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我課堂上,有個男孩總是不太有意願認真畫畫。我找他過來前面聊聊,片刻之後,我問他:你跟誰住在一起呢?然後看起來頑強的他就掉下淚來了,對我說了一些他的故事……一直知道很多學生家庭狀況並不穩定,但我不知道他們內心其實已經受傷,直到那男孩的眼淚。

學校裡的導師們總是明查暗訪,勤跑學生家裡,提出各項補助申請,因為除了登記有案的家庭之外,還有許多需要協助穩定生活的同學。該辦的課後輔導與補救教學更不會少,提升孩子的學習力從不鬆懈。然而以過往的經驗看來,我們的學生接近7成都是前往公私立高職,在小漁港的生活背景下,許多學生也總會選擇建教合作之類可以盡快就業分擔家計的做法。所以學校輔導室也規劃了一系列關於生涯發展的試探課程與講座,還有高中職參訪以及產業參訪等,更著重推動技藝教育,好讓他們能夠提早了解職場生態,試探自己有興趣的領域。

來自破碎家庭的孩子,不敢思考自己的「喜歡」

設計生涯發展課程時,我們著重推動「夢想」這個精神主旨。為什麼呢?因為太多孩子出自破碎家庭,物質不足的生活,讓他們不敢思考自己真正喜歡什麼、想追求什麼生活。

於是,我們找來那些勇敢做夢的人,為學生辦理講座。例如台灣攀登聖母峰的第一位女性江秀真老師,訴說自己的成長過程及夢想;還有「倒立先生」黃明正,用環島的方式發現最美的台灣;在漁村生活中學生很少接觸的職業,例如電台DJ或是鑑識科人員的工作分享,讓他們打開視野,了解有許多工作可以選擇。再來,我們也找了一些雖是素人但勇敢追逐夢想的年輕人來分享自己的故事,像是臉書「雪羊視界」的作者,分享了自己的求學故事及百岳之美;一名台大畢業生運用生動的影片,分享自己從蘭州騎單車回台灣的經歷與冒險。只是2個小時的分享,他們充滿熱忱的態度,卻能夠激勵學生。如果孩子們能夠設立短期與長期目標,朝那個方向努力,多半都不會在求學的路上迷途太遠啊!

協助強化作夢的勇氣

此外,我們每年也有生涯博覽會,請高中職五專各校來設攤,進行表演或體驗,讓學生了解各學校及職群的特色;更能激發學生興趣的是近兩年結合技藝教育、特殊教育與探索教育的大地遊戲闖關活動,從前年的5個關卡發展成去年的13關,動用老師們、畢業校友與家長志工擔任關主先進行籌備會議,再讓全體學生分隊進行競賽,當天2個小時帶著汗水與歡笑闖關。許多學生在最後的反思時,都感謝輔導室辦這個好玩的活動,並強烈要求希望來年繼續。

對於人生比較茫然或是有獨特興趣的學生們,除了重視個別輔導,我們也帶領他們進行其他生涯探索課程。例如「柴山探洞」,第一次學生剛開始爬步道就嫌累,可是戴上頭燈進入神秘的洞穴裡,他們卻從戲謔變得小心謹慎,在黑暗又濕滑的路上彼此協助,也幫忙老師找踩點,認識許多生態。在山林的美好體驗中,自動自發撿拾路途上的垃圾。這樣需要體能及合作的體驗,雖然弄得全身泥濘,卻建立了不一樣的成就感。於是我們又辦了一次進階活動,增加了獨處的課程,沒想到獼猴們來搗亂,嚇得學生哇哇叫,也成了進階活動最難忘的回憶!

有個男孩在學校功課並不突出,卻一直有領導能力,總是用圓融幽默的方式解決許多教室內的紛爭,並且熱心有禮貌,是所有老師的好幫手,在學校手球校隊時也總是勤奮練習且激勵隊友共同努力。經過國中的生涯講座及技教育課程,他規劃未來升學朝軍校發展,卻發覺自己的課業確實有落差,尤其是英文的挫敗,幾乎讓他失望放棄。導師及輔導老師觀察這男孩的特質,並不是會被自己弱點打敗的人,從旁鼓勵並給予協助,而他也重新面對自己的弱點,在國三時投入精力專注讀書,居然讓他考取心中想要的學校。他在國中畢業晚會當了一晚主持人後,隔天帶著沙啞的聲音去面試,告訴面試官們,他的沙啞是來自於他精彩的表演能力!現在即使軍校生活忙碌,還擔任大隊長等職務,也經常用放假時間回來拜訪老師,今年寒假,聽說國中有為獨居老人打掃的活動,也表達想一起參加,只因為他相信要朝對的方向走,做對的事情。在他身上,似乎沒有什麼不可能,未來越來越明亮清楚。

另一名因為與母親衝突住到親戚家而轉學進來的男孩,從一開始與同學的陌生、爭執,在經過輔導與了解後慢慢融合,國三的技藝教育課程中他選擇機械職群,成為技藝競賽選手,卻對自己自信不足,也總是倔強的表達不在意。輔導室老師們黑臉與白臉輪番演出,責備他的惰性也包容他的害怕,讓他正視自己的天賦。後來的努力受訓發揮了他的才能,讓他在技藝競賽中得到名次,也在升學體制中得到有力的加分。

作夢的性別差異

然而不是每位孩子都一樣幸運。另一個女孩,為了想分擔家計打算就讀軍校,但是在國中升高中的體制中,軍校只接納男生。於是在技藝教育的課程之後,她選擇就讀也是男性居多的汽車修護科。她從來沒有畏懼在男性多數的環境下努力,也總是專注目標前行,而我們該思考的是,我們的社會對於這樣取向的孩子,是不是可以給她更多選擇所愛的機會?

回到多年前課堂上那位男孩,那天我才知道,沒有父母在身邊,寄人籬下的他每天晚上都要幫忙餐廳的工作,工作之後他只希望好好休息,也不敢奢望見到父親。國中這三年內,他雖然把我當作乾媽,但隨著工作也離開我的視線。我對他的期望就像對其他學生一樣,找到自己擅長的事情,然後盡力而為,做得比別人好!如雪羊在講座中說的:「夢的形狀,像山一樣,一層層的深入」,的確,每個時期的夢想可能都會改變,唯一不變的就是自己要相信自己,逐漸完成想做的事情到老,這一輩子就是一部追夢人生的好劇本!

(作者為高雄市蚵寮國中輔導主任)

瀏覽次數:5741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