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年台灣的出國留學人數上升,高中生出國也同步增加,學測成績放榜,發現今年的申請人數的確比去年多。這大概可以歸因於招生制度的變革,以及國外學校的招生力道變大。

大學招生制度的改變

今年繁星與申請入學維持在3月份開始(未來要延到5月),但第二階段的作業時程已經從5週縮短到3週,甄試日期也大為重疊,「衝堂」最多的第一個週六(4月14日)經教育部協調,才從647個校系降成456個。考試時間衝堂,導致學生焦慮無法選到自己喜歡的科系,甚至可能高分低就。這樣的恐慌,就如同前幾年北市高中獨立辦理招生一般。

每年放榜,不難看到有學生同時申請5、6個名校熱門科系,全數錄取。然而「6榜及第」的優秀學生,最後也只能選單一科系就讀,高額重榜卻造成金錢人力的浪費,更導致其他學生喪失機會。只是,畢竟沒人能保證高分就一定可以考上心目中的理想志願,因此學生寧可花錢多方申請,當作上榜「保險」,最後則演變成家長的「經費戰爭」。

部分頂尖大學校系為了搶學生,指考甚至刻意留不到一成名額,分數落在前端卻又非滿級分的學生申請時難免擔心高分落榜,未來參加指考擠窄門、拚理想校系的壓力更大。這樣的狀況導致學生申請校系淪為博弈賽局,以估量上榜機率為主,挑一個所需成績較低、甄選又不衝堂的校系做為跳板,進了大學再轉系,而非全然按照志趣申請。原先規劃的美意,反成為優秀學生為了避免高分落榜進而申請國外大學作為備案的驅動力。

目前的申請入學制度適合志趣明確的考生,以及可支配所得較高的家庭。然而台灣的國民教育仍不時強調服從性與同質性,學生少有機會去發展獨立思考能力與探索未來發展方向。很多高三生成績不錯,卻沒特別想讀的科系,也不了解各校系實質教學內容,家長則較關心就讀科系未來有沒有「錢」途。若想要未來全面轉型成美國的大學考招方式,將過往聯考填志願序的思維徹底消除,恐怕還要一段時間。

國外學校招收台灣學生的動作加大

歐美日港名校從2009年就開始祭出「全額獎學金」,吸引優秀的台灣高中生畢業後前往就讀。近幾年對岸的名校搶學生企圖心大增,同樣使用中文的環境,讓台灣學生的阻力較前往其他國家低。媒體也順勢推波助瀾,不斷提到年輕人應該多多出國留學以拓展國際視野。況且兵役制度改變,使得應屆畢業的男學生不再受限於役男身分管制出國,因此高中生多方申請導致數量上升,也不令人意外。

不過,即使拿到國外名校的入學許可,不見得都有全額獎學金,學生家庭是否負擔得起學費和生活費,也會是考量重點。所以今年的申請潮究竟會有多少學生最後成行,尚是未知數。

台灣在1990年代後的留學人數,其實是下滑的,根據教育部統計,1998~2015年間,持留學簽證人數大致在2.7萬到3.8萬之間。一來是199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後大舉輸出大學畢業生到世界各國,所以各國名校,尤其是美國,接收台灣留學生的名額也被壓縮。二來是台灣教改廣設大學院校後,大學錄取率提高並放寬研究所招生名額,碩士已被認定為高學歷的基本要求,且國內高科技產業興起,碩士畢業後直接在國內半導體與光電產業就業的人,多半可以獲得還不錯的薪資和股票分紅,就沒有必要非得出國才能實現自我理想。

過去幾年報導常拿教改以前的出國留學人數來比較,影射年輕世代無法吃苦、不敢接受挑戰所以不去國外留學,今年卻又大肆報導台大副教務長決定去加拿大任職而疾呼人才流失。然而台灣人才流失不就是從留學生開始的嗎?以前「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順口溜言猶在耳,畢業後在美落地生根的高階人才不計其數。直到台灣建立起高科技產業聚落之後,才出現海外人才回流。

人才流動是市場供需決定

供需平衡是經濟學中最基本的原理。自由市場中,不只資金是自由流動,在網路資訊發達的年代,高階人才因為專業與語言能力強,也是趨向無國界自由流動。以往不容易得到國外就學就業的資訊,現在都可以透過網路獲得,進而申請。

台灣社會素來有「人往高處爬」的集體意識,加上國際學校搶人,超頂尖人才即使家境無法負擔學雜費、生活費,也不難想像會有學校願意提供全額獎學金,因此優秀人才極可能選擇世界級的好大學。即使選擇在國內念大學,胸懷大志的學生未來深造也很難留在國內。某些家境優渥的子弟無法在適應台灣的學制,只好早早出國留學,換個留洋學歷,畢業後若台灣沒有適當的工作,多數仍是在留在海外發展居多。

假如不是社會風氣崇尚名牌大學、文憑稀為貴的心理,加上生活英文教育的失敗,學生又何嘗需要飄洋過海求學才能獲得社會價值的認同呢?再者,台灣的資方動輒以CP值來評價人力,沒有背景、又缺少亮麗學歷,就等著被壓榨到最低工資。高階人才在海外發展,雖然不見得各方面都符合理想,但產業資源與特性、生活品質與尊嚴,多半會是考量重點。年輕學生願意出國闖蕩,忍受思鄉、文化衝擊與氣候差異,作為走過升學壓力的世代,都應該尊重其意願並且抱持著祝福之心。

政府若真的想留住人才,關鍵仍是在於台灣有多少世界級的產業與優良工作機會。積極作法是讓新創產業的環境更加活躍與健全,鬆綁學術界與產業界的交流限制,並且嚴查假藉科技研發行股市吸金的惡質公司,讓更多可能的新種子發芽,才能有效吸引人才歸國。

國內知名校系未來也需加強招生宣傳與提供獎助學金的經濟誘因,而不是坐等優秀學生自己上門填志願。未來的大學考招新制:X(基礎能力學測)+Y(加深加廣分科測驗)+P(學習歷程資料),可能會讓資源受限的學生更難出頭,因此對於有天分但學習資源不足的學生,政府可以協助在「加深加廣的學習」給予援助。例如,將難度高而改列選修、附錄、刪減的章節,與線上學習業者合作開發課程,讓資優學生可提早接觸、自主學習,並可列入P學習歷程資料中。政府只需提供類似培育助學金的「教育消費券」機制,讓經濟弱勢的優秀學生申請,以幫助這些資源受限制的學生未來在各類學科競賽、二階分科測驗項目上有機會突破。只要擴大高資質學生的基數,即使極尖端的人才不回流,國內的研發與產業還是可以維持在國際競爭水準。

(作者為台北市電腦公會智慧學習產業聯盟會長,中正大學企業管理學系博士班)

瀏覽次數:270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