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從4月開始,公共電視台正視納入東南亞語言,每天會有一小段印尼語、越南語和泰語新聞,讓來自這些國家的移工、移民、留學生、觀光客,都可以透過自己的母語聽到台灣新聞。這是個創舉,幾十年來,這恐怕是第一次有東南亞的語言出現在台灣的電視頻道上播報新聞。

為公視鼓掌的同時,卻也再次為菲律賓移工覺得心酸酸的。不是說要獨厚菲律賓,恰恰相反,是看到台灣官方對東南亞的語言識別裡,長期嚴重忽視菲律賓語。

菲律賓有這麼多語言,台灣人知道嗎?

公視服務移工、移民的東南亞語新聞沒有菲語,國立歷史博物館的友善語言導覽,也剛好沒有菲語;勞動部提供的諮詢求助熱線1955雖然有菲律賓語(Pilipino, 菲律賓主要官方語言之一,基本上就是以呂宋島中南部的塔加洛語(Tagalog))雙語人員,但全台灣各縣市勞工局裡面,其實也只有台北和新北有可以講Tagalog的雙語人員,其他各縣市,全部都沒有。

這些錯誤或遺憾,並非偶然。探討其根本原因,恐怕是台灣政府長久以來完全錯誤並且從來不願意認錯、改變對菲律賓的認識:政府向來認為菲律賓是「英語系國家」,對東南亞一知半解的官員誤以為菲律賓人的母語是英語,所以任何地方的說明文字,只要有英文就OK了,只有印尼、泰國、越南這些「非英語系國家」才需要他們的語言介紹與說明。

但是真是如此嗎?當然不是!任何對菲律賓稍微有一點點認識的人,都知道菲律賓有很多種語言,常見的起碼就7、8種以上,即使是對菲律賓僅僅略知一二的我,喊的出來的大概都起碼有十幾種了。每次碰到呂宋或民答那峨會講菲律賓各種原住民族語言的房客,都更讓我覺得驚喜。如果要更細的看各島、各省原住民的語言(包括呂宋島北方山地統稱Igorot、或者南部民達那峨統稱Lumad的各族原住民),那更是多得不得了。

菲律賓移工的父母常常來自不同省分、講不同語言,加上他們自己也常常跟著父母或者為了工作從鄉下搬到城市、從其他省分搬到馬尼拉等大城,或者因為是原住民,除了自己的語言之外,呂宋島北部的一定都會講Ilocano、民達那峨原住民一定也都會講Visayan。所以他們會講一種以上的菲律賓語言,是很常見的事。比方我太太,她除了父方的穆斯林原住民語言Maguindanon、母方母語、也是民達那峨共通語Visayan當然也會說,而且因為小時住的地方附近也很多講Ilonggo的移民,所以她也懂Ilonggo,而當然她也會講Tagalog和英語。

並不是所有菲籍移工,都能流利使用英語表達

對菲律賓而言,英語頂多跟西班牙語一樣,是前殖民宗主國的語言,是殖民者的語言,雖然現在也是官方語言之一,但那畢竟不是他們自己的語言。菲律賓的語言的確夾雜了很多來自英語的詞彙(就如同也有很多來自西班牙語甚至閩南語的詞彙),甚至也因為西班牙殖民統治的關係,各種語言幾乎都可以用拉丁字母拼寫,但以拉丁字母拼寫的語言,不見得就是英語啊(雖然很多菲律賓朋友在介紹他們語言的時候,的確都很喜歡說:「我們的語言跟英文很像,就是ABC寫的,看到就會講」)!

儘管很多菲律賓人可以聽懂、也會講英語,但那畢竟不是他們的母語。到海外工作的菲律賓移工可能來自各行各業,但他們英語真的完全表達無礙的,其實並不太多(從小學英語長大的我們,又有幾個能把英語講得跟國語一樣好呢?)。很多的菲律賓移工對英語聽說讀寫有很大的障礙,並且因為幾百年被殖民的歷史,以及自己在文化、教育程度、階級、國族上的多重弱勢處境,他們對聽起來可能有點懂又不大懂的一知半解的英語,以及英語流利、琅琅上口的人,常常感到自卑、害羞,就算聽不懂,也不大敢問、不大敢回話。

我每次在庇護中心作一點勞教,常見到大部分人安靜無聲,也沒有太多人問問題,但卻會私下以Tagalog向我太太發問,我看到心裡只能很不好意思的想: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烙英語的,實在是我不會講Tagalog啊!

