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即將開學,各級學校現在最緊急的事莫非要招聘足夠的老師。但只要上去各教甄網,你就會發現:還有很多學校在招考代理代課老師。

現在距離開學的8月30日只剩下一個禮拜,這些學校卻還不知道老師在哪裡?而且那些缺老師的學校可不只是偏鄉地區,都會區的學校也在名單上,有的學校已經第6招、第8招,甚至我還在某教甄網看到台北市某公立國小已經第12次進行代理代課教師甄選。

或許你會納悶:不是說流浪教師很多嗎?怎麼會招不到老師呢?要了解原因,首先要知道各國中小教師的種類:

一間教室,三種教師

一般中小學的老師可以分成三種:正式教師、非正式的月薪代理教師,與非正式的鐘點代課教師。

正式教師依據教育部給各級學校的教職員員額編制(國小編制每班教師1.65人,國中每班編制教師2人),需有合格教師證,可由各縣市聯合或各校自行甄選。月薪代理教師與鐘點代課教師則可能因為教師請假、留職停薪、借調、或是控管缺額而需甄聘,除了有合格教師證書者,修畢師資職前教育課程、取得修畢證明書者也可參加學校甄選。

三者在薪資待遇上,有比較大的差異。先說正式教師,以大學畢業開始任教來算,一個月薪資41,905元、領12個月,加上1個月考績獎金與1.5個月年終獎金,一年年薪約61萬(之後每年年資增加都可以跳職等加薪)。

月薪代理教師的話,以大學畢業有合格教師證的代理老師來說,一個月薪資41,905元,領10個月又3天的薪資,沒有考績獎金,加上年終獎金的話年薪大約47萬。若沒有考上正式教職,年資不能累計、永不升職等,永不能加薪。

至於鐘點教師,依授課鐘點計薪,高中一節課(50分鐘)400元,國中一節課(45分鐘) 360元,國小一節課(40分鐘)260元。一位代課教師若與編制內專任教師上一樣多的課時,以高中一周16節課、國中一周18節課、國小一周20節課來算,一年領10.1個月,年薪大約在27萬~22萬間。

為何不聘足夠的正式教師,而要請代理代課老師?蔡惠芬整理。

學期中教師請一學期病假、留職停薪(原因有進修、侍親假、育嬰假等以及借調教育局)、或是因少子化控管缺額,都需要聘任代理教師。而代課老師的聘任原因則則可能是:

1.學期中教師產假、病假等原因。

2.現行的教師員額編制計算造成的多餘課務(例如有擔任行政或導師都會減少上課節數,當領域召集人也能減基本鐘點)。換言之,當學校規模越大時,所不足的鐘點數越多,因此會出現剩餘課務已超過幾位教師的鐘點,卻連一位代理教師都沒辦法聘,只能聘代課教師的問題。

3.其餘因為教師課稅之後減課的影響,無法聘任代理教師,校內教師超支鐘點又負擔沉重,也須外聘代課教師。《天下雜誌》在2013年指出「政府為了履行課稅減課的承諾,減少老師上課時數,國中小老師平均每週減少2到4節課。以全國中小學正式老師16萬人,校長協會估算,造成學校現場出現每週至少46萬節課的缺口。以節數換算,至少需要超過2萬名老師填補。但教育部補的是鐘點費,而不是教師人力編制。」簡單來說,教師課稅後減少上課的時數,但是學校編制內正式教師員額沒有增加,每所學校都缺老師,但是教育部補助的經費卻只請得起鐘點代課老師。

為什麼不給人力編制的正式教師,而只給代課老師的鐘點費?答案當然是:政府沒錢。台灣政府稅收在2015年只佔GDP的12.8%,如此窮的政府當然要省錢,省教師人力的經費最不會被罵。

政府省錢省教育經費

台灣教育經費佔GDP的比例,一直以來都低於國際標準。根據教育部統計處的資料,全國教育經費佔GDP的比例從民國90年的5.8%到民國105年只剩5%,低於OECD國家的平均值。104年南韓教育經費是佔GDP的5.9%,美國佔GDP的6.2%,英國佔GDP的6.7%。

資料來源:教育部統計處

代理代課老師的比例愈來愈高

從教育部的數據來看,在縣市立國民小學,長期代理教師100學年度到105學年度的比例,從8.2%上升到13.83%,這還沒有加上短期代課老師的數據,若是加上這些短期代課老師,學校內充斥的代理代課老師的比例更是高得驚人。

代課老師20年沒有調整鐘點費資料來源:教育部統計處

現在的教育狀況是,各國中小校園內充斥了將近10-20%的代理代課老師,但是這些代理代課老師卻一直是低薪的廉價教育勞工,沒有任何組織在為他們的福利發聲。

勞動部日前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基本工資調漲4.72%、月薪為22,000元、時薪為140元,若經核定後將於民國107年元旦上路。當勞工每小時基本工資從民國86年到民國107年,從一小時66元調漲到一小時140元調漲幅度為112%,而各級鐘點代課老師的鐘點費卻20年不動如山(除了國立大專院校鐘點代老師調整過一次)。

當各國中小校園內代理代課老師愈來愈多,這群弱勢卻沒有任何人可以為他們發聲。他們忍受低薪,大多時候是期待有朝一日可以考上正式教師,今年年改後很多人都死了這一條心,教師這一條路實在太窄了,完全看不到未來。今年國中教甄只剩下台北市和新北市,逼得有能力也有心想要走教職這一條路的年輕人完全放棄了。這就是為什麼即將要開學了,各級學校還招不到老師的原因。教師的工作性質並不只是課堂上課而已,課前備課、課後批改作業、輔導學生、命題、閱卷、輸入成績、評語等瑣事都必須在課堂外為之,正所謂「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行政院主計處的物價指數,從民國86年的86.19到民國106年7月的105.83,上漲了將近20%,我們卻如此苛刻代理代課老師,完全不給予調整薪資?

教育品管誰把關?蔡惠芬整理。

當學校找不到老師時,只求有人教就好,哪能要求品質?國中小代理代課教師甄選第三招以後,標準放寬為只要大學畢業就好,不用有合格教師證、不用修過教育學程,甚至不用相關科系畢業。在現今大學生滿街跑的這個時代,這個標準真的低到不能再低了。教育品質如何能要求呢?又哪能要求教育品管呢?

教育,是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尤其是公立學校,但這道防線卻正在逐漸崩解中。「再窮,也不能窮了孩子的教育」,國民教育是最需要教育投資的地方,我們國家卻反其道而行。國中小學生的受教品質堪慮,我們做家長卻一點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在教我們的孩子。當國家窮卻決定要窮教育時,犧牲最大的將會是下一代的教育品質,也是國家的未來。

過去台灣的教育締造了台灣的現今,優秀的人力絕對是台灣發展未來的後盾,所有再好的硬體設備,絕對比不上一位好老師。請國家善待這些教育的臨時工,這絕對是我們孩子之福、國家之福!

(作者為兩個就讀國小孩子的媽媽,關心台灣教育)

瀏覽次數:6042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