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每隔一陣子,不管是在報章雜誌或網路,偶爾都會聽到、讀到:

「在越南,韓國人比台灣人更團結、更深入越南文化!」

「在越南,韓國人群居在某個區域,發展成韓國人專屬的地方!」

但,事實上,觀察背後的原因,或許與你所讀到的膚淺表面不一樣。

階級嚴明的韓國公司

韓國是一個「三高」的階級社會,高度「重視出身」、「重視大學學歷」、「重視姓氏」。首先看你是哪裡人,老鄉遇老鄉,兩眼淚汪汪;接著,如果大學師出同門,再加上來自同鄉,剎時間,天雷勾動地火,「內舉不避親」無所遁形。最明顯的就是韓國歷任前總統朴正熙、全斗煥和盧泰愚,安插同鄉大邱及慶尚親信,在政府部門各重要職位,最後一個比一個的下場更淒慘。而前一任總統朴槿惠,更是將「用人唯親」四個字,發揮到極致,下台一鞠躬!

翻閱10多年前越南的新聞,在那個相較於現在工團不普遍的年代,經常可以看見哪個韓國廠的主管毆打越南員工、踹傷越南員工住院,或是哪個韓國廠的韓國部長毆打韓國幹部等違反職場倫理的報導。而韓國廠由於人權問題,被勒令停工、主管被驅逐出境,也時有所聞。

拜訪韓國工廠午休時間時,你絕對不可能看到部長級的韓國人與部屬在同一張餐桌吃飯。即便只剩下一個座位,也要等長官吃飽用畢,或乾脆摸摸鼻子、拎著碗筷,到其他桌用餐。工廠下班時,也不太可能看到有韓國主管還沒下班、部屬卻先走了的特殊情況。

或許你會想,這些韓國部屬一定是大學剛畢業的新人,或剛從其他公司換跑道來不久,才會這麼戰戰兢兢。然而,這些時時刻刻如履薄冰的韓國部屬,也包含了那些在工廠任職10多年、甚至經理級以上的中高階主管。在公司內,如果看到韓國部長級主管,召喚一排韓國部屬,當眾大呼小叫、摔報告資料,也稀鬆平常。當然,他們很多都是來自韓國同一個地區的前輩、晚輩,或是同一所大學的韓國學長、學弟。

電視新聞看到韓國三星新一代積體電路板,是仿效哪個競爭對手的技術,或者是韓國哪一款汽車,是仿效寶馬汽車等等的間諜情報戰,在韓國同僚之間,也是無所不在。韓國工廠內不同層級的同事都會知道:哪一位韓國主管什麼時間走到哪裡?幾點下班?今晚有什麼活動?這些謹小慎微的資訊,有時攸關生死。至於韓國主管及家眷壽辰、重要紀念日等,更是基本必備。

流動率高又怕被貼標籤的候鳥

韓國人在越南夜間娛樂場所,經常像發了瘋似的一杯接一杯,以聞名世界的深水炸彈不要命飲酒法,瞬間解放這群韓國「候鳥爸爸」及「麻雀爸爸」刻入骨子裡的壓抑!當然,最常發生的,就是韓國人最喜歡的日常活動──打架。那短短幾個小時,彷彿侏儸紀公園大大小小的凶狠猛龍出閘,但明天早上7點30分,他依舊準時在他負責的工作現場,精神抖擻地出現,好像昨晚什麼事也沒發生。

韓國人不習慣單獨出沒,因為一旦被貼上孤僻的標籤,你獨樹一幟的自命清高,會害其他韓國人不自在,在綿密的韓國情報網中,會使你海外的「候鳥生活」更加孤寂。而韓國人根深蒂固的觀念裡,團結是為了抵抗外來者,因此,他們會集結相同背景,包含家鄉、姓氏、學歷等,形成一種群體力量,來抵禦,保衛自己,嚴禁任何破壞和諧者侵入。

2013年,南韓勞工流動率(worker turnover)為63.7%,在29個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會員國中是第一名,且從開始有統計數據的 2000 年起,10年以上的時間裡都是排名第一。從這個數字看來,等於至少1/3的勞工每年都在找新工作。2017年2月,韓國15歲至24歲青年的失業率竟高達10.7%,也創下2000年以來最高紀錄。這些高流動性的數據,可以從越南,韓國人常出沒的區域看出來,韓國人所開設的超商、餐廳、補習班、診所、娛樂場所,經常在搬遷,不時頂讓換新的韓國老闆,甚至倒閉,很少經營超過1~2年。

而2017年9月27日,瑞士世界經濟論壇(WEF)「2017-2018年全球競爭力報告」(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7-2018),韓國國家競爭力更是連續4年「原地踏步」,在137個國家地區中排名第26位(在同一份國家競爭力報告中,台灣排名第15),是自2000年之後韓國的最差成績。經濟停滯的韓國有5,000萬人口,也因此,如開頭所述,每個月、每一年,都會聽到韓國人「很團結的在越南特定區域出沒」。那一點也不意外,因為,你都還沒來得及認識,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他們。而他們其實,已經是走了一批,又來的新一批。

低調隱身在鄉野的台灣人

那麼台灣人在越南的情況呢?

如果早一點來到越南,或者是更深層觀察在越南的台灣人,你會發現,台灣人「一卡皮箱跑透透」的精神無所不在。從大家耳熟能詳的胡志明市華人居住區域、越南各省到鄉村田野,常常可以聽到,哪裡住著台灣人、哪裡有台灣人開的公司、哪裡有嫁到台灣的親人來住、甚至是哪一家的誰到台灣工作幾年回來了……越南與台灣的民間外交,相較韓國,哪一個更加深厚,立刻就能見真章。

越南一直以來都有屬於本地的華語文化,台資工廠內的溝通普遍以華語為主,招募文房人員多半會要求會講華語,長期下來,經常可以看到某主管來越南10年,越文還不太會說的現象。相反地,如果是以內銷為主的台資中小企業,越文聽說讀寫相當流暢的台灣幹部,也不在少數。

至於韓資企業,由於英文在越南語言文化上不普及,招募各部門員工入廠,普遍僅能以越文為主,以至於韓國工廠為了工廠順利運作,會比台灣工廠更嚴格要求韓國籍主管的越文能力。語文能力等於薪水加給的情況,這10多年來,也造就越南華語、韓語、日語、英語等語文補教業的興盛。

在產業方面,越南台商,除了一些上市上櫃的製鞋業、紡織業、自行車業、機車業、木製傢俱業等知名大企業外,許多都是單打獨鬥的小資民間企業。包含食品、金屬機械、電機設備、金融、橡塑膠、農水產業、教育、汽機車零組件、土木營造、紙器包裝、各項加工、進出口貿易、生活用品……,他們秉持著台灣人長期特有的相同原則──「低調再低調」。當然,這些小小台商也不少是在越南相同產業鏈裡的產業佼佼者。他們精彩的奮鬥故事,往往不為外人所知。

至於韓國人在越南的投資企業,則永遠都是韓國政府大力支持下,那幾家裙帶關係盤根錯節、佔南韓上市企業70%以上的「三星、樂金、SK、現代汽車、樂天集團」等財閥大企業。可以說不管是舊南向政策、新南向政策,台灣中、小企業,早就是盤龍臥虎隱居在越南原野山林的「民間高手」!

(作者為在越南工作的台灣人。)

瀏覽次數:26107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