我看過太多位我覺得英語其實很好的菲律賓人,甚至包括英文很好、很專業的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高級官員,在「被迫」跟我講了一串英語之後,馬上開玩笑的跟旁人說「啊!要流鼻血了!」因為菲律賓人習慣以nose bleeding形容被迫以英語溝通時的疲勞和辛苦,這種形容實在非常傳神:被迫以非母語的語言跟人拚命溝通,壓力大得簡直要人流鼻血啊!

部分菲律賓移工英語程度更差,甚至連句完整的英語句子都講不出來。當他們碰到任何事件,即使打了1955申訴、勞工局介入、把他們帶到勞工局協調或詢問,在台北、新北以外各縣市勞工局負責處理菲律賓移工的工作人員頂多只會講英語的情況下,這些英語很差的菲律賓移工面對只會美式或台式英語、連菲律賓腔的英語都很陌生的勞工局人員,往往一臉驚恐、根本無法溝通,甚至在被勞工局人員責問、怒斥之後,一個大男生嚇得在勞工局裡哭了起來。對他們來說,台灣的勞工局真是夢魘一場,他們不只是被嚇到流鼻血,是嚇到流眼淚了。

何以有人的叫「國語」,有人的叫「土語」?

所以,要跟大部分菲律賓人良好的溝通,英語絕對不是最好的選項,頂多只是不會菲律賓語言時的次佳選項。台灣找得到印尼語、越南語、泰語的雙語人員,難道找不到更多菲律賓語的雙語人員嗎?為什麼總是以為可以完全用英語替代呢?

我永遠不會忘記,幾年前一次討論司法通譯制度的立法院公聽會上,勞動部當時一位層級很高的官員在回應我,為什麼各縣市勞工局絕少有菲語雙語人員(我沒記錯的話,當時應該連新北那唯一的一位菲律賓雙語人員都還沒上任,所以全台灣就只有台北有)時,以「土語」形容菲律賓人的母語。如果用「土」來理解每個人母語,沒什麼不對或不好,嚴格來講也沒錯,但為什麼有些國家的語言可以被承認是他們的「國語」,有些國家的語言(甚至是官方語言)就要被叫成「土語」,好像就是矮人一截、比較見不得人?

提供Tagalog服務很奢侈嗎?香港法院提供的翻譯,單單對菲律賓人,就至少有Tagalog、Visayan、Ilonggo、Ilocano等多種不同語言的翻譯。當我聽香港的菲律賓朋友講到這些,嘴巴張得好大,久久說不出話來。

一個朋友告訴我,其實可以這樣請大家換個方向想:如果因為台灣是華語系國家,而只願意提供國語,完全不提供台語或客語服務,我們是不是也會覺得心酸酸的呢?何況英語和菲律賓語言,根本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不同語系的語言。

期勉所有服務移工的媒體和服務,不要繼續受到政府長久以來對東南亞缺乏認識的框架繼續限制了。要認識東南亞,就應該認識東南亞各國的語言多樣性,菲律賓國內眾多語言的分歧,在廣大的東南亞,其實是常態。有了這些基本的認識,就應該知道:要能服務國內的菲律賓人,即使不能提供各種菲律賓的語言,最最起碼也要知道,菲律賓真的不是「英語系國家」,菲律賓的語言不是會講英文的人的附屬品。

對菲律賓移工、移民要做好服務,至少需要Tagalog、Pilipino,而不僅是英文,不要繼續讓他們不斷被迫「流鼻血」甚至流眼淚了,好嗎? 

最後我想講一聲:我不是故意要對公視或歷史博物館挑剔,而是藉此談談國內對菲律賓移工、移民語言的忽視,這其實跟政府對東南亞認識不足有很大關係。期待東南亞新聞可以真正讓更多移工、移民接受,更可以加強移工與移民相關的新聞報導,希望未來可以加入菲律賓語。

(作者為群眾服務協會(Serve the People Association, SPA)庇護所負責人)

瀏覽次數:17996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