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1990年代,在教官退出校園的呼聲中,大法官做出釋字380及釋字450號,強調大學有自治權,國家不可以強迫大學把軍訓課列為必修、不可以強迫設置軍訓室。所以大學自治的起源,可以說是為了阻止國家濫權,將威權的觸手伸入校園內。

但如果今天是大學自己濫權,那麼,大學自治又是什麼角色呢?

釋字563號明言:「大學自治既受憲法制度性保障,則大學為確保學位之授予具備一定之水準,自得於合理及必要之範圍內,訂定有關取得學位之資格條件。」大法官的意思是,基於大學自治,大學當然可以制定自己的畢業門檻,但是(就是這個但是!)必須在「合理及必要」的前提下。

此外,大學自治是大學的自治權,如果大學的自治權和學生的受教權或其他權利有衝突,當然應該要有法律或法律明確授權命令之依據。也就是說,不可以大學自治為藉口,而規避法律保留原則的限制(法律保留原則簡單來說,就是國家限制人民的權利時,需要有法律為依據)。

如果大學隨便愛幹嘛就幹嘛,那不叫大學自治,叫大學恣意。

傳說中的政大外語畢業門檻

政大外語畢業門檻到底是大學自治,還是大學恣意?在討論這個問題前,我先簡單概述一下它的操作機制。有一堂神秘而特別的課叫做「外語能力檢定課程」,它的神祕之處在於,你不需要自己選這堂課,就會有人默默幫你加進去(好像臉書上的購物社團),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它的存在;而它的特別之處在於,這堂課不~上~課!所有政大開的課,即便是零學分的體育課和服務課,都一定有上課時間、上課地點、授課老師及授課內容,而這堂課打開教學大綱你會發現是一片空白。

要通過這堂課,只能繳交自己付錢去校外考到的語言檢定證明。如果檢定成績有達標準,恭喜可以畢業;如果沒達標準,沒關係還是可以畢業,只要再修一堂「英語文進修課程」,再付一點學分費,保證可以畢業。所以無論你外語能力多好多爛都可以畢業。

這裡就產生幾個問題。首先,假設A大一進政大時想以多益990高分申請免修英文,卻並未於多益檢定時效(2年)內向學校登錄成績;不過他在大學4年內皆維持優秀的英語能力而未退步,請問A可以順利畢業嗎?再來,假設B大一進政大時,立即登錄其多益600分的檢定成績,而大學4年未再精進英語能力,到大四時英語能力一落千丈,請問B可以順利畢業嗎?答案是:英語能力強的A不行畢業,而英語能力差的B可以,不要問我為什麼。

那麼,假設C認為自己絕對沒辦法考過多益600分,請問C可不可以節省時間跟金錢,直接報名暑修「英語文進修課程」呢?不行,C一定要先付1,500元給多益,才可以再修保證過關的進修課程,越級打怪是不行的喔。再假設D考多益檢測,其應得成績為690分,但因多益將答案改錯,導致實得成績為590分,請問D可以畢業嗎?抱歉不行喔,親。

不符合比例原則的畢業門檻

關於外語畢業門檻的奇聞軼事就暫時說到這。回到主題,政大的外語畢業門檻到底是大學自治,還是大學恣意?也就是政大外語畢業門檻,有沒有符合「合理及必要」的前提?怎麼檢驗合理及必要呢?我們可以拿出萬能的比例原則。所謂比例原則有三大內容,就是適當性原則、必要性原則以及狹義比例原則。這三個讓不是法律系的人看攏嘸的抽象名詞,其實有更親切的綽號,分別是合目的性原則、最小侵害性原則以及衡平原則。

簡單來說,合目的性原則就是行為要有助於達成目的;最小侵害性原則是指如果有多種行為都可以達成目的,應該該選對人民權利侵害最少的;而衡平原則,則是「所要達成的目的」與「人民所受的侵害」應該要可以平衡,也就是不能為了達成很小的目的而使人民蒙受過大的損失。

首先,政大外語畢業門檻的目的在於確保學生外語能力之水準,剛剛說過A和B的例子,可見這個制度是有問題的,事實上在政大無論英語能力好壞,都可以畢業,差別只在錢花得多還是少。所以,政大外語畢業門檻無法達到確保學生外語能力的目的,違反合目的性原則。

再者,有很多方法可以確保學生外語能力之水準,包括校內提供適當的課程及考核,都不需要學生額外付費,所以要求同學自費去校外檢定,也絕非最小侵害性手段。從以上兩點即可驗證:政大外語畢業門檻不合比例原則,既不合理(不合目的)也非必要(非最小侵害性),也就是說不符合釋字563號所稱大學自治的前提。

可以沒有教就要求考試嗎?

此外,「畢業條件」的法律位階相當於行政命令,當然須符合「一般法律原則」的要求。大學的目的在於教育,檢測只是教育的最後一環,而不是教育本身,教育的重點是「教」。所以,考核學生是否有達到畢業標準,應該以學生有修的課為限(大學法第27條),也就是說學校可以考核法律系同學的民法學習程度,但不應該考核他的微積分程度。政大並沒有提供學生英檢中高級、多益600、托福500,或是雅思5.5級的教學(政大課程中的「大學英文一、二」不以這些檢測為教學內容,而且也有自己的成績考核),卻以此為畢業考核標準,這不是教育,而是單純的考試而已。因此,這個畢業標準與「教育」並沒有合理的聯結關係,也就是違反「禁止不當聯結」原則。

再者,試問政大訂定國文課為必修,可以自己不提供任何國文課程,而規定學生必須去台大修課才能畢業嗎?同理,政大的畢業門檻是由多益、托福或雅思等機構來檢測,可以叫做大學自治嗎?若校外檢測出錯該由誰負責?大學的自治權應伴隨相對的義務,大學的確有權自訂必修或畢業門檻,但也有義務提供教學內容以及校內考試,簡單來說就是自己的學生自己教,自己的學生自己考。政大自我放棄檢測的權責,而外包給校外機構,這叫大學他治,不是大學自治。

大學自治應該是防止校外勢力不當干預的保護傘,而不是大學濫權的擋箭牌。政大外語畢業門檻可稱作大學他治,或大學恣意,或大學自縊,但就是不能稱為大學自治。我對廢除外語畢業門檻採取行動已經一年半了,校內申訴兩次,教育部訴願,都被「大學自治」的名義駁回。收到教育部訴願駁回的結果時,感到憤怒和失望,但不感到疲憊,或是說我不能疲憊。畢竟,有一位關心這個議題10年,做了好久志工的何老師在支持我,所以我會繼續下一關:行政訴訟。

最後,政大外語畢業門檻就是叫學生自己去考一個試回來,要怎麼準備要怎麼考是你家的事,跟政大無關。所以,外語畢業門檻的本質不是教育,而是命令;而無條件聽從別人命令的人,叫奴隸。

(作者為政大法律系五年級學生)

有關外語畢業門檻教育面及法律面及價值觀問題的深入探討,請參考以下:

白話文版:
天下雜誌獨立評論專欄:金玉其外

學術期刊:
何萬順、周祝瑛等人,我國大學英語畢業門檻政策之檢討
何萬順、廖元豪等人,論現行大學英語畢業門檻的適法性:以政大法規為實例的論證

瀏覽次數:29495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