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日關於同婚該立專法或修改民法在社會引起不少爭議,本文則提出該立專法的3個理由。

改民法就是歧視與壓迫

對!你沒看錯。其實LGBT(女男同志、雙性、跨性別)族群中,並不是所有人都贊成單偶婚姻,主張單偶同婚的大多屬於LGBT右派。從美國經驗來看,新自由主義的政府企圖將同志收編,讓同志不再反抗,乖乖的跟異性戀一樣,臣服於婚姻制度與福利體制,這稱為「同性戀正典化」(Homonormativity)。目前西方LGBT運動已對此現象多有批判,認為只是為了服務中產階級以上的白人同志,因為他們夠有錢,才會有領養小孩與財產繼承的問題;同時由於強調單一配偶與忠貞的愛情,符應異性戀社會的主流價值,更能提升同志的社會地位(這篇這篇都有說明,有興趣者可參閱)。

同志群有右派,自然也會有左派,如較為激進的左翼酷兒之中,不乏有人主張多人、人與非人之家庭或性關係,甚至也有所謂的「毀家廢婚派」,認為該廢除婚姻制度;在台灣,反對同婚的LGBT族群也有相關論述(可參考想像不家庭的系列文章)。即使目前我國LGBT運動,是屬於右派占上風,掌握了多數政治與發言權(從廢公娼到新知家變,現任立委尤美女都是重要角色),伴侶盟也不敢再提多人成家的「家屬制度草案」。但不可否認,LGBT團體中仍有不同的聲音,雖然他們屬於相對弱勢,但正因如此,他們的意見也不該被忽視。

因此,如果認為民法是關於婚姻關係的基本法,主張修改民法才能確保婚姻平權,實際卻是在根本的婚姻制度上,否定了那些贊成多人或人與非人,以及反對婚姻的LGBT族群,亦即是透過法律宣稱國家社會僅接受部份的LGBT族群,而忽視了不同的群體。特別是本次爭議中,左派的主張完全被同婚派視為異己,呈現出「同志只要乖乖的,跟異性戀一樣結婚有家庭,就會被認同。」同時於此過程,右派團體將更加掌握政治與社會資源,更能「代表」LGBT族群。相對地,「不乖」的左派、忙於為生活溫飽、無暇參加抗爭、沒錢上健身房或是夜店、活在社會底層的LGBT們,他們的聲音將更加無法被聽見,不僅被異性戀社會排除,更被右派同志族群所排除。如果我們真的要聽到多元的聲音,真正關懷弱勢,就不該從民法排除LGBT的弱勢族群。 

因此,如果要避免這種情況,就該以「有結婚需求的同志」為對象訂立專法,如此可保障同志結婚的權利,又可免去對於LGBT左派的壓迫(註)。

同志屬於弱勢族群,更該用專法保障

很多人講說同志跟大家一樣都是人,所以應該修改適用於所有人的民法,立專法就是歧視。但老實說,在異性戀為多數的社會中,同志就是跟大部分人不一樣,同志是弱勢族群(vulnerable group),生活中常要面對許多歧視與不便,這不是我說的,這是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的主張,相信有其公信力(請參考相關資料)。WHO很明確的指出,國家應當降低社會對於LGBT族群的歧視,並落實減少傳染病、促進心理健康等積極作為。質而言之,當在爭取同志平權時,不就是已經肯認同志是弱勢群體,所以才需要「爭取平權」?正如身為同志的邱子安在〈以信任機制探討伴侶契約對同志親密關係的平等保障〉一文所述:

同志的社會生活確實被隔絕在主流異性戀社會之外,我們在社會上被隔絕,卻要在進入親密關係維繫制度上假裝跟異性戀者一樣,結果就是同志在進入法律制度後,藉由法律制度得到的支持仍然不比異性戀者,仍然不平等。當然,我會同意,如果社會上不再區隔同志與異性戀者,各種形式的社會壓力和污名普遍不存在,各種社交場合除非特別提起,否則所有人都被假設是異性戀者,那同志和異性戀者一齊適用婚姻,就是真平等。

如果同志屬於弱勢族群,透過專法保障權益何來歧視之有?這邊要強調的是,LGBT族群面臨的問題不僅是婚姻,還包括工作、健康、職場與校園霸凌等等重要議題,專法不該僅限於結婚或是伴侶,而是要全面性的檢視,並立法保障同志所有應得的權益,這樣的專法才有意義。

改民法忽略了歷史文化的脈絡

關於婚姻制度,張懸說得很對

婚姻在人類漫長歷史的演變,從血親婚、買賣婚、童養媳、一夫多妻到一夫一妻,經過無數種演變,才讓我們終於活在一夫一妻的自由戀愛制度。在同性婚議題上,所謂少數人,只是相對在這時空的少數,不會是歷史的永遠少數。

正因婚姻制度有其歷史脈絡與文化發展,有著複雜性與長遠影響,所以絕非20多年的同志運動,或是歐巴馬贊成,就代表我們有資格去更動一夫一妻制。正如台海關係,有政黨主張終極統一,有政黨認為該台灣獨立建國,但無獨有偶,無論誰執政,卻只要「維持現狀」;足見面對複雜的議題時,我們需要的是凝聚共識,倘若當下沒有共識,那就該交由時間與未來的人們決定。畢竟,你我都沒有權利去影響後代子孫的權益。

再者,目前的婚姻制度雖不完美,許多家庭仍充斥著父權結構對於女性的壓迫,但其實沒有任何制度是完美的。同時,這婚姻體制行之多年,已成為我們文化的一部分,不完美不代表就需要被即刻徹底翻轉,更不表示源於西方當代同志運動、不限於一夫一妻的婚姻將更加理想。如果我們認同人類是由社會文化建構而來,那就該由文化的流變讓修改婚姻制度成為共識,而非透過法律強逼所有人接受。倘若想在短時間內,捨棄既有文化,也只有像共產黨搞文革「破四舊」才辦的到吧。此外,如上文所述,LGBT族群反對同婚的也大有人在,所謂「一步到位」的婚姻平權,充其量只是滿足同志族群中部份人的需求,並沒有真正的平等。既然改民法無法達到真平等,那何不先行立專法,讓需要家庭與婚姻的同志族群獲得應有的權利呢?

針對同婚議題,本文指出修改民法的主張,忽視了婚姻制度之歷史性與文化性,並將加劇左派同志(非同婚派)的弱勢處境。同時,由於國際間認為同志屬於弱勢族群,需要特別的關注,因此訂立專法,保障同志應享的權利(不只是婚姻權)才是較接近公平正義的做法。

註:關於LGBT族群中同婚派對於反同婚派的壓迫,洪凌對此有深刻見解,可見專文〈排除與補殘─從晚近同婚倡議探究臺灣性別政治鬥爭〉

(作者為博物館館員)

瀏覽次數:19237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