反對黨,反對黨永遠都是找麻煩,以及希望自己心中的執政者永遠都是心中的神。

當然,以上問題可能出現不同的答案,但現在許多網民對「反對黨」的態度,不管是希望聯盟還是國陣支持者,都是一樣充滿敵意的。心中壓抑已久的負面情緒湧現出來,不僅不理性,也忽略了反對黨在兩線制國家中抗衡及監督的重要性。

砂拉越前首長阿迪南幾年前曾經為了聆聽反對黨(現希盟)意見,還與他們同桌吃飯交流。此舉不僅讓阿迪南成為砂州人民的榜樣,更體現了政治舞台上的氣度與風範。林吉祥在勝選後一個禮拜後說過,這個國家需要強大的反對黨,因此我們更要培養及疼愛反對黨。有了健康的反對黨及理性的選民,才可以為自己的國家共同營造更好的政治氛圍,而非仇恨政治。「仇恨政治」的論點,是馬華公會之前競選時抨擊希望聯盟支持者所說的,不是嗎?那就一起證明吧。

自稱「馬來西亞人」的華裔網民,仍然是「馬來西亞華人」

很多網民在大選前不斷強調及認同馬來西亞種族平等、不分你我,實踐「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

然而在大選後,林冠英受委任任財政部長、馬智禮教授受委任任教育部長時,部分網民更直接以「華人部長就是比較會管理財政」、「怎麼又是馬來人當教育部長」、「從事伊斯蘭工作的學者不會對華教有幫助」等言論,用血緣及宗教來判斷一個代議士的執政能力。為此,馬來西亞主流中文媒體還要特別報導後任教育部長馬智禮「全家會說中文」、「母親是華裔」、「曾用華語競選」等「親華人」的立場,來安撫這些網民內心種族主義的心理。

鮮少網民在內閣名單出爐後,用客觀的角度來觀察部長背景。大家先看到的是「種族、宗教」,而非「政策、經驗」。這無疑也是馬來西亞民主化過程的一大考驗。無可否認,自從1969年513種族衝突事件爆發後,國陣政府開始訂下「新經濟政策」來扶持本土人士(含馬來人及原住民)在政商界的地位,之後更立下國立大專固打制,保障特定比例的本土人士優先入學,再來才到其他種族。在這些政策氛圍籠罩下,華人、印度裔自然而然覺得受到種族歧視。

但種族歧視是雙向的:非本土的「被歧視」心理越茁壯,對自己的民族自豪及保護感會更極端化,也會對他族產生更大的敵意。很多馬來西亞華人在批評政府種族政策的時候,自行加寫種族主義的字詞,在批評政府之餘,更是一竿子打翻整艘船,歧視無辜友族同胞,特別是本土人士。

2013大選前後,在淨選盟(BERSIH,全名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馬來西亞社會運動組織)加持下,馬來西亞的種族關係有逐漸和睦的現象。在淨選盟第三及第四次集會中,更是可以發現各族團結一心對抗選舉不公的壯觀景象。這幾年的政治氛圍下,兩線制政治逐漸形成,馬來同胞在民主化過程跟其他族群一樣扮演者重大的角色:伊斯蘭黨開明派出走成立誠信黨、包含現任馬哈迪首相等元老級人物退出巫統等效應,成功掀起「馬來西亞海嘯」,否則第14屆大選單靠非本土的力量,幾乎不可能達成兩線制的重任。

所以,身為網民我們還敢說:「馬來人的公民意識不強、很刻板」?

除了重視理商,大馬更要重視人文教育

現行的馬來西亞教育,還是以傳統填鴨式教育作為主要教育衡量工具,人文教育科系如道德教育(Pendidikan Moral/Moral Education)、歷史、地理等,地位都不會比數理或商學來得更重要。在大專院校就讀人文科系的部分學生也在這種氛圍潛移默化下覺得自己低人一等,從而不主動發揮自己人文及社會科學的知識來幫助社會

而以多元文化聞名的馬來西亞各語言(馬來文、英文、中文、淡米爾文)教育,在名校思維及升學主義的思想下,很多學校更制式化地讓學生們以「最方便考試」的形式來學習,而非傳達語言文化精髓,讓學生們妥善運用語言來思考、溝通、思考。

這次的14屆大選前後,網路媒體扮演著極大的角色。以《當今大馬》為例,這幾年來一直以獨立媒體身份作出報導,不管是在野黨或執政黨的新聞都不忌諱,也因此不時還遭到前政府國陣的警告及威脅。然而,媒體記者正是需要高度媒體識讀及社會分析、批判能力,才能夠利用客觀的傳播的力量影響閱聽眾,而非隨風起舞,見風使舵。在台灣很流行一句話:「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但筆者認為:「小時多讀書,長大當記者!」才是正確的觀念,也是能夠真正發揮媒體力量,改善社會環境的信念。

來到尾聲,如果您依然覺得我需要被批鬥,而非理性受指教,網民們,我已經準備好了。但文章有任何理性、學術性的錯誤需更正,筆者仍願意受教。

因為在民主化的過程中,人人亦可以藉由犯錯,而變得更好。

(作者為馬來西亞沙巴人,目前就讀世新大學傳播管理學系,熱衷史哲、文化、藝術。關心東南亞議題,也曾多次參與馬來西亞民間社會運動。)

瀏覽次數:299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