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林麗芳攝。

蔡英文總統於8月1日「原住民族日」,以中華民國總統的身份在總統府內代表政府向全台灣原住民族道歉,並同時宣示將以真相為本,尋求台灣主流社會與原住民族的和解。同時間,「台灣原住民族長期照顧修法聯盟」(簡稱原照盟)及部落代表亦以「還我照顧──原民長照最初一里路」為名,在總統府外集結,要求蔡總統傾聽原住民族聲音(新聞見原住民族電視台)。

過去近10年來,原住民長照因政府不當的政策規劃,在服務可進性、可擁有性、可接受性及品質上,皆出現重大的問題,許多原住民族地區長照的服務涵蓋率及使用率低落。為此,長期投入原住民族長照議題的原照盟提出六大訴求:

1. 解開原鄉長照機構設立的限制。
2. 成立具有原住民族觀點的長照諮詢委員會。
3. 納入部落共同管理機制
。
4. 原鄉長照要獨立劃分
。
5. 推動「偏遠地區長照實驗計畫」之轉型
。
6. 原鄉長照資訊要公開透明。

希望政府可以依原住民族社會文化、歷史背景及族群分佈地理位置等特性,策訂適合原住民族的長照法律及政策。

不明白原住民文化沒有關係,請來與我們討論

原照盟的訴求,源自於2015年5月,立法院通過「長期照顧服務法」後,政府相關部門在策訂各項子法及相關配套措施時,為圖行政管理之便,將原住民族地區長照服務計畫、人員訓用及機構設置等議題「一般化」,因此造成原住民族社會的疑慮。這樣的疑慮其來有自,因為從2007年起,政府所推動的「長期照顧十年計畫」(簡稱長照十年計畫)因為缺乏對原住民族社會文化的瞭解,執行上出現重重困難,使得政府所設定的長照目標──全人照顧、在地老化、多元連續服務──在原住民族地區淪為口號。政府部門不但沒有對此進行檢討,尋求解決之道,反而在缺乏實證研究及基礎資料建置的情況下,要求原住民族社會接受政府部門所規劃的長照政策。因此原照盟亦在總統府的集會後,發表新聞稿特別聲明:

我們要求新政府制定原鄉長照的時候,不明白原鄉長照的族群文化、歷史背景以及地理文化沒有關係,請務必來到原鄉跟各部落作長照的工作者討論。

在蔡總統的道歉中,她為因政府施政不足,造成原住民族面臨健康不均等的問題而道歉,也宣示行政院將定期召開「原住民族基本法推動會」,協調及處理原住民族「健康的保障」議題。然而亦誠如官大偉教授也在其所著〈她們為什麼哽咽?──蔡總統,別讓自縛手腳的官僚毀了妳的道歉〉一文中也提醒蔡總統的,行政官僚系統的本位主義及對原住民族文化的誤解,已成了現今台灣原住民族社會發展的阻礙。

偏見的幽靈在長照法上空飄浮

事實上,在長照法相關子法的立法過程中,官僚本位主義及其對原住民族的偏見如鬼魅般隨處可見。筆者曾在參與衛福部所舉辦的「長期照顧服務機構設立標準」草案研商會議中,因對社家署所提出「原住民族地區在設置長照機構時,需檢附房屋使用執照」的部份有疑慮,進而建議社家署以結構安全鑑定取代之;但在協商的過程中,部份社家署官員竟以「原住民不要要求太多」回應。

由台灣的歷史來看,原住民族土地乃因國家法律規定,被劃為原住民族保留地 (簡稱原保地),僅能做為農牧用地;如今為使長照政策可在原住民族地區中落實,在考量安全與務實的前提下,原住民族要求以結構安全鑑定取代房使用執照並非「要求太多」,且這項作法在教育部所公告的「社區互助式及部落互助式教保服務實施辦法」中已被認可,既然同屬行政院的政府部門已有先例,社家署為何無法比照辦理?

而在此之後的多次協商會議中,社家署依然堅持其立法觀點,不理會原住民族社會的大聲疾呼。換言之,社家署官員目前仍承襲日治時期以來的殖民治理策略,不反省原住民族土地被劃為原保地的歷史過程,仍然以殖民者的角度在規劃所謂的原住民族長照政策。然而這樣的官僚本位主義與蔡總統的道歉精神正好背道而馳,甚至正在複製殖民者的不正義。

提高文化敏感度,讓原民社會不再受苦

目前政府對原住民族長照政策與立法最大的問題,在於缺乏文化敏感度。而令人擔憂的是,缺乏文化敏感度的政策與法律,對原住民族所引發的「文化安全」問題。誠如蔡志偉教授在其所撰〈原住民的轉型正義呢?〉文中所說:

國家法律構築了弱化與控制原住民族的結構,合法化國家暴力的過度介入與使用;進而容許國家以殖民時期的法律思維論述原住民族的想像,並在原住民族政策內容的歷史與政治面向上,有意識性地遺忘原住民族先於國家建立前已存在的事實,進而弱化與空洞化原住民族土地與傳統領域權。

事實上,不當的長照政策會合法化國家的結構性暴力,將殖民者的霸權包裹在福利輸送中,以限制資源分配脅迫原住民族接受國家的福利殖民。這不僅無助於解決目前原住民族失能者所面臨的照顧問題,「一般化」原住民族的長照政策,忽略原住民族長照的特殊性與需求,更會引起原住民族社會的集體受苦。

「和解」是蔡總統在其道歉中的核心概念,而政府部門亦應把原住民族長照政策及法律策訂,視作與原住民族和解的步驟之一。在「原民長照最初一里路」時即以如履薄冰的謙卑態度與原住民族社會合作,除了參考原照盟所提的六大訴求,在訂定長照各項子法時,納入原住民族的觀點,同時也應在「行政院長期照顧推動小組」中,納入原住民族專家學者及團體代表,共同建立具文化敏感度的原住民族長照政策,避免政策不當所引發的文化安全問題及困境。這樣的政策推動模式,才能真正符合蔡總統於道歉中所述的原則:

未來,我們會透過政策的推動,讓下一代的族人、讓世世代代的族人,以及台灣這塊土地上所有族群,都不會再失語,不會再失去記憶,更不會再與自己的文化傳統疏離,不會繼續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

最後,原住民族社會對長照從未「要求太多」,只期盼政府可以了解與尊重我們的希望,以各族群所熟悉的認知、行為與物質創造等元素,建立一套因地制宜與永續經營的長照運作模式,用「自己人照顧自己人」的精神,落實對失能者的安頓,並達到在地老化的目的。

(作者為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研究所助理教授,台灣原住民族長期照顧修法聯盟成員。)

瀏覽次數:7302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