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Jerry Liu@flickr, CC BY-NC-ND 2.0

在大陸祭出遊台限制令後,中國大陸來台旅遊的人數銳減,許多旅遊業上下游業者都在這股寒流中苦撐。而這股寒風,也吹進了以往陸客的旅遊聖地之一──故宮,遊客總數從2015年的529萬人減少至2017年的446萬人。

很可惜地,從故宮的統計資料公開訊息中,我們無法看出參觀客群的比例以及減少的程度。但從總人次來看,從蔡政府上任之後,故宮的總參觀人次便減少了,可以看出很大一部份的客源是來自中國大陸觀光客。

但更慘的情況,則出現在甫落成在嘉義太保的故宮南部院區。被雜草與甘蔗包圍的建築主體,廣大的停車場,號稱亞洲藝術博物館、花費80億元,遊客卻是稀稀落落,甚至被報導一日少到僅有300參觀人次。雖然我們無法得知減少的有多少客源是來自國內、國外、或是中國大陸觀光客,但如此的參觀人數實在讓嘉義人憂心,故宮南院會不會成為一邊裝國寶,一邊養蚊子的地方?

既然是亞洲藝術,又何必只看見翠玉白菜?

故宮南院被寄予帶動嘉義文化觀光經濟發展的關鍵角色,其定位為亞洲藝術文化博物館,以區隔與本院華夏典藏文物的特色,因此其本身藏品多來自南亞、中亞、東南亞等亞洲區域之展品,但同時也包含原有故宮本院的收藏品(多以佛教文物、瓷器為主),兼容並蓄,展現多元文化。而關於其定位為何為亞洲藝術博物館,而不是延伸自本院的華夏文物收藏,背後所隱含的政治思考與脈絡,可參考野島剛《兩個故宮的離合》一書,當中有較詳盡的紀錄。

從故宮南院的定位來看,無論其收藏品、定位,甚至建築本體,都是建構在「亞洲藝術」的價值上。但從開館之後,每逢故宮南院觀光人潮減少時,總是會看到許多人要求人氣藏品如翠玉白菜、肉形石南下嘉義,以挽救南院低迷的人氣。筆者認為,這樣的策略,並非長久之計,反而應該更放眼於故宮身處的嘉義以及亞洲的連結。

相對於過去大型博物館對於文化保存、形塑知識外,在地或社區的博物館應更重視地方與在地的主體性[1]。因此,在故宮南院所承載的亞洲藝術文化之下,不可忽視地方居民的在地性與永續互動,而非重視肉形石與翠玉白菜是否成為南院館藏。

從新住民與移工找出口

故宮南院身處的嘉義,其實是台灣六都以外,新住民家庭比例第二高的縣市,而其中,又以越南、泰國、印尼為主,佔整體超過4成以上。而南院的館藏與特展,包含了來自近期展出的南亞玉器,以及過往曾經展示的亞洲織品、越南瓷器等等,都包含了南亞及東南亞相關的元素。若能以此為特色,將目標客群鎖定在新住民以及在異地打拚生活的廣大移工們,不僅可以滿足新住民對於故鄉的懷念,也可以增加故宮與當地的互動,創造更多華夏文化以外的博物館認同。如此,或許是故宮在華夏文物館藏以外、陸客以外,可以思考的策略之一。

故宮南院作為一個以亞洲藝術文化為主要收藏的博物館,應拓展原有故宮的客群;政府正在推動的新南向政策,也不應忽視故宮南院的藝術與文化所擁有的軟實力。藉由亞洲多元藝術文化價值,吸引國內外東南亞為主的參觀者,可以積極開拓與北院不同的參觀客群。此外,也必須盡可能避免只讓故宮做為帶動經濟成長的角色,而回到博物館本身,藉由教育文化與展覽、與當地居民互動,建構永續的參觀人潮,成為南院未來發展的重要基礎。如此一來,不僅可增加國人對於東南亞國家的認識,也可以進行不同文化之間的交流,進而產生認同。這應當也是故宮南院作為「亞洲藝術文化博物館」,台灣作為亞洲文化交流的中點,所想要呈現的具體形象。

(作者為國立台北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碩士生)

     

[1] 王嵩山(2004),博物館、全球化與地方性。博物館學季刊,18(4),5-6。

瀏覽次數:2165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