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從「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以及一些論壇上對於新聞記者的批判(如集結新聞謬誤以諷刺記者的文章),甚至是臉書的粉絲專頁「台灣記者智商平均30」等現象,可以看見普遍民眾對於記者的負面印象──新聞除了記者因未查證而鑄下的錯誤內容、不適當的提問,也開始包含越來越多的業配新聞(想要更加暸解置入新聞之運作與弊病,請讀陳志東記者之撰文〈中國時報 請停止踐踏媒體尊嚴〉)以及狗仔八卦新聞。

然而,我們無法單單地怪罪新聞產製這一方。畢竟有需要才會有供應,有讀者看,才會有這些新聞內容的生產。如果大眾選擇不去閱聽這些內容不中立的業配新聞以及侵害個人隱私的狗仔八卦,那麼還會有人繼續產製這些內容嗎?新聞的亂象,難道只該歸咎於新聞業者,而忽略讀者應該承擔的責任嗎?而誰又該負起教育具獨立判斷思考的閱聽人的責任呢?

台灣缺乏的「媒體教育」

台灣教育部在2002年發佈了「媒體素養教育政策白皮書」,可以看見教育部開始重視大眾識讀媒體的能力。2014年教育部頒布的十二年國民教育總綱亦包含了「科技資訊與媒體素養」。

圖片來源:教育部

教育部將媒體素養歸納至「科技資訊與媒體素養」此核心能力裡。不可否認,在今日科技進步的環境下,具備使用科技產品的能力與媒體識讀有一定的關聯性。然而教育部對於「科技資訊與媒體素養」此核心素養的規劃,似乎偏重「技術」層面,即「科技」這個面向,而忽略了媒體素養應該具備的「獨立思考」能力培養。從此課程架構即可看見我國對於媒體教育的規劃,仍有相當大的發展空間。

圖片來源:教育部

從課程架構表我們觀察到,在部定課程裡,媒體教育失蹤了。「科技資訊與媒體素養」雖被訂定為十二年國教的核心素養之一,可是卻在國小至高中的課程架構裡,僅剩名為「科技」二字的課程。筆者認為,媒體素養未必需要一個獨立課程專門教授,但是或許可以和其他科目,像是與社會領域的科目做結合,不過,這方面的課程改革討論與實際的措施似乎尚未發展成熟。

法國如何進行媒體教育?

以下內容,由筆者根據法國教育部的媒體教育手冊2017-2018年版本翻譯,希望能提供台灣的媒體教育參考,畢竟法國與台灣國情不同,若要從法國的教材中發想,勢必得考慮台灣的文化特殊性。

課程名稱:「國中學生學做記者:探索數位媒體」

作者:瑪麗.亞當-諾蒙(Marie Adam-Normand),現代文學教授、資訊媒體教育中心(CLEMI)專員

課程大綱:此跨領域實作課程旨在融合「數位學習」與「媒體資訊教育」兩門領域;此課程亦期望幫助學生暸解作為未來的公民應該具有的責任。學生將在媒體實作過程中認知到資訊的合法性,並且在此訓練當中,運用所學知識成為行動者。

跨領域主題:資訊、傳播、公民教育。

教學目標:探索與實作新聞寫作、學習搜集資料、發展批判性思考、團隊合作、學習表述意見與論辯。

多領域團隊成員:文學老師、史地老師、檔案老師[1]

適用年級:相當於台灣的國中7~9年級。

授課時數:18小時。

相關專業人士:記者、新聞畫家。

對應科目訓練:媒體資訊教育──參與多媒體實作並且知曉閱聽群眾。法文──在數位工具上發現不同形式的文章、報導、影像資訊,並且嘗試針對某一主題進行實作。史地──暸解數位世界,以批判獨立的眼光看待數位資訊,同時將之與其他形式的文件比較異同。

課程規劃:

第一堂課(1小時):課程介紹。由在地新聞媒體maCommune.info與班級維持長達一學年的課程,讓學生在媒體實作練習時,暸解資訊的合法性與有效性。

第二堂課(2小時):綜觀報章雜誌。帶領學生探索紙本媒體與網路媒體,並且引導學生試著比較傳統媒體與數位媒體(例如:比較紙媒頭版消息與網媒首頁 、凸顯重要資訊與特殊字彙)。

第三堂課(2小時):發現網路新聞媒體之特點。介紹數位媒體的特殊之處,再讓學生將兩個網路媒體當作文本進行觀察:「誰寫的?」「Web 2.0的特點是什麼?」「編輯路線(ligne éditoriale)[2]是什麼?」

第四堂課(2小時):資料從哪來?「人人都是記者嗎?」「記者們如何獲取資訊?」「資訊的排序等級(hiérarchie)是什麼?」針對法國通訊社(AFP)在2014年編輯的三個新聞圖表來觀察:1.法國通訊社(AFP)的快訊內容;2.資訊的流通情況;3.資訊來自哪裡?

