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因為ptt一篇徵才文,我來到馬尼拉

2014年,我因為ptt一篇線上遊戲徵才文,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前往東南亞工作。

初時我還未發現,外聘公司傾向利用羊群的「未知恐懼」,主導員工的生活細節,以隔絕就業生活資訊、控制人員忠誠度,讓他們只知道避開治安危險區域和髒亂。畢竟,台灣人在菲律賓的生活可謂非常爽,「正常」的勞動環境、條件福利和稍優於台灣的薪水,甚至高過菲律賓大學教授。被喻為馬尼拉信義區的馬卡蒂市,房價約為台北的1/6到1/3,租金卻還稍高於台北市中心,買房包租順便取得退休移民資格的條件,這種賺錢方式廣受台灣人青睞。

華人老闆善於利用法治不完善的人治空間,享受菲律賓員工的語言能力與低薪,而賄賂打通菲中(PRC)政府高層關係,則是做生意的必要條件。一如台灣,願意為錢背叛國家者總比忠誠者更多,只是菲國黑暗百倍有餘。包括人命,沒什麼不能用錢買通。在菲律賓,追求生命財產安全有如頂上浮雲,多一元是一元,過一天是一天。極端貧富差距下,太容易因天災人禍,一夕失去所有,也因此,許多人選擇成為掠奪者。

雖然銀行戶頭與物質條件充實豐富,我卻感到內心空虛。在電影院看到播放菲律賓國軍遺眷基金的募捐廣告,大眾起立唱國歌,讓我不禁困惑:菲律賓由戰後亞洲第二富裕國發展至今,獨立是否拖累了他們?馬尼拉貧民住在墓園翻垃圾、泡髒水,追尋致富夢聚居首都的菲律賓人,卻成了外國人和政府剝削的對象。

太大的貧富差距,太矛盾的生命

在菲律賓,我的第一個感想是:均富很重要,貧富差距越大,生活越危險。

捫心自問,你喜歡在貧富差距大的地方當中上階層,還是在均富的社會當普通人?貧富差距越大,想過上中等生活品質,需要付出更多隱藏成本。食安問題是中產階級的奢侈煩惱,有些家庭甚至連水電都沒有。菲律賓的中產階層薪水僅有台灣平均的1/3,但商店逛來逛去就是百貨那幾間國際快速時尚大牌,辛苦賺的錢一下又落入外國人口袋,更別提擺賣的可能是歐美國家賣不完的庫存。

第二個感想則是:嚴重的貧富差距,導致了更僵化的階級。

當台灣媒體、補習班仍活在荒謬的平行時空,還在洗腦家長,以為學好英文就是國際化、有國際觀,我不再相信過度天真、愛拚就會贏的資本主義神話──這簡直是超譯了抽樂透和博弈的本質。說起來,令人緬懷的台灣經濟奇蹟除了讓上一代順利養家活口外,還留給了我們怎樣的資產和負債呢?

或許主流華人社會還有一套東南亞人如何疏懶導致貧窮貪腐、正當化台灣和菲律賓同屬美援時代趁勢富裕的差別論述。然而,我在這裡看到的卻是,出身和運氣顯然才是決定階級高低的關鍵:連鏡架斷掉,只能用膠帶簡單黏一黏的警衛伯伯英文都比我溜,華僑同事精通中菲英三語,薪水卻只有我的一半。

垃圾、塞車、遊民家庭、漫天喊價的計程車、月領3到5千台幣的女傭、每天飽受通勤塞車之苦的白領……月領1萬台幣,只求奮力躋身中產階級。而另一端,有閃亮的賭場、大型商場、高級社區,看完這些,轉身坐艘船又到美麗小島度假準備被敲詐。這就是馬尼拉式的生活。掠奪富人是犯罪,掠奪窮人是資本主義。富有的菲國人享受極低稅率,在門禁森嚴、警衛持槍駐守的高牆後安心生活;政府任憑外資來來去去,挖光國土資源,剝削勞力,持續為全世界提供資源,也提供性產業、毒品、槍枝和奴工。

其實,光是改善大眾交通、網路、電子化普及等基礎建設,提高到台灣一般的生活水準,不知就能創造多少經濟就業機會。但在為一頓飯可以把孩子隨便性交易出去的國家,沒這麼簡單。我投身的博彩業確實為國家貢獻了漂亮的GDP,但對個人和世界有什麼幫助和生產力可言?呂宋島山區的農民自給自足,對GDP毫無幫助,但擁有自己的土地家園,擁有美景、乾淨空氣、新鮮蔬菜和水,過得有尊嚴又快樂,連動物都比馬尼拉的肥。

別再歧視,台灣魯蛇的優勢即將消失

我的第三個感想,則與台灣人的視野侷限有關。

在菲律賓的台灣人以吃喝玩樂與內鬥為生活重心,我對此感到憂慮。比起大馬同事的語言和跨文化溝通能力,較好的生長環境並沒有培養我們更多元的國際觀和文化素養。那麼,華人比菲律賓人高薪的依據又在哪裡、能維持多久?抱持錯誤的刻板印象與種族歧視,認為西方人>華人>東南亞的階級該永遠不變,要變也是華人高過西方人的想法,會不會就是台灣薪資倒退的原因之一?

台灣的貧富差距漸趨極端,崇尚黑心商法,只求利益不求手段的價值觀,是否想過菲律賓就是面前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面對貧富落差,社會需額外付出多少治安、環境、醫療等未來永續經營的國家成本?

1890年代,菲律賓國父黎剎帶領殖民地成為獨立民族國家,榮耀建國的菲律賓備受20世紀初的台灣知識分子欣羨。回顧台灣,這個幾經殖民,至今未能逃離不同黨派、政權威脅利誘,集體陷入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而不可自拔的小島,未來在哪?目前還看不到曙光。

尷尬的是,正因連魯到天邊的台灣魯蛇在菲都有機會擁有一小片天,因為菲律賓如此渾沌罪惡交雜的新天地,也因為菲律賓人對各種不平等無止盡的寬容,我才有機會在島鏈延伸處短暫駐足,從台灣早應擁有的亞熱帶海島國家本位角度,思考反省台菲政經社會問題現狀。

如今,菲律賓人再一次渴望改變、付諸行動。同樣經歷數十年民主自由,對抗著必然的掙扎壓迫,而各有不同痛苦的七千島嶼國與福爾摩沙,希望我們等待的天光都在不遠處。

(作者為歷史系畢,曾任日本、菲律賓等第一島鏈移工)

瀏覽次數:30483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