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非當事人。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出生在越南的偏僻鄉村,結婚生子後,想幫助家庭做生意,卻因為沒經驗,很快就失敗了,欠了一大筆債。為了還債,我來台灣工作,希望改變家庭的未來。在越南時,仲介公司告訴我:「如來台灣什麼都不會、愛生病就一定會被送回國,我們不會負責也不賠償。」

第一次來台灣當看護工時,我心裡好慌,像個外星人,明明會講話,卻突然變啞巴!我想融入本土文化習俗,又要學習跟他人溝通、得到被照顧者的認同。後來,我買了一套幼稚園大班的書回來自學,我認為,要學就徹底的學、從最基本的學起,我很快學會中文,這也讓我在工作上得到肯定。

當我第二次簽約時,我跟老闆說好,每星期我要休息一天,不是要去玩,而是想要去上課。學習語言之外,我還報名學習一些照護的技巧,也能為阿公阿嬤服務。

在台灣久了,我時常會分享自己的經驗給同鄉,有時她/他們遇到困難或意外受傷死亡,我都會協助,因為長輩常教我們「做人要有同理心,作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抱著助人的心去幫忙,卻沒想到……

2015年初,朋友打電話給我說:「姊姊,聽說妳中文很好,常幫助別人,新竹有個公司需要幫忙。他們請了一個工程師從越南來學習設備,臨時找不到合適的翻譯,妳可以幫忙嗎?」

我住在林口,想說那家公司在新竹,那麼遠,這工作也不是一般的溝通,而是專業設備的翻譯,我的中文能力夠嗎?但因為朋友不斷請託,我抱著學習的態度決定去幫忙,挑戰一下自己的能力。

不過,因為距離實在太遠,我在有限的時間內來回,必須搭計程車。剛開始,朋友告訴我,那個公司會付車馬費,但只有1,000出頭,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隔天,負責人打電話給我,解釋公司的規矩與需要轉譯的內容。他們要求我提出個人資料,我也給了居留證、填寫了履歷表資料。

幾次之後我發現,唉呀!不對啊,我來幫忙,但車馬費只有1,000多,計程車只能坐單程,回程我還得自己倒貼。後來,他們主動調到2,500元,剛好是我來回一趟的車錢。

協助諮詢的過程中,我發現現場的機器操作跟操作手冊有落差,我直接告訴組長們,還協助修改出貨到越南的文件。關於操作手冊的問題,她們請我拿回家調整編修,要我簽下一份保密文件,她們解釋,這份文件只是形式,方便我進出公司,此外,操作手冊內容也需要保密,才要我簽名。往返20趟之後,整個處理的過程告一段落,公司匯了車馬費5萬塊給我,還寫了感謝函。

只因為不熟悉法規,誰能還我清白?

直到2017年3月,我得知新政府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我在台灣這麼多年,對於未來也有一些想法,我決定以外國人身分,向政府申請,在台設立公司。經濟部要求我提出國稅局所得申報證明書,直到我被勞動部通知,才發現自己「被報稅」。

這實在很冤枉,我是看護工,只是義務幫忙,卻因為車馬費而被認定違法,有業外收入。我趕緊去找那家公司,他們承認是誤報,卻嫌麻煩,不願意去更正,他們說,時間已經過了。

直到我詢問國稅局,得到訊息是5年內還可以更正。我告訴那家公司,連5萬元的車馬費我也願意退還給他們,他們才願意去更正,還我清白。

我不可能為了5萬元毀掉自己十幾年的努力,我以自己身為藍領的身分為榮,沒想到因為熱心,而變成受害的善意第三者。現在國稅局已更正,我已沒有這項薪資所得,但我被認定違法的冤屈仍舊得不到平反,也還得不到經濟部的回覆。

經過這次經驗,我感受到,在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就算願意善良當好人,也不一定會得到認同。我不懂台灣的法律而受到不公平的對待,真心換絕情,讓我又害怕又失望。希望台灣政府能夠還我一個公道。

(作者為在台灣工作的越南移工)

瀏覽次數:449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