第五堂課(3小時):嘗試網路新聞寫作。了解:快訊新聞包含什麼元素?擬出5個W問題(Who? What? When? Where? Why? How?);分別比較快訊新聞、網路新聞文章與紙本新聞文章討論同一主題之內容;釐清網路新聞與紙本新聞之異同,比較兩者之書寫角度是否相同?

第六堂課(3小時):採訪前的準備工作。選定一個重要事件,並且訂定受訪者。擬定問題及規劃採訪流程。例如我教授的國中學生曾經前往舉辦在貝桑松的書展,並且訪問了兩名年輕作家。

第七堂課(1小時):影像的角色與功能。例如,網路媒體通常會選用哪些圖片?圖片能夠告訴我們更多訊息嗎?圖片有助於文章的闡述嗎?這堂課將介紹圖片/照片在新聞中扮演的角色,並且說明在大多數的情況下,藉由記者的專業能力,圖像能夠傳遞資訊並且培養批判思考。

第八堂課(2小時):新聞圖畫作為一種表達方式。在這一堂課,理想的情況是希望可以邀請新聞繪畫家到課堂上介紹他的工作內容,並且討論數位化浪潮是如何影響他的職業。此外,我們也將探討有關諷刺畫與言論審查等議題。例如報社繪畫家Rodho來到我所任教的國中,並且接受了學生的採訪,其中有兩位學生為此訪談撰寫了一篇文章:

〈與Rodho相遇……〉

2015年1月7日發生的一些事件之後,我們邀請到了報社畫家Rodho來到了盧米埃中學。

Rodho的來訪,讓我們有機會與他討論有關恐攻和言論自由的侵害等議題。

Rodho向我們介紹他畫的一些諷刺畫並且說明它們的意義。在這一堂課當中,我們和Rodho及老師一起討論何為言論自由。此外,Rodho也和我們分享他的生命故事以及他作為一位新聞畫家的經驗。

我們也有討論2015年的恐攻事件,並且學習到即便面對生命中的恐懼,也要微笑面對。

我們認識到新聞畫家必須繼續保持幽默感而不被害怕勝過。

阿里莎和瑪蒂德,9年B班

這一堂課由班上同學共同想出的一個反思問題作結:「我們能夠笑看一切嗎?」

第九堂課(2小時):評量時間。讓學生根據一則新聞快訊寫一篇文章。兩人一組,學生自選一則新聞快訊加以闡述,並且將文章放上數位媒體網站。

媒體教育從小開始

平心而論,法國媒體教育的落實,現階段領先台灣許多。由這份課程規劃表中,我們可以看到課程會因應時事教育國中生,比方說查理週報恐攻事件此一敏感話題,涉及種族、宗教的複雜性,但在法國教育裡並非避而不談的禁忌,反倒成為機會教育的素材。又或是針對網路帶來的變革,法國教育界也看見這個情勢的轉變需要有媒體教育配合,才能使學生在資訊爆炸的世界裡不被浪潮淹沒、不隨波逐流,而成為有能力搜集資料、判斷資料,甚至是有能力書寫的行動者;讓學生不再是被動地接受資訊,而是主動扛起「知」的權利與責任。

而且,讀者們有注意到嗎?這是給國中7~9年級的媒體教育課程。在台灣,這個年紀的青少年往往被認為還是尚未長大的孩子,但在法國並非如此。

筆者在這裡翻譯法國的媒體教育教材,並非一味推崇法國教育與文化,而是希望藉由筆者對法語的了解,能夠提供台灣不一樣的教育思考。同時,我們也應該用批判的眼光觀察他國如何做、有何待改進之處,又有何需要擴充之處。

就筆者觀察到的相關研究,台灣目前尚未針對法國媒體教育做考察,不過有針對英國[3]、加拿大[4]做的媒體教育考察。筆者期待台灣未來的媒體教育能因考察過不同國家的教材,而有更多的激盪與啟發,規劃出具有台灣文化特色的媒體教育課程。

(作者為中央大學法文所學生。)

     

[1] 原文:Professeur documentaliste,這一領域的老師擁有大眾傳播媒體領域的專業背景,主要教授學生如何搜尋、使用、辨別資料。

[2] Ligne éditoriale似乎沒有中文譯文,根據法國版維基百科,此詞代表新聞、電台、電視台的編輯部門根據某一道德倫理準則挑選新聞的方針。

[3] 林子斌(2005)。英國媒體教育之發展及其在國定課程中的角色。當代教育研究期刊,13-3 ,頁115-148 。

[4] 朱則剛(2005) 。加拿大媒體素養教育探討。圖書資訊學刊,3-1/2,頁1-13。

瀏覽次數:10341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