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英國時間2016年6月23日,是英國獨立的日子。因為那一天的公投結果,決定英國和歐盟的分離。自從1972年英國加入歐盟(當年仍稱為歐洲共同體)後,英國國內始終有一股反對力量(後來被歸納為疑歐派eurosceptic),認為加入歐洲體系,會喪失英國本身的國家主權,也扼殺英國傳統自由貿易的精神。

也因為有這股力量的箝制,讓往後的英國政府在歐洲整合的發展歷史中,始終扮演被動、消極的角色。尤其當德法兩國為了建構單一貨幣的理想,進而放棄自身原有的法朗、馬克,讓歐洲整合趨於緊密的同時,英國卻選擇不放棄英鎊,不加入歐元區。其目的就是要維護英國本身的傳統與捍衛國家主權。

進入21世紀以後,全球局勢更趨惡化,先是金融危機、南歐五國的主債風暴、歐洲難民不斷湧入、以及ISIS恐怖事件不斷在歐洲地區發生。而這些災難性的事件發生,讓英國疑歐派人士更加相信,這些禍患的源頭是來自於歐洲整合。因此疑歐派人士成立獨立黨、鼓吹英國要脫離歐洲聯盟,才能讓英國免於這些災難的威脅。

當脫歐與留歐變成利益棋子

2015年英國大選,時任保守黨黨魁卡麥隆(David Cameron),為了爭取選民支持,贏得執政,便在政見中發表,一旦當選之後,勢必推動英國脫歐公投。此一政見獲得選民的認同與支持,於是該年大選,英國保守黨獲得連任,而卡麥隆為了落實政見,於是宣布在2016年6月23日進行公投。

隨著時間的逼近,英國各政黨主要政治領袖,透過辯論、政策宣導、告訴選民加入與退出之間的利弊關係。有趣的地方在於英國首相卡麥隆的態度。在2015年大選前,為了取得執政,他的政見放入公投議題,似乎營造出,他是一個脫歐者。然而在公投前半年,卡麥隆不斷的告訴選民,脫歐所帶來的危機,勢必讓英國產生很大災難。此行為似乎在傳遞一個訊息,那就是卡麥隆政府是支持留在歐洲的。這前後的矛盾,其實反映的是英國的政治文化,就是務實的觀察現實政治環境,果然如英國的名言:政治沒有絕對的朋友、也沒有絕對的敵人,只有絕對的利益。當利益成為最核心的價值,那麼對卡麥隆政府而言,就可以解釋當初為什麼支持辦公投脫歐,此時卻又鼓勵留歐。因為這是利益為導向。

當公投結果出來後,英國政治出現許多有趣的現象。首先卡麥隆首相宣布辭職,以示負責。並且宣布相關的脫歐程序與談判事宜,全由下一任首相負責。換言之,此時的卡麥隆選擇不作為,讓難題留給下一任首相。

另一方面,原本在英國政壇有意角逐首相之位的政治人物,在卡麥隆宣布辭職之後,也都相繼宣布退選。例如選前一片看好的前英國市長保守黨領袖(Boris Johnson)退出首相選舉。而工黨領袖柯賓(Jeremy Corbyn)受到黨內同志的壓力,宣布辭去工黨黨魁一職。而鼓吹脫歐最有力之獨立黨領袖法拉吉(Nigel Farage)表示他的政治野心已經達成,於是宣布辭職黨主席一職,同時也不參與角逐首相之位。

「連接大陸」還是「繞過大陸」?

上述是英國脫歐公投後所呈現的政治現象。反思台灣。過去台灣糾結於大環境的無奈,分別接受滿清、日本、中國政權的統治。台灣的主體性一直受到箝制與迫害。尤其在民國38年蔣介石政權進入台灣之後,國際之間有兩岸的議題、國內有族群融合的摩擦。在這兩股大環境的時代背景中,台灣出現一批追求獨立、自由、強調主體性的菁英份子,形成一股所謂的黨外人士。這群人透過辦報、透過海外運動,目的就是尋求台灣的獨立。尤其民國76年政府宣布開放黨禁、報禁之後,黨外人士成立第一個合法政黨,民進黨。

之後台灣政治開始有所轉變,每一次的選舉,國民黨的票源始終衰退,民進黨的票源,雖有增加,但成長有限。然受到前總統李登輝先生的權謀運用,讓陳水扁先生當上總統,這也意味著民進黨正式成為執政黨。也完成第一次政黨輪替的民主成果。

綜觀民進黨的黨綱與發展歷史,最核心的目標就是推動台灣獨立。而民進黨的第一次執政,確實有這個機會完成使命,可是在八年的任內,不但沒有讓民進黨完成黨綱的使命,也因為陳水扁先生一連串的司法案件,讓民進黨元氣大傷。

隨後國民黨重新執政,兩岸關係進入互信階段,雖然有許多政策令人詬病,但整體趨勢而言,國民黨的政策:「連接大陸,進入世界」的邏輯,也為台灣帶來實質的經濟幫助。2016年總統大選,民進黨再度執政,完成第三次的政黨輪替。然蔡總統對於兩岸問題,採取模糊籠統的說法,讓大陸暫時停止兩岸之間的對話,形成「已讀不回」的態勢。而表現在經貿議題上,衝擊最大的,就是台灣的觀光產業。而蔡總統提出的「新南向政策」,雖然立意雖好,但仍需時間讓政策發酵,而這段時間,對老百姓而言,是沒有幸福感。因此民進黨的兩岸政策,其邏輯是「繞過大陸,進入世界」。

台灣人有足夠的能力與擔當面對嗎?

比較英國與台灣的政治發展,英國在加入歐盟時,是因為經濟的考量,希望透過進入歐盟這個市場,不要讓自己被邊緣化,同時進入東歐、甚至全世界。台灣在國民黨執政,亦是相同邏輯,基於經濟考量,連接大陸,不讓自己被邊緣化,亦可藉大陸進入東南亞、中亞、甚至歐洲。

英國選擇公投退出歐盟,是因為政治、國家認同的考量。因為英國有過去的傳統必須要維護,英國有本身的國家認同需要被鞏固。台灣在民進黨執政時,也是相同邏輯,基於民生凋蔽、經濟不彰,又受到大陸的恐嚇與打壓,為了凸顯台灣的主體性,所以選擇與大陸保持距離,因此才有「新南向政策」。

英國已經完成脫歐公投,可是面臨的問題,才是最困難的。而當最困難時刻,英國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卻紛紛選擇放棄角逐首相之位,因為他們知道後續的談判與壓力,才是最困難的。

假設台灣不論是透過公投、政黨政治改變現狀,讓台灣完成獨立。然後,我們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是否有能力、有擔當,去捍衛後續可能發生的政治、經濟、軍事的問題?還是會像英國此刻一樣,各個政治人物紛紛走避?

從英國的政治發展,可以讓我們借鏡之處,在於我們對於台灣的未來與定位,是著重於經濟、民生、國家認同、還是意識形態?如果我們全民沒有共識,那麼政府的作為就會是模擬兩可,面對艱困的議題,就選擇擱置。那麼永遠就不會有突破的機會。我們是很幸運的一代,可以見證台灣三次的政黨輪替,也看到英國實際操作公投的過程以及後續的難處。這些都可以讓我們反思,我們要的是什麼?目標明確,達成共識,我們才有力量往前走,不管遇到任何阻礙,我們都有勇氣去面對與突破。那麼不論是國民黨的政策、抑或是民進黨的政策,其實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我們會一起突破。因此關鍵在於,我們決定要什麼樣的未來?

(作者為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博士)

瀏覽次數:5